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吉特叔叔,您怎么突然想起来联系我了?”看到虚拟屏幕上冒出来的那个熟悉面容,方墨有些惊喜地问道。

    “哈哈,我这边活干完了,刚有空打开个人终端,就看到你小子给我转了10万块钱。怎么?小子,你发财了?怎么突然有钱还我了?”

    雷吉特是方墨父亲方同山的好友之一,今年刚好50岁。

    他现在是联邦军方下属的某个特别行动小队的队长,拥有培元境的强悍实力,经常会带领小队在联邦境外出各种任务,所以经常会联系不上。

    之前方墨转账给他没有得到回信,就猜测他正在进行什么行动,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嗯,最近我的确发了点儿小财。”方墨咧嘴笑道。“而且不仅能还您的这10万,我还另外还了萨马尔叔叔、刘宇中叔叔和艾薇兰尔阿姨的钱,现在就只剩下其他4家的不到60万没还了。顺利的话,搞不好今年就能还完。”

    听到方墨回报的喜讯,雷吉特脸上没有任何喜色,反而皱起眉头。

    “那个……我说,方墨,你该不会……去干什么坏事了吧?”

    方墨翻了个白眼,他早就猜到,自己突然有这么大一笔钱还账,肯定会引起怀疑,但是这位雷吉特叔叔说得这么直白,还真不愧他总是自称大老粗。

    “没有的事,雷吉特叔叔您想哪儿去了。我最近认识到了一个土豪朋友,他给我介绍了不少活干,赚来的钱都是干净的,您放心。”

    雷吉特哦了一声,显然对方墨说的话依然有所怀疑,但也没有多问,顿了顿,他又问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我怎么看你好像比上次看起来气色好了很多。”

    “哈哈,雷吉特叔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体内的剑气已经消失了!”

    “消失了?!”雷吉特睁大眼睛。“真的?你小子不会是故意骗我的吧?不是说那道剑气根本不可能消失的嘛。”

    “但事实就是现在消失了。”方墨摊开双手。“不要问我是怎么消失的,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个多月前练功练得好好的,突然它就消失了。反正我现在体内情况好得很,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方墨这个回答显然十分赖皮,但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答案。

    从斯沃德那里获得人体飞剑炼成功法,这是绝对不能透露出去的秘密。

    那么他的身体变化就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方墨想来想去,觉得其它的理由都不靠谱,很容易被抓漏洞,便干脆编出了这么一个略有些胡扯的理由。

    别看这理由听起来很胡扯,却反而是最容易取信于人的理由。

    关于功法修行,人体奥秘,无论是修行侧还是科学侧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完全、完整的解释,人体的一些奥秘至今未解,方墨体内能够存在那道剑气还活这么久,本来就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没人能够真正给出答案。

    现在他说自己体内那道剑气突然就消失了,那也没人能够真的怀疑什么。

    “真的一点儿问题都没有?”雷吉特依然一脸不可思议。“会不会是那道剑气消失了,但其实隐藏在别的地方?不注意的话,以后还是会窜出来?”

    “不会不会。”方墨连连摆手,大笑道:“雷吉特叔叔,我知道您在担心我,但是您也要相信,我对自己的身体比您清楚得多。放心吧,我很确定,那道剑气已经消失,我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您看,剑气消失后,我这段时间连实力都暴涨了,现在已经是入微境了。”

    “啊?你小子已经突破入微境了?”雷吉特大吃一惊。“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连周天境都没突破吧?”

    “对,所以我说实力暴涨嘛。我觉得吧,其实我以前都是因为那道剑气影响,所以实力涨得很慢,但现在剑气没了,没什么能压制我的修炼,所以我的实力就自然暴涨。嘿,雷吉特叔叔,说不定我其实是个非常厉害的天才哦。”方墨得意地道。

    “嘿,你这小子,身体一好就尾巴翘上天了。”雷吉特骂了一句,脸上表情却明显是大大松了口气。“真是太好了。要是你爸妈知道,你身体的问题已经解决,他们一定会非常高兴。”

    方墨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

    “好,不说这些。”看到方墨脸上表情,雷吉特知趣地摆了摆手,跳过了这个话题。“喂,方墨,我看你背后的样子,好像不是在学校里啊。”

    “嗯,我在……”

    方墨将自己前来参加选拔大赛的事情大致解释了一下。

    “这样啊……那意思就是,如果你在选拔大赛上表现出色,就有希望进入开天剑门?”听完后,雷吉特问道。

    “未必。他们准备的考验接下来还有,想要真的加入,怕是没那么简单。”

    “那你什么打算?如果不能加入开天剑门的话,你是不是决定去考一家修行学院?我记得,之前有一次你跟我说,打算高中一毕业就去参加工作,现在你说你发财了,是不是就不这么打算了?”雷吉特又问。

    “这个嘛……”

    方墨沉吟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他现在其实也没考虑好,因为开天剑门对他的吸引力大减,他一时间还真不好做出决定。

    “要不……雷吉特叔叔,您给我一个参考意见呗。”

    “哈?你要我给你参考意见?”雷吉特怔了怔。“我一个粗人,要我给你参考……”

    雷吉特忽然眼珠一转,像是想起了什么。

    “要不来参军吧?”

    “参军?”方墨一愣。

    “对,参军。你今年已经满18岁了,而且高中毕业,完全符合参军的条件。联邦军一直都很欢迎有实力的修士加入,你刚才说你已经突破入微境,那么参军后不用从底层的绿帽子干起,直接就能被评定为尉级军官。又或者你来当我手下,跟着我干,我也可以照看着你。”

    “这……”

    方墨万万没有想到,雷吉特会突然蹦出这么个提议。

    参军,这倒是方墨从未想到过的。

    从出路来讲,这的确算是一条不错的路子。

    联邦军对招募修士加入军队一直大力支持,待遇非常好,而且就算服役结束后不想继续待在军队里,有过军队资历的修士也十分受到各大公司、组织欢迎,不愁就业问题。

    更重要的是,修士进入联邦军后,会得到各种资源倾斜,别的不说,有机会获得联邦军珍藏的各类功法传授,还能拥有一个非常良好的修行氛围,得到联邦军里前辈修士的直接指导,这可比在外面独自修行要方便得多了。

    “唔……雷吉特叔叔,让我考虑下吧。”方墨想了想,并没有一口回绝。

    “行,你考虑考虑。你现在身体既然好了,是该好好想想将来要干什么。不管怎么说,你爸妈一定希望你能够过得好。行了,就和你聊到这里,我还有事要去处理。能够知道你小子身体好转,我真是高兴,哈哈……”

    见雷吉特笑了两声,看样子准备切断通讯,方墨连忙叫住了他。

    “等一下,雷吉特叔叔!”

    “嗯?还有什么事?”

    “有个人想让您看看,看您认不认识。”

    方墨将那天晚上在公墓里偷拍到的那名年轻女子的图像发了过去。

    因为是之后才反应过来,方墨并没有拍到那名女子的正脸,图像上只有模模糊糊的侧脸,看得不太清楚,但大致还是能够看出一个轮廓。

    不过之前方墨拿着这个图像去问过其他叔伯阿姨,却没人认得她。

    “这……”

    看到图像后,雷吉特歪着头、皱起眉毛,陷入深思。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一拍大腿。

    “我想起来了,难怪我看得眼熟,她和之前见过的一个小姑娘长得很像。”

    “咦?”

    方墨本来没报什么期望,却没想到雷吉特竟然会有印象,顿时大喜,连忙追问道:“你在哪儿见过那个小姑娘的?她是谁?她和我爸妈有什么关系吗?”

    “这个……”雷吉特使劲挠了挠头。“时间太久了,大概得有二十年了吧。当时见到的那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几岁。她当时跟在你妈身边,我还跟你妈开玩笑,是不是她偷偷摸摸生了个孩子呢,哈哈哈……”

    方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如果是二十年前,母亲周琦也就二十来岁,还是个年轻女孩子,雷吉特居然跟她开这个玩笑,还真不愧是个粗人。

    “那您知道她到底是谁吗?为什么会跟在我妈身边?”

    “不知道,只是听你妈当时提过,说那个小姑娘是她在某个地方捡回来的。”

    ‘捡回来?什么意思?”

    “你妈没说,反正我看那个小姑娘一直跟着她,具体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

    方墨皱了皱眉。

    好不容易打听到一点儿线索,却还是断了。

    不过从雷吉特这里知道这个女孩儿的确是和母亲有关系,那也算是解答了心中一个疑问。

    “对了,雷吉特叔叔,都二十年了,你怎么确定她就是你以前见过的那个小姑娘?”

    “我也不确定,只是看起来很像。而且你刚才说了,她会跑到你爸妈的墓前祭拜,那一定是有关系的才对。另外你仔细看,看她的耳朵。”

    “耳朵?”

    方墨楞了一下,目光落在那个偷拍的图像上,发现那名女孩儿的耳朵果然长长的,尖尖细细,看起来很有特点。

    “这……她不是地球联邦人?”

    “对,这是罗沃尔星系萨克曼星球上巴贝卡拉兹族特有的种族特征,因为和地球传统奇幻文学中的精灵族很像,所以我们通常称他们为精灵族。这个女孩儿很显然就是精灵族人。会突然跑到地球联邦来祭拜你父母的精灵族人,我能想到的只有以前见过的那个小姑娘了。”雷吉特解释道。

    “我妈怎么会认识一个精灵族小女孩儿的?她曾经去过那个什么罗沃尔星系萨克曼星球?”

    “她没说,我也没问。”

    “好吧。”

    线索到这里就断了,但相比起之前毫无线索,已经算是一个相当大的进展。

    得知这个女孩儿的确和母亲有关,让方墨很想能够再遇到她,向她好好打听一下母亲当年的事情。

    他很好奇,母亲为什么会跑到距离地球联邦足足超过两千光年之外的罗沃尔星系去,并在那里遇到了这样一个精灵族小姑娘,两人的关系还那么好。

    以及,这位精灵族女孩儿为什么现在又会跑到地球联邦来?她又是怎么知道父母的坟墓在什么地方的?

    “这些问题,看来只能有机会碰到她的时候向她问问清楚了。”

    结束了和雷吉特的通讯,方墨忽然失去了继续闲逛下去的兴趣,回到住处,安心休息,准备好好迎接第二天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