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手持飞剑,利用飞剑法阵自然散发而出的剑气。

    也不是像开天剑气那样,利用功法凝聚,凝聚成一道极为锐利气息,像极了剑气一般的内息。

    更不是嘴里咋咋呼呼、手上五光十色、看起来极为绚丽,实际上屁威力没有,只有装饰作用的那种只存在于影视剧里的剑气。

    而是真正的剑气,像是从娘胎时就存在于方墨体内,像是使用人体炼成功法、体内布好阵法后转化内息和元气能量而生成的那种“真正的”剑气。

    剑气锋锐、凌厉、擦肩而过时,就好像一柄已经开封出鞘、蓄势待发的飞剑从身边掠过一般。

    方墨眯起眼睛,回头看向那人。

    那是一名和方墨年纪应该相差不大的年轻男子,身穿黑衣、黑裤、黑鞋,身材瘦削、却极为挺拔,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柄剑。

    他走过的地方,周围的人群纷纷被他身上自然散发出的剑气惊扰,不自觉地皱眉退开,原本拥挤的人流,竟然自动让开了一条路,就好像被一柄剑劈开了一条缝一般。

    一时间,周围的人们都将目光集中在了黑衣少年的身上,看向他的目光里充满了警惕和惊疑不定。

    “这是谁?”

    “哇,这家伙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妈的,拽什么拽,我看也就是装装样子,实际本事肯定不怎么样。”

    ……

    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传了过来,并不影响少年继续前行。

    他破开人群走到一个擂台下面,仰头看向擂台上正在缠斗的两人,忽然开口。

    “李星,我饿了。”

    ……

    ……

    周围人群齐齐傻眼。

    这个家伙一副酷酷模样走来,张口竟然来了一句“我饿了”?

    拜托,注意点儿人设、形象好不!

    擂台上正在缠斗的两人中,一名身穿白色短装的年轻人百忙中抽空看了擂台下面一眼,见到是他,哦了一声,忽然身形一动,一掌拍出。

    这一掌陡然变化,无论速度、力量、技巧、带起的元气能量竟是和刚才完全不同,远远超出,他的对手没料到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猝手不及,被一掌拍中,身子直接飞出擂台,摔落在地。

    那名被称作李星的白衣年轻人趴在擂台围栏上,低头看着倒地委顿不起的对手,露出一脸歉意。

    “不好意思啊,我要去吃饭,不能陪你玩了,我们下次有机会再玩。”

    地上那人顿时脸上憋得通红,身子晃了晃,一口鲜血喷出。

    周围众人看向李星的眼神顿时变得古怪。

    这个家伙,刚才和对手你来我往,缠斗了半天,看起来好像势均力敌,不分上下,搞了半天却是在隐藏实力,陪对方……玩!

    他要是肯一直演下去也就罢了,偏偏现在却一掌就把人拍飞,显示出双方充分的实力差距,这在对手看来,简直就是最大的羞辱。

    李星笑嘻嘻的,根本不把周围众人的鄙夷、唾弃、不满眼神放在心上,跳下擂台,一把揽住黑衣少年的肩膀。

    “走吧,去吃饭。诶,吴迪,今天晚上想吃什么?你请客,你说了算。”

    “为什么是我请客?”

    “谁让你昨天拉屎没我快。”

    “你昨天拉屎用了3分钟27秒,我用了2分48秒,明显是我比你快。”

    “诶,这种细节就不要计较了,总之一会儿你请客。”

    “为什么是我请客?”

    “因为你昨天拉完屎没洗手。”

    ……

    ……

    看着两人一起离开,消失在门外,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这两个家伙……难道也是来参加这次选拔大赛预赛的?

    过了一会儿,忽然有人高呼一声。

    “啊,我想起来了!他们叫李星,吴迪,是飚龙武馆的星迪二人组!”

    众人纷纷看向说话那人,那人见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一脸自豪地道:“我知道他们。他们去年代表飚龙武馆参加过联邦武馆联席擂台大奖赛20岁以下青年组的比赛,都是进入了八强的高手!我当时还亲眼看过他们的一场比赛,的确实力惊人!”

    “八强?又不是冠军。”

    不少人面露不屑,然而大多数人还是面露惊异。

    所谓的联邦武馆联席擂台大奖赛,是联邦内各大武馆联合举办的一场比赛,每年都会邀请联邦内各大武馆派出选手参加。

    因为这场比赛联邦内各大媒体都会进行报道,可以算是联邦内各个武馆在行业内打响自己名气的一个绝佳途径,所以各大武馆都十分重视,派出的都是自己武馆内的高手。

    尽管这两人参加的只是20岁以下青年组的比赛,但他们在众多武馆派出的高手中能够进入八强,自已证明他们的实力极其出色。

    刚才李星的表现不用多说,那个吴迪虽然没有出手,但光从他身上自然流露出的凌厉剑气就知道,他也绝对不会差到哪儿去。

    “诶,这两个家伙既然是飚龙武馆的人,为什么跑来参加选拔大赛?”一人忽然道。

    “对啊,他们难道不想在武馆干了?还想去哪家学院进修不成?”

    “切,你们这就不懂了吧?这肯定是飚龙武馆故意安排的。这里是飚龙武馆的主场,他们再派出两个人来参加比赛,只要表现优异,肯定会被大肆宣传,就相当于给飚龙武馆打了一个大大的广告。要我说,飚龙武馆的老板还真是够精明的。”

    众人互相看看,心想如果真像这人所说,那岂不是意味着这次比赛有可能混入更多带有各种目的而来的其他社会人士?

    假如那些人都像李星、吴迪两人这样拥有强悍实力,他们通过预赛的希望岂不是更小了?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因此担心,相反方墨还看到不少人摩拳擦掌,神情更加兴奋起来。

    显然对于他们而言,能够遇到更强大的对手,只会让他们感到高兴。

    方墨对此倒是无所谓。

    反正这次来参加这个选拔大赛,他对最终成绩不是那么在意,因为他甚至到现在都没真正决定将来的出路。

    到底是争取加入开天剑门,还是进入某家修行学院,又或者毕业后直接就业?

    以前的方墨或许没得选择,但现在他实力大涨,炼器方面更是能力突飞猛进,刘德昭已经多次向他表示,希望他能够直接退学,进入工作室全职工作,所以他根本不愁出路。

    相比较起来,他更在意的是更加长远的东西。

    是全力修行继续提升实力,还是继续专注炼器,赚更多钱,除了还债之外,也让自己过上更安逸的生活?

    暂时无法确定将来的选择,所以方墨来到这里,更多的目的是参与和观察。

    能够多遇到李星、吴迪这样的高手,多多观察他们修行的样子,对以后自己决定出路也有帮助。

    另外他也有些在意吴迪身上的剑气。

    那样纯正、锐利的剑气,可不是随便一门功法就能造就,体会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剑气,总让方墨怀疑,这个家伙……该不会也修炼了人体飞剑炼成功法?

    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根据报道,斯沃德应该是第一次来到地球联邦,然后就死在了方墨面前。

    他的人体飞剑炼成功法理应还没有传到地球联邦来才对,吴迪不可能修炼。

    “算了,反正斯沃德都死了,他修炼的就算是真的人体飞剑炼成功法也没什么关系。”方墨想了一下,懒得多想。

    转头看到武馆内因为星迪二人组离开后,一群人又开始互相激战热闹起来,方墨没兴趣凑热闹,还是和刚才的打算一样,径直离开。

    这个基地总面积很大,除开主要的擂台区、住宿区之外,还有更大面积的休闲生活区。

    方墨四下转悠了一圈,顺便在休闲生活区吃了个饭,正要回去休息,为第二天的比赛做准备时,却接到了一个意外的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