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复愕然看着手中的飞剑。

    任凭他内息如何催动,飞剑却再没有任何动静,不要说产生像刚才那样强悍的剑气,就连半点儿阵法发动后的光芒都无法显现。

    真的就好像……死了一样。

    张复呆了半晌,看向对面依然一手抓住剑身的方墨。

    “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破坏掉了这柄剑里的核心法阵,让你无法再借助它的力量罢了。”

    方墨松开手,看了张复一眼,摇摇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开天剑门这么大怨念,但是在我看来,无论如何,强大自身才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想要依靠一柄飞剑找回感觉,欺骗自己变得多么强大,这可一点儿都不可取。”

    刚才和张复的交手中,方墨逐渐摸清楚了这个家伙的底细。

    张复或许是因为某种机缘巧合,学到了开天剑气、又或者和开天剑气十分类似的功法,但他自身修炼其实并不到位,根本无法发挥出开天剑气的真实威力,自己实力也不足,完全是依靠着手中这柄飞剑的强化在进行战斗。

    这柄飞剑倒是的确不错,刚才方墨放出内息查探后,可以确定其中的核心法阵明显超出3星级的标准,很有可能是个4星级,而且设计相当巧妙,几乎完美契合了开天剑气的特点。

    可以猜到,张复应该是找专人定制了这样一把飞剑,就是为了配合自己的功法。

    但现在方墨利用巧妙的内息冲击,让飞剑内部的法阵数个节点超载出错,使得飞剑自身功能无法发挥,张复便再难像刚才那样表现出强悍的攻击力来。

    听到方墨的话,张复脸色剧变。

    “你破坏了它的核心法阵?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做得到!这柄剑是我花了足足100万专门找大师订制的!怎么可能被你这么轻易就弄坏掉!”

    方墨耸耸肩,心想自己还真没猜错,向张复笑道:“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话说你还打不打?是不是没了飞剑的帮助,你就不行了?”

    张复脸色又变,看看手中失去光泽的飞剑,他用力咬了咬牙,最终狠狠地哼了一声,转身跳下擂台。

    按照比赛规矩,不管是以什么原因率先离开擂台范围的,都会被判定输掉比赛,张复这样做,显然是主动认输了。

    “100万?4星级飞剑这么夸张?”

    看着张复垂头离开的背影,方墨摸了摸下巴。

    “真是可惜,我现在只是摸到了核心法阵设计的门槛,要是能够独立设计法阵,再掌握飞剑设计的完整理论知识,岂不是有希望一下子就挣到这么多设计费?”

    方墨想起让他和冯笑格熟悉起来的那件事,更加觉得可惜。

    冯笑格找妥思妥耶尔工作室帮他设计制作“厚土”飞剑,设计费花了足足20万。

    而现在这个张复请人设计的飞剑则更夸张,花了整整100万!

    虽说4星级飞剑理所当然要比3星级飞剑价值更高,设计费更对,但设计一柄飞剑就能挣100万之多,依然让方墨差点儿流出口水。

    之前通过冯笑格接了些单子,一个月挣了好几十万,让方墨大为满足,差点儿觉得自己有希望凭此成为一名大款。

    但现在来看,他因为长期的贫穷,眼界还是低了些。

    一个月挣几十万算什么,要是会设计飞剑,一个月只需要设计一柄4星级飞剑,就可以挣到100万!

    “麻蛋,难怪那些设计师们一个个都那么有钱,这一行简直是每天都从地里挖金子。”

    “我终于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没错,我要去当飞剑设计师!我要成为整个地球联邦……不,整个银河系最厉害的设计师!这样我就有钱了!”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方墨忽然便向整个脑袋所有血管神经都被打通了一般,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之前他考虑了好多天将来的出路,一直无法做出确定,现在被张复说的“100万”一刺激,突然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瞬间找到了目标。

    “我真是蠢,要挣钱,可不就是飞剑设计师最容易嘛。我有斯沃德留给我的炼器篇典籍,还能够在自己体内架设法阵来对法阵完成测试,效率要比一般的设计师高得多。无论怎么看,我成为飞剑设计师的条件都比一般人强得多。”

    “再说了,想要继续修炼人体飞剑炼成功法,我就必须接触到更多、更强大的核心法阵,还有什么能比成为飞剑设计师更有机会接触都这些?”

    “无论是为了挣钱,还是为了变得更强,显然成为飞剑设计师都是最好的选择。”

    数个念头在方墨脑海里转过,他迅速作出决定。

    决定了,就以成为飞剑设计师为目标。

    如果将来甚至能够超过斯沃德的成就,那么他根本不会缺钱,也不会缺法阵研究!

    想通了这些,方墨只觉得神清气爽,就好像一个迷路了很多天的人,突然找到了迷宫的出口一般。

    他美滋滋地走下擂台,便看到罗尔德同样满脸笑容地走了过来。

    “哟,方墨,你搞定了对吧?”罗尔德扬手向方墨打了个招呼。

    方墨瞅了他一眼:“看样子,你也搞定了?”

    罗尔德哈哈大笑:“对!虽然花了点儿力气,但我还是赢了!”

    说到这里,他却忽然脸色一变,做贼一般左右看看,压低声音续道:“不过我刚才看到燕萍、何祖生他们,他们俩脸色都不是很好,我估计……”

    “输了?”方墨挑了挑眉。

    罗尔德所说的燕萍、何祖生就是他们一起来的同学,现在如果也被淘汰,那就是在进入正赛之前就被淘汰了7人,损失近半了。

    “嗯,我估计是。总是一会儿见到他们的时候,我们还是稍微收敛一点儿,不然太刺激他们了。”罗尔德道。

    “看不出你小子还挺心细的。”方墨有些意外地看了罗尔德一眼,点点头。“行,我会注意。”

    因为他和罗尔德都赢得了第六轮比赛的胜利,获得了进入正赛的资格,所以还要留下来参加一个活动,就是学院联合协会官方代表庆祝他们获得正赛资格而举办的宴会,所以两人没有着急离开。

    等到所有比赛结束,获胜的40人先去洗了个澡,顺便治了下伤,来到宴会场地的时候,方墨发现,没有出现在这里的不仅是罗尔德刚才提到过的燕萍、何祖生,还有另外两名同学。

    他们没有出现在这里,显然也是被淘汰了。

    这样一来,他们来的16个人被淘汰9名,竟是超过了一半。

    这个结果,不仅显示出这个预赛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也显示出,他们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但这其实只是方墨的个人想法,实际上他们能够在40名获得正赛资格的选手中占据7名,已经表现得非常出色,因为这个,来报道这次选拔大赛的各大媒体,可是在新闻稿中提到过无数次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的名称。

    在报道之中,方墨的名字更是被屡屡提及,因为他预赛中总计六轮比赛,每轮都表现得十分轻松,好像不费什么力气就获得胜利,充分体现出他的实力明显胜出一筹。

    除此之外,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另外6名通过预赛的学生也被提起,因为他们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但让一种媒体和部分观众感到疑惑的是,包括方墨在内,这7名学生,以及之前被淘汰的另外9名学生,在所有的战斗中好像都是用的是同一种功法。

    虽然功法表现有深有浅,但性质无疑相同。

    这就很让人奇怪了。

    就算是同宗同门,不同的弟子所修行的功法也不会完全相同,更何况只是一个学校里的学生。

    有两家媒体分别采访了罗尔德和另外一名同学后,从他们嘴里获得了答案,这才知道,原来这竟是开天剑门方面对他们提出的特别要求。

    得到这个答案,众人不免感慨。

    开天剑门不愧是有名的老牌修真门派,对于自己门下的弟子选拔条件如此严格苛刻,可想而知开天剑门真正的弟子又是多么出色。

    当然,众人并不怀疑方墨方墨能够通过开天剑门的筛选,因为他的表现实在出色。

    相反很多人还很怀疑,为什么方墨这样出色,还要来参加这个测试。

    开天剑门再怎么对门下弟子要求高,也不该高到这种地步才对。

    方墨没去理会其他人怎么想,在宴会上,他一边应付着凑上来的几家媒体记者,一边打量着其他通过预赛的参赛者。

    他首先注意到李星和吴迪两人。

    他们两人果然没有被淘汰,顺利进入正赛。

    这两个家伙衣着一黑一白,站在一起相当好认,而且吴迪身上依旧总是透露出森森剑气,显得和周围环境有些格格不入,异常扎眼。

    相比较起来,他身边的李星就看起来普通得多,并且这家伙脸上总是带着一股贼兮兮甚至可以说是猥琐的笑意,更是毫无高手风范,形象相比吴迪便远没有那么扎眼。

    但是方墨很清楚,能够通过六轮预赛进入正赛的,不会有任何一个是弱者。

    这个李星能够和吴迪一起被飚龙武馆选作代表出战,并且顺利通过预赛,足以证明李星的实力绝不比吴迪差。

    除开他们两人,方墨目光扫过,除开自己熟悉的另外6名同学之外,还注意到有几个较为特别的参赛者,显然都不是弱者。

    这让他对后天开始的正赛充满期待,并且这份期待里,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连续通过六轮预赛、脱颖而出的人,不会有一个弱者。

    他们如果进入正赛,和那些只是从各家学校选拔出来的参赛者正面碰撞,结果只怕难以预料。

    如果出现哪名获得直邀资格的参赛者翻车的情况,想必也是理所当然。

    宴会过后,学院联合协会方面还组织了一个小型的新闻发布会,要求40名通过预赛选拔的参赛者全部参加。

    这个新闻发布会的目的,除了表示预赛结束,宣布选拔结果之外,也宣布正赛的正式开赛时间和赛程安排,同时也算是让通过预赛的40名参赛者集体做个展示。

    新闻发布会安排得比较紧凑,在前期新闻公布完后,便进入了之后的答记者问时间。

    正常的领导答问环节结束,自由提问时间一到,便有不少记者开始对通过预赛的参赛者们进行公开提问。

    这其中,飚龙武馆的李星、吴迪两人受到了不少提问,显得备受关注。

    只是吴迪话不多,多半问题还是李星抢着回答了。

    正当方墨心里猜测着,这些提问两人的记者中有多少是飚龙武馆请来的托时,一名女记者站了起来,却将目标选中了方墨。

    “你好,方墨,我是新京传媒的记者,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方墨这几天被记者采访过几次,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没什么慌乱,点头道:“可以,你问吧。”

    “谢谢。第一个问题,我听说,你的母亲生前是一名元婴境修士,但她在你两岁的时候便已经去世了,请问这是真的吗?”

    方墨脸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