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次在使用这个测试仪的时候,他被测试仪内的核心法阵所吸引,觉得设计出这个测试仪的人一定很厉害,并且听戈薇塔说就是开天剑门的设计师主要负责设计。

    那么由此证明,开天剑门在炼器方面应该很强,值得去学习学习。

    但这些天抽空研究下来,方墨却发现这个测试仪内的法阵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神奇,实际上它就是一个并不太复杂的法阵,如果论星级评定的话,最多也就是2星级。

    当然,它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那就是设计思路与众不同,和方墨之前接触到的任何一个法阵都不一样,因为它的设计目的,就是为了反馈内息冲击,从而达成测试内息属性的目的。

    但这只是一个思路问题,算不上特别强,方墨只要顺着这个思路思考,掌握了法阵几个关键点后,很容易就能将法阵完整地复刻出来。

    然后他就发现,这个法阵其实错漏不少,各种不应该发生在里面的节点错误、参数不标准等等全都具备,证明设计它的设计师实际能力绝对称不上出色。

    而这个人,居然还是戈薇塔口中的“开天剑门著名炼器大师”,自然让方墨对开天剑门的炼器能力感到失望。

    当然,这些话他是绝不会当着戈薇塔的面说的,这不啻于当面打脸,这么蠢的事他才不会干。

    但是这却让他在心里对开天剑门的评价不免有所下降,对加入开天剑门的热情再次下降。

    当然,他还是不会蠢到在戈薇塔面前,把这个想法流露出来。

    在回收了测试仪后,戈薇塔又随意交代了两句,便挥手向学生们告别。

    “你们去好好参加选拔大赛,好好表现,我会在心里给你们加油的。”

    听到她这句话,学生们面面相觑。

    “马法兰帝诺长老,您不和我们一起去吗?”一名学生忍不住问。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们一起去了?”戈薇塔用更加莫名其妙的语气反过来问他。“我这次来地球联邦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哪儿有那么多时间陪着你们去参加那个什么选拔大赛。”

    “这……”学生们禁不住脸色齐齐变了变。

    “您不去的话,又怎么知道我们在选拔大赛上的表现呢?”

    “你蠢吗?那个什么选拔大赛又不是没有录像,实在不行,你们自己想办法把比赛录下来,然后发给我。看看录像,我就知道你们在比赛上的表现了,干嘛还需要自己跑去看。”

    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多数人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失望表情。

    他们原以为,开天剑门这次居然派来了这么一位年轻漂亮、在剑门内颇有地位的长老,一定是对他们这些学生格外重视,那么就意味着他们加入剑门的希望大增。

    现在才发现,这都只是他们的幻觉罢了,实际上戈薇塔长老对他们远不如想象中那么重视。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理所当然,他们这十六个人只是学校跳出来的“有潜力的学生”,在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中的评定等级集中在6-8级之间。

    不要说和联邦内那些真正的天才相比,单单只是学校内部,那些长期评定维持在9、10级的学生也理应要比他们受重视得多。

    想明白这一点后,学生们心中依然失望,却也只能被迫接受这个事实。

    “好了,同学们,时间到了,可以出发了。”

    见出征的气氛有些低落,一旁陪同戈薇塔的陈平科校长赶紧用力拍了拍手,大声鼓舞着他们。

    “虽然马法兰帝诺长老不能和你们一起去参加大赛,但我保证,她一定会关注你们在比赛上的表现,不然的话,她为什么前些天要单独对你们授课?今天还会专程抽时间来送你们?同学们!这是你们最好也是最后的一个加入开天剑门的机会,好好努力,把握住它!”

    听到陈平科的话,学生们心情重新振奋起来。

    其实校长说得没错,原本他们这样评定等级只在6-8级的学生基本不可能被剑门看中,以前从没有类似先例。

    现在戈薇塔的出现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已经算是格外宽大,他们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方墨在一旁看着同学们的情绪被戈薇塔和校长来回调动,心里有些好笑。

    真所谓无欲则刚,他现在对加入开天剑门的热情没那么高,对于这些得失便不放在心上,自然情绪没什么波动。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去参加这次选拔大赛除了能多些见识之外,也是多给自己一个选择的机会。

    只是该怎么在完成戈薇塔的要求、比赛中只是用开天剑气的基础上,表现得更好,获胜场次更多,这倒是需要好好考量一下。

    向送别的校长和戈薇塔等人告别后,众人上了学校专程租用的小型低空飞艇,不一会儿便凌空飞起,消失在天际。

    目送飞艇远去,陈平科收回目光,转头向戈薇塔做出邀请的手势。

    “戈薇塔长老,我们先回校长室吧。关于评定等级9和10级的学生,我还有些事情想向您汇报一下。”

    戈薇塔摇了摇头:“你先去,我一会儿再来。”

    见戈薇塔依然仰着头望天,陈平科心里有些奇怪,却也不好多问,只能应了一声,招手把其他人唤走,一同离开。

    戈薇塔继续站在学校最高楼的顶楼飞艇平台上,继续抬头望天。

    这样看了一会儿,她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正要打开手腕上的个人终端,忽然察觉有异,扭头看向另一个方向。

    片刻后,一道剑光忽然从远方天际射来,只是眨眼功夫已经来到学校上空。

    剑光敛去,一条人影脚踩一柄闪烁着凛冽冰寒气息的飞剑缓缓落下,刚好降落在戈薇塔面前。

    飞剑上是一名外表看起来大概也就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身材高大,五官俊朗,只是脸上神情略显轻浮。

    落下后一看到戈薇塔,他便露出了夸张的笑容,向戈薇塔伸出了双臂,摆出拥抱的姿势来。

    “哦,亲爱的戈薇塔师妹,你在这里等了我很久吗?”

    “刷——”

    一道剑光突然在他面前擦着鼻尖劈落,硬生生将他前进的步伐止住。

    “你比预定的时间迟到了五分钟,卡卡罗尔师兄。”戈薇塔冷冷地看着他。“师父最讨厌别人不遵守时间,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他,你猜猜你会受到什么惩罚?”

    被称作“卡卡罗尔”的年轻男子立即打了个哆嗦,连忙向戈薇塔献上讨好的笑容。

    “别,别,戈薇塔,千万别向师父告状。我只是……只是小小的迷了个路,并不是去偷懒。”

    “迷路?”戈薇塔冷哼一声,却也懒得和他计较这些,向他伸出手。“我要你带来的东西呢?”

    卡卡罗尔身上背了个包,转身拿下来,从中取出两个一模一样的测试仪,正要交给戈薇塔的时候,却发现她手上也拿了一个,不由心中好奇。

    “咦?戈薇塔,你不是说这个测试仪已经坏了嘛,还拿着它干嘛?”

    “已经修好了。”

    “修好了?”卡卡罗尔愕然。“谁修的?这里还有人会修它?”

    “是一个学生,我不知道他怎么修好的,但的确可以用了。”

    戈薇塔把手中那个测试仪塞给卡卡罗尔,从他手上接过包裹,检查了一下,确认的确是两个全新的测试仪后,还是皱起眉头。

    “我说,这两个测试仪该不会也像之前这个一样,很容易就坏掉吧?要是还这么不经用的话,那可就太耽误事情了。”

    卡卡罗尔没有回答戈薇塔的问题,他拿着手上的测试仪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然后运转内息,投入测试仪。

    看着测试仪上浮现出明亮清晰的光芒,他禁不住露出惊讶神色。

    “居然真的修好了!喂,戈薇塔,该不会是你搞错了,它之前压根就没坏吧?”

    戈薇塔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你觉得我在说谎?”

    “不不不,我没这意思。”卡卡罗尔连连摆手,看着手上的测试仪,依然觉得不可思议。“可是一个学生就能把它修好,这也太让人难以相信了。这个学生在哪儿?我想见见他。”

    “他刚走了。”戈薇塔抬手指指天空。“去参加选拔大赛了。你想要见他的话,得等他回来之后。”

    卡卡罗尔皱眉看看天空,只能摇摇头,将这个问题暂时放下来。

    看着戈薇塔把那两台新的测试仪一并收入她的空间宝物之中后,卡卡罗尔收起脸上的艳羡表情,变为严肃。

    “戈薇塔,师父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戈薇塔脸上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恭谨模样。

    “师父说,这次在地球联邦的行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算不能从其他人手中抢下剑门最需要的人才,也务必不要和他们发生太大的冲突,一定要保住剑门在地球联邦的根基不被动摇,也就是这所学校不能受到太大影响。”

    “是。”戈薇塔点头应下。

    “师父还说,剑门得到情报,得知罗加特神教已经来到地球联邦,他们的目的就是来这里抢夺地球的修行天才。我们不用插手他们和地球联邦的冲突,但如果罗加特神教胆敢来碰这所学校,一定要让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以后不敢再来。”

    “是。”戈薇塔点点头,脸上充满信心。“有我在这里镇守,料想罗加特神教那群家伙不敢来送死。他们如果真的敢来,我一定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说到这里,戈薇塔却忽然脸上露出惊容。

    “不好,师兄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这些话,我才刚刚送了一批学生离开学校,去参加一个选拔大赛。”

    卡卡罗尔脸色一变:“就是你刚才送走的那批学生?他们难道就是这一批的天才学生?”

    “那倒不是,他们只是评定等级6-8级的学生,只是有些潜力,并不是最有天赋的那批。评定等级9-10级的学生,现在还留在学校里。”

    “那就行了。”卡卡罗尔松了一口气。“只不过是一些并不重要的家伙,想来罗加特神教也不太看得上。就算他们真的被看上了,那也是他们倒霉。我们只管这段时间守好学校就行。”

    戈薇塔皱了皱眉。

    她虽然认同卡卡罗尔的话,那些只是略有潜力的学生的确不重要,但里面却有一个她在意的学生存在,就是方墨。

    相比起其他学生,这个第一次来就意外遇上的方墨给戈薇塔留下了深刻印象,让她一直格外注意。

    但要说他天赋高人一等却也谈不上,因为他修炼开天剑气进度只是中等,在那群学生中也不算出色,更遑论和其他真正修行天才相比。

    相比起修行天赋,他在炼器上面的天赋倒是真的不错。

    可剑门一直对炼器方面投入不大,并不算重视,方墨就算有些炼器天赋,却也算不上什么。

    戈薇塔想了一会儿,也只能摇头放弃。

    希望方墨,还有一起和他离开的学生们运气不错,不会被罗加特神教看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