<
    六莲山公墓位于京南市城西六莲山风景区内,原本设立这个公墓的时候,还只是在城郊,但因近些年京南市政府大力开发城西新区建设,便将六莲山也纳入到了城区范围,变成了城市的一部分。

    但即便如此,公墓正常情况下依然人烟稀少,现在临近半夜时分,更是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显得无比幽静,还透着那么一丝丝阴森。

    方墨走进公墓群入口,熟门熟路地快步走到靠近山腰的一处墓穴面前,将手中拎着的东西放下。

    这是一袋香烛、纸钱,以及一些普通的祭品。

    即便已经进入大银河修真时代一千多年,一些传统却依然没变,华夏族的人们依然会在每年农历初一的时候迎接新年,依然会在祭拜先祖的时候照着蜡烛、纸钱,摆放祭品。

    方墨将香烛点上,开始一张张燃烧纸钱。

    火焰驱散了公墓附近的黑暗,照亮了目前墓穴墓碑上刻着的小字。

    “先父、母方同山、周琦之墓。”

    这里是方墨父母的墓穴。

    最开始,这里只是周琦的墓穴,当方同山四年后随之死去时,根据他临终前的遗嘱,将他也一起葬入进来,现在变成了两人共同的墓穴。

    方墨在母亲刚死的那几年,是被方同山带着每年前来祭拜,后来方同山也去世了,他的岁数也稍大了一些,便每年坚持自己来祭拜。

    持续到现在,已经十二年了。

    跪在墓穴前,一边烧着纸钱,一边看着墓碑,方墨脸上并没有太多哀愁的意思。

    实际上,他对母亲周琦的印象不深,甚至可以说没有印象,毕竟周琦死的时候,他才不到两岁。

    至于父亲方同山,之后几年一直过得浑浑噩噩,方墨对他的印象,也就是成天苦着脸、愁云惨淡,没事就借酒浇愁,最后一年多更是缠绵病榻,什么都干不了。

    如果不是家里那时候还雇得起家政机器人,方墨很多时候甚至还得负责照顾他。

    当然,方同山对方墨还是很好的,小时候为数不多的甜蜜记忆,都是方同山带着他去游乐园之类的地方玩耍留下,让方墨对他的感情自然要比母亲周琦更深。

    但不管怎么说,已经过去十二年,再有什么感情,其实也淡了很多。

    方墨这些年一个人艰难生存,对世事了解更多,对父亲当年的痛苦多了些了解,其实更多的时候却是在同情他。

    “如果不是那群该死的星际海盗,母亲不会死,父亲也不会随他而去,我现在应该会生活在一个轻松、幸福的家庭里吧。”

    方墨叹了口气,将最后一张纸钱丢进火堆,然后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向墓碑磕了三个头。

    “爸,妈,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今天一天就挣了28万哦。你们留下的欠款虽然还有不少,但以我现在的挣钱速度,我觉得用不了多久,就会将欠款全部还清,你们不用再因为这个烦恼了。”

    “另外,今天一过,我就正式满十八岁了,我现在基本确定,我体内那道剑气的问题也已经解决,我会好好地活着,而且会变得越来越强。说不定,到时候我有机会成为比妈你还强大的修士。”

    “还有,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她叫苏方,她是个很有意思的女孩子,她……”

    ……

    方墨就这么跪在墓穴前,絮絮叨叨地说着。

    从小到大,他只会在父母的墓穴前说这些话,其它时候,在任何人面前,他都会把这些话隐藏在心里。

    因为他知道,这些话对其他人来说毫无意义,也没人会喜欢听其他人在自己面前说些悲惨故事来争取同情心,他也不需要这些同情。

    只有在父母的墓穴面前,他才会放开自己,絮叨一番。

    这样念叨了一会儿,将自己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七七八八地瞎扯了一会儿后,方墨站起身,拍拍腿上的灰,转身准备离开。

    今天其实并不是方同山和周琦的忌日,但却是方墨的生日。

    刚好他又在今天接了一笔大单子,挣了笔以前从未想过的大钱,所以方墨才会赶着过来向父母通报这个喜讯。

    他刚才可没吹牛。

    方同山死的时候,总计欠下了147万联邦币。

    方墨虽然这些年一直在省吃俭用攒钱,但毕竟年纪太小,自身能力也不足,挣钱的能力当然也不足,之前拼死拼活却也只是还了18万而已。

    但在遇到了郑轩,找到了正德武馆陪练这份活后,挣钱的速度就加快了不少,最近这一年多就又还了11万多。

    但这还是没法和最近这一个多月比。

    自从遇到了斯沃德,方墨的运气仿佛一下子就变好了很多。

    先是从王少那里获得了5万,然后又从卓妍那里前后入手20万,碰到冯笑格后,从他那里分到了“厚土”飞剑赔偿的一半,以及这些天和他合作赚的19万,再加上今天的28万。

    这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方墨竟是一口气赚了70多万!

    哦对了,还有认识苏方后,因为获得了那次比赛大奖分的5万。

    加起来,方墨最近竟是一口气挣了接近80万!

    这个挣钱速度,是以前的方墨完全无法想象的。

    不得不说,认识了王少、卓妍以及冯笑格这些富家子弟,凭借他们的关系,挣到钱的机会明显要比以前大得多。

    当然,这一期的前提都是他得有这个挣钱的能力。

    而这个能力,却显然来自遇到斯沃德。

    每次想到这里,就算明知斯沃德是银河系A级通缉犯,是亲手杀害了数千人的恶魔,方墨却依然对他充满感激。

    反正他已经死了,心里感激下又无所谓不是。

    总之这样算下来,就算要留一部分钱作为日常使用和毕业后的花费,方墨却也可以拿出60万用作还款,使得现在的欠款只剩下58万而已。

    而他如果能够保持现在这个赚钱速度,甚至一个月就能完全搞定。

    “唔……是不是应该给冯笑格那小子提高一点儿中介抽成?”方墨摸着下巴考虑起来。

    之前他给冯笑格定下的是15%的中介分成,现在想想,似乎有点儿太低了。

    这小子的人脉很广,靠着他已经在短时间内挣了这么多,如果能够让他再加把劲,自己挣钱的速度只会更快。

    给他提高点儿中介抽成,也可以让他更加努力。

    “不过在此之前,还得是我的实力先提升。不仅是设计维修核心法阵的能力,也有自己的个人实力。”

    方墨平摊双手,心念一动,内息在经脉内迅速流转,片刻后已经完成一个完整的法阵。

    这个法阵是他今天在帮助马远宁改良飞剑时想到的。

    这是一个全新的法阵,和他以前学到的任何法阵都不相同。

    在此之前,他虽然能够对核心法阵进行维修和改良,但那都是建立在原有的法阵基础上。

    而这个法阵,却是完全建立在他自己的认知基础上,全盘重新设计的。

    或许有一些借鉴,但和任何一个法阵都不一样。

    从手掌上散发出的内息光芒明灭不定、周围空间吸取的元气能量也断断续续来看,可以肯定这个法阵显然并不完善,并且法阵的星级评定也不算高。

    但作为方墨第一次独立设计完成的法阵,这个法阵能够正常运转,并起到方墨预想中的作用,就已经是大成功。

    因为这意味着,方墨现在当真具备了独立设计核心法阵的能力。

    这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不仅是因为独立设计法阵更容易挣钱,也是因为修炼人体飞剑炼成功法,更需要依据自身的情况来贴身设计法阵。

    这是斯沃德在剑人篇里着重点出来的结论。

    之前斯沃德在做人体飞剑炼成实验时,都是在用做实验的人体身上生安硬套进自己设计的法阵。

    后来他发现,这样做的效果,其实远不如实验者自己来设计。

    因为只有实验者自己,才会最明白自身各方面状态的一些细节,才会彻底掌握自己肉身内的一点一滴,才能根据具体情况设计出最合适、效果最好的人体飞剑核心法阵。

    于是后来斯沃德抓来做实验的人体,便都是那些具备一定修行基础的修士,并教授他们相应的法阵知识,培养他们的自我法阵设计能力。

    但很可惜,具备法阵设计天赋的修士并不多,他的实验谈不上成功,不过也给他积累了不少经验,都放在了剑人篇里。

    方墨之前也不觉得自己有独立设计全新法阵的能力,但今天因为马远宁的要求,尝试将一次性飞剑的法阵特性融入那柄飞剑的核心法阵之中,却发现也不是想象的那么难。

    于是他现在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独立设计法阵的想法,现在这么尝试一下,虽然不能说完全成功,却也不能说失败。

    “嗯,以后还是要多做实验才行。好在在自己体内经脉中做实验,既不需要花钱买材料铸造剑体,做核心法阵的实验也简单得多。”

    方墨又做了几个尝试,将这个不成熟的法阵内各种不成熟的地方坐了下来改良。

    感应着伴随法阵的修改,周身元气能量被吸引而来的速度以及纯度都随之变化,方墨忽然心中一动,冒出一个念头。

    “斯沃德留下的剑人篇功法里,只是记录着人体飞剑镶嵌法阵后使用时的效果,但如果按照他的思路,人体修炼时如果也适用法阵协助,理应也会被法阵协助生效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