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戈薇塔扬起手中刚刚拿出来的那个小盒子。

    “这是纳美尔公司根据剑门的要求开发出的最新款内息匹配测试仪,可以测试出你们每个人的内息属性与剑门的功法匹配程度,也算是你们做个初步筛选。如果匹配数值够高,就证明你们适合修炼剑门更高的功法,如果数值不达标,那么对不起,证明你们不适合修炼剑门功法,不能加入剑门。”

    听到戈薇塔这么说,众人顿时又紧张起来。

    他们没有料到,这位开天剑门的年轻美女长老一出场,竟是先拿出了这样一个充满科学侧风格的玩意,做一个什么内息匹配测试。

    内息属性什么的,难道不是和各自修炼的功法有关吗?

    这种东西,为什么不早说?

    万一测试不合格,在这一关就挂了,那岂不是意味着前些年的修炼、憧憬和努力全都白费了?

    方墨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下那个小小的金属盒。

    所谓的内息匹配他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但戈薇塔说,这是测试内息属性和功法匹配程度的,他觉得自己多少有些发言权。

    对于内息属性以及功法配合,斯沃德在炼人篇里留下了很多心得——或者说是实验数据。

    因为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对于被炼成者自身肉身和内息功法的匹配度要求都很高,如果不合适的话,等待实验人体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内息化作的剑气失去控制,直接将肉身切割得千疮百孔,死无全尸。

    为了测算出最合适的功法匹配数据和模型,斯沃德做了大量的实验,为此葬送了起码超过500条人命。

    用人命堆出来的数据,当然最为真实可靠。

    当然,方墨可不会吃饱了没事干,这时候跳出来显摆。

    他打算在旁边好好观察一下,如果这个什么测试仪真的有那么好用,说不定可以弄一个过来,帮助自己调整功法方面的问题。

    正好昨天开始研究利用阵法协调功法进行修炼,配合这个仪器,测试效率说不定会更高点儿。

    “大家不要慌,按照学号排好队,一个个在马法兰帝诺长老面前接受测试。”一旁的陈平科校长补充了一句。

    “嘿,陈校长,叫我戈薇塔吧,总是称呼长老,会显得我很老。”戈薇塔忽然道。

    “这……好吧。”陈平科楞了一下,只能无奈接受。

    不一会儿,学生们在陈平科的安排下排好队,随后他向排在最前面的男学生招招手。“行了,黄泽,你过来,听从……戈薇塔小姐的指示。”

    排第一个的黄泽心情紧张地走到戈薇塔面前,依照她的吩咐将手按在小盒子上。

    “来,运起内息,想象成自己在和一名强大的敌人做内息比拼。一定要使出全力,不用担心弄坏它,这东西是能够承受元婴境修士全力一击的,你们觉得自己有那个实力吗?”

    听到戈薇塔的吩咐,黄泽深吸一口气,猛地双目一凝,低喝一声,内息全力运转。

    长方形的金属盒上一直泛出的淡淡绚丽五彩光芒突然开始变幻颜色,一阵扭曲之后,变成淡淡的青绿色。

    戈薇塔看了一眼,点点头。

    “还算不错,肯努力点儿的话,在剑门里大概有希望成为第三档的协议外门弟子。”

    黄泽心中一震,小盒子上显露出的光芒便出现了不稳定的波动来。

    他看了戈薇塔一眼,眼神露出疑惑。

    第三档的协议外门弟子?听起来可不是什么高评价。

    “行了,下一个。”戈薇塔在这时候冲他摆摆手,让他离开。

    黄泽只能将这个问题闷在心里,退了下去。

    接下来一个个学生上前,每个人都学着黄泽的样子,对小盒子使出全力内息冲击,小盒子的反应则各不相同。

    首先是亮起的光芒颜色不同,其次是光芒的强度不同,然后光芒的稳定性也有不同。

    从戈薇塔的反应来看,颜色姑且不论,显然是强度越强,越稳定的,就代表着内息匹配测试的结果越好。

    测试下来的结果,并不是每名学生表现都好,有的明显比黄泽还要强一些,有的则要弱上不少。

    有一名女生甚至在小盒子反映出的光芒弱小、还不够稳定,知道自己的测试结果一定不好后,失声痛哭起来。

    然而对此戈薇塔也是面不改色,连眼皮都没动一动,直接让她下去换下一个。

    虽然她没有明确表态,但大家都清楚,这名女生看样子是在这一轮测试中就被淘汰出局了。

    明白这一点后,测试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接下来进行测试的学生们更加集中精神,使出全力。

    方墨的学号比较靠后,被排在倒数第三个。

    前面十四名学生一一测试完后,他已经基本弄明白了这个测试仪的原理。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所谓的内息匹配测试仪里,应该内置了一个法阵,而这个法阵的作用,大概就是模拟出开天剑门的基本功法,在受到外部内息刺激后,就能够通过亮起的光芒颜色、强弱、稳定性等等来显示出匹配程度。

    方墨并不清楚里面的法阵具体是什么样子,但从它能够准确地测试出内息属性这一点上,就能看出这个法阵一定设计极为精巧,显然是出自大师之手。

    除此之外,这个小小的金属盒还能够将法阵纳入进去的同时,还能将科学侧的手段完美融入进来,比如那些光芒显示效果,就肯定是科学侧的手段完成。

    能做到这一点,证明设计这个阵法的大师可不仅仅是在阵法设计上有极深功力,对于科学侧的理论研究也颇有功底。

    这倒是提供给了方墨一个新思路。

    此前他专注于修行,对于科学侧的各种研究和手段只是用于生活便利,却很少将它和修行功法等方面放在一起思考。

    现在看到这个测试仪的表现,让他心中禁不住生出一个想法。

    如果能够配合科学侧的手段,更好的强化提升肉身,是不是就更加有利于修行功法?

    比如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对于肉身强度要求很高,那么如果用科学侧的手段辅助,让肉身提升更快更好,是不是有机会让人体飞剑炼成更迅速、更完美?

    斯沃德留下的功法和实验里并没有提到这一点,也不知道他是没有进行过这方面的尝试,还是尝试过却失败了所以放弃。

    总之方墨觉得这个想法大有可行性,觉得如果有机会的话,最好尝试一下。

    “喂,方墨,你在发什么呆呢?轮到你了?”一声轻喝忽然打断了方墨的异想天开。

    方墨定神一看,发现其他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自己身上,校长陈平科皱眉盯着他,显然对他在这个时候走神很不满意。

    “嗯?哦,来了来了。”

    他赶紧走到戈薇塔面前,向戈薇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嘿,方墨,加油,我很看好你哦。”戈薇塔也冲他笑笑。

    方墨有些莫名其妙。

    虽说昨天他在宇航中心帮戈薇塔带了个路,算是帮了她一个小忙,但也没理由让她看好自己吧?

    转头看向其他同学,果然他们也脸色古怪,面露疑惑,显然有些搞不明白戈薇塔到底和方墨什么关系。

    方墨摇摇头,懒得去想那么多,看了一眼放在面前的测试仪,定了定神,轻吸一口气,内息全力运转,一手按下去。

    内息刚一探入,测试仪的光芒立即开始剧烈变幻起来。

    然而和刚才所有同学测试时都不同,测试仪的光芒并没有快速稳定下来,而是一会儿换一个颜色,一会儿又换一个颜色,简直就像是霓虹灯一般不停变换。

    别说稳定了,根本就像这个测试仪突然发起疯了一般。

    所有人都愕然看着这个奇怪的现象,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前面那么多人测试的时候明明都好好的,为什么轮到方墨的时候,就出这么个幺蛾子?

    戈薇塔皱了皱眉,第一个想法是这个测试仪突然坏掉了,但转念一想,她并没有叫停方墨,而是静静看着。

    方墨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果然如此。

    正如他所料,测试以内部镶嵌着一个法阵,这个测试仪只是外表看起来像是一个科学侧的高科技产品,本质上其实却是一件精妙的修士器具。

    而通过他的探测可以发现,这个测试仪里的核心法阵精妙程度竟是比他之前见过的、体会过的几乎所有法阵都要深得多。

    唯一能和它相比的,大概就只有卓妍那柄蔷薇精灵里的法阵。

    方墨起初还只是为了测试,但探察出测试仪里的法阵精妙绝伦后,便有些舍不得放手,想要搞清楚这个法阵的具体情况。

    这么精妙的一个法阵放在面前,如果就此放过,那简直是对不起自己。

    他起初只是简简单单地运转翠玉功法,催动内息激活法阵,但一轮过后,他技痒难耐,便开始像昨晚一样,在体内布置不同法阵,催动内息重新运转。

    不同法阵作用下的内息,受到的加成各有不同,内息属性自然也会生出变化。

    于是相应的,测试仪表现出来的光芒颜色、强弱乃至稳定性也随之变幻,就成了其他人眼中看到的这种奇异景象。

    方墨越是越觉得这个测试仪内部的法阵精妙奇特,一时间竟有些上瘾。

    这样一口气换了几十种不同的阵法和阵法组合改变功法后,方墨一时兴起,决定再多进行一些测试,干脆一凝神,运气剑人篇里功法,翠玉功法配合阵法强化后的庞大内息蓬勃涌出,在经脉内流转一周,化做一道浓烈剑气,直直刺入测试仪。

    测试仪猛地光芒大作,一阵极其剧烈的光芒变幻,随后一阵轻微的咔咔声响传出,一阵扭动过后,竟是从中冒出一缕黑烟来,然后光芒敛去,瘫在桌上。

    就好像,突然从一个似乎带有生命色彩的活物变成死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