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来的日子,方墨的生活相对之前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戈薇塔来了后,把他和其他通过第一轮测试的、总计16名学生全部另外编成了一个班,他们不再需要去上学校的普通课程,而是接受她的统一指导。

    而她的统一指导也很简单,就是丢给他们一门名为“开天剑气”的基础功法,要求他们在这段时间内努力修炼。

    据她所说,这门“开天剑气”是开天剑门的基础入门功法,现在教给他们,是为了进一步测试他们对开天剑门功法的适应性和领悟力。

    如果他们能够修炼得好,就证明他们进入开天剑门后修炼速度更快,更适合进入开天剑门。

    这个说法其实很有道理,毕竟人不一样,适合的功法也不一样,这样提前做个测试,也好过进入开天剑门后浪费时间。

    但……她只给了众人十天时间。

    戈薇塔对众人的要求是,他们在参加学院联合协会的选拔大赛时,全程必须只使用开天剑气这一门内息运用功法,除此之外使用任何一样,都会导致她对其评价降低。

    短短十天时间,不要说熟练,单单只是弄明白一门功法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在交战中只准使用这门功法。

    知道这个要求后,十六名学生大半都有些垂头丧气,觉得太过艰难,觉得戈薇塔简直不讲道理。

    然而事实如此,他们根本没得选择,为了有机会加入开天剑门,条件再怎么艰难,戈薇塔再怎么不讲理,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于是这些天,他们只能每天专心修炼,几乎一刻不敢放松。

    唯一放松的,就只有方墨了。

    从戈薇塔那里获得开天剑气这门功法时,他心里几乎笑开了花。

    这门功法是一门内息运用功法,目标就是将内息凝聚成剑气,从而杀伤敌人。

    虽然只是开天剑门的入门基础功法,威力却着实不俗,也的确不算好练。

    然而这门功法,在方墨看来却简单得如同小学生算术题一样。

    将内息换做剑气什么的,别说现在的方墨,就算是被遇到斯沃德之前的方墨,都可以说深有体会,远超普通修士。

    现在结合了斯沃德留下的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再加上最近对法阵架设有了更深的理解,这个开天剑气对于方墨来说,根本就像是小孩子玩的玩意。

    他随随便便在体内架设出一个普通的1星级法阵,效果都要比开天剑气好得多。

    当然,他不能暴露自己,更加不能轻易暴露自己修炼人体飞剑炼成功法的秘密,于是这些天在和其他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表现出老老实实修炼开天剑气的样子,等到下了课,依然该干嘛干嘛。

    由于戈薇塔对他们基本属于放羊,成天看不到人影,所以相比较起来,方墨反倒比以前正常上课时有更多空闲时间。

    因为有空闲,方墨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找冯笑格,跟他一起去完成接到的那些单子。

    虽然这段时间没有马远宁那样的大单出现,但零零散散的接下来,10天时间也接到了总计7个单,赚了25万,扣掉冯笑格的15%分成,方墨自己入手21万,收入同样不低。

    与此同时,方墨还在和担任着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的兼职,继续进行着核心法阵的设计纠错工作。

    这份工作赚钱相对于和冯笑格一起接单就低了不少,一个月最多也就赚2万,但胜在稳定。

    而且最重要的是,方墨可以通过这份工作接触到不少自主设计法阵方面的知识以及实践经验。

    同时刘德昭依然会根据方墨的要求,帮他收集一些法阵设计方案。

    尽管刘德昭弄到的只是一些低星级的法阵,但依然能够扩充方墨的知识面,对他继续加深法阵相关认识大有帮助。

    所以这份工作虽然收入没那么高,方墨依然不愿意舍弃。

    这样每天忙着修炼、接单、法阵设计纠错三方面的工作,方墨同时还得负责自己的生活,每天依然忙得基本闲不下来,几乎没有心思去想其他事情。

    只有在每天深夜回家路上,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他会经常想起苏方来。

    寇克兰星系距离地球联邦远达上万光年,就算乘坐最先进的银河特快宇航班次,也需要足足半个多月才能到。

    唯一比这快的,只有修士专用的仙路,上万光年距离不到一个星期就能抵达。

    但那是破空境修士以及更强的修士才能使用的专利,苏方还差得远,自然是没法用的。

    或许是因为在路途上、不好连接泛银河网络的缘故,苏方一直没有讯息传来。

    每次想着她要前往上万光年之外的陌生地方,方墨都会担心一个问题。

    以苏方这样不爱说话,不爱接触外人的性格,到了寇克兰星系后,她需要多久才能交到一个像方墨这样的新朋友呢?

    在想到苏方的间隙内,方墨还有两次想到了那天晚上在公墓里见到的那名年轻女子。

    那天出现一次后,方墨再也没有见到过她的踪影。

    方墨还是不明白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父母的墓前祭拜。

    他用这个问题问过几位和父母生前相熟的叔伯阿姨,却没有一个人能给出肯定的回答。

    方墨只能将这个问题憋在心里,等待下次有机会再见到她时问问清楚。

    他相信,这名女子既然会来祭拜父母,那么就证明她和父母的关系不浅,迟早还会和自己产生联系。

    这样一边修炼、一边赚钱、偶尔做些思念的日子过得非常快。

    几乎是眨眼间,3月已经过去,时间来到了4月5日。

    这一天是方墨和其他15名同学出征……哦不,去参加学院联合协会举办的选拔大赛的日子。

    按照戈薇塔的要求,他们得去从明天开始的预赛打起,闯过六轮预赛后,才能进入正赛,和学校之后派出的5名拥有直邀资格的同学一起参加比赛。

    实际上,对于这个安排,有几名同学私下里还是有些不满意的。

    因为戈薇塔规定,他们在比赛中只能使用开天剑气应战,那么他们的比赛成绩显然不会太好。

    而这个比赛其实对于他们这样的考生来说十分重要,表现好的话,可以在很多高等修行学院面前露脸,那么就算以后没办法进入开天剑门,也有希望进入一家好的修行学院。

    但现在因为戈薇塔的规定,他们的表现受限制,便几乎等于断了这条路。

    然而为了更远大的目标——加入开天剑门,这个不利条件也只能忍。

    出发的时候,陈平科校长原本打算弄个出征仪式什么的,以表隆重,却被戈薇塔一口拒绝了。

    “只是几个小孩子去打打架,弄这么繁琐干什么。”

    戈薇塔面对陈平科的时候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转头面对方墨等人时,却又一脸严肃。

    “听好了,这是对你们的一次重大考验,你们在这次比赛中的表现,将直接决定你们能不能进入开天剑门。所以你们都给我拿出干劲,好好表现!”

    “哦……”

    响应的呼声稀稀拉拉,并不怎么热烈。

    戈薇塔也没在意,她又说了几句,忽然扭头向方墨问道:“修好了吗?”

    方墨一怔:“修好什么?”

    “测试仪啊,给你这么多天了,修没修好,总得给我个回答吧。”

    “哦。”方墨一拍脑袋,反身从包里掏出测试仪递了过去。“里面的基本弄好了,就是外观我没办法。”

    戈薇塔和旁边其他同学的目光齐齐落在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变化、该裂的地方裂、该黑的地方还黑着的测试仪,齐齐皱眉。

    这个样子,不是和之前给方墨的时候相比没区别嘛。

    戈薇塔翻动着测试仪看了两圈,随手抓过离得最近的一名学生。

    “来,你来激活试试。“

    那名学生有些顾忌,但戈薇塔下令了,却也不敢不从。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按在测试仪上,一咬牙,内息吐出。

    一道光芒陡然从测试仪内透出,不一会儿变成一点点淡淡光晕,将整个测量仪和学生的手都笼罩在内。

    众人的目光变得惊奇。

    这个景象,看起来竟然和前些天戈薇塔第一次拿出测量仪时几乎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现在测试仪的光芒更加稳定、更加清晰,并且还有着明显的层次感,很明显要比之前反映出更多的信息。

    戈薇塔诧异地看了看测试仪,再看看方墨。

    “你还真给修好了?”

    方墨露出腼腆谦虚的笑容。

    “其实这里面的问题并不大,只是核心法阵方面出了点儿小故障,不算什么。”

    “那也很不错了。”戈薇塔向方墨露出一个赞赏的笑容,点点头。“我突然发现,就算你不能因为修行天赋进入剑门,或许也可以凭借着炼器方面的天赋能力被招募进来,剑门对你这样的人才也是很需要的。”

    方墨呵呵笑了笑,并没有作出什么回应。

    实际上,他内心是有点儿小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