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父母在自己小时候时就去世的事情,方墨从来就不愿意对别人说,因为他不喜欢那些无谓的同情。

    所以就算在学校里,知道他家庭情况的,除了班主任程度之外,也没几个。

    而这名新京传媒的女记者冒出来,开口第一个问题就是问到母亲周琦去世相关,肯定是通过一些手段对方墨私下进行了一番调查。

    至于这个调查的消息来源是什么,暂时不得而知。

    他看着面前依然满脸笑容的女记者一眼,想了想,决定不和她计较这些,毕竟她对自己不了解。

    “关于家庭情况,这是我的个人隐私,恕我无从奉告。”方墨淡然回答。

    会场内响起嗡嗡嗡的声音,不仅台下的记者们交头接耳,台上接受采访的学生们也互相交换起了颜色。

    方墨虽然说是个人隐私,无从奉告,但从他避开这个问题来看,很有可能那名女记者说的就是真的。

    想到方墨的母亲竟是一名元婴境修士,众人看向方墨的目光不由变得更加惊异,不少人脸上还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难怪方墨在比赛上表现如此优异,相比其他参赛者都要更加轻松自如,原来是有家族遗传。

    虽说方墨母亲在他两岁时就已经去世,但想必会遗留一些东西下来,方便方墨修行,他的修行比一般人更加便捷,现在表现出色也是理所当然。

    另外6名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同学同样用讶异的目光看向方墨。

    他们和方墨同学三年,但对方墨的了解并不多,因为方墨在学校里一直不起眼,也就是最近这段时间才表现出色,得到关注。

    想不到,他竟然是名“修二代”!

    方墨的回答显然并没有出乎女记者的意料,她点点头,续道:“那么第二个问题,之前听和你一起来的同学们说,你们这次代表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来参加这次选拔大赛,是为了在大赛上取得优异表现,从而有机会被挑选进入开天剑门。”

    “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次选拔大赛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参赛者向联邦各大修行学院展现自己的实力和天赋,从而获得更方便进入各大学校的机会。你们带着这样的目的来,是不是对这次大赛显得有些不尊重呢?”

    方墨微微一愣。

    这个问题他倒是想过,可是没料到会有记者这么直截了当地问出来。

    而这个问题其实有些用心险恶。

    如果方墨回答他们的目的的确是这样,那无疑就是证实了对选拔大赛不够尊重,当然会引起学院联合协会的不满。

    而如果回答不是,他们还抱着被选拔进入各大学院的心思,那这话被戈薇塔代表的开天剑门知道,想必也会引起他们不快。

    方墨偏了偏头,瞅了一眼坐在自己右手边的6名同学。

    要怪就怪之前接受采访的罗尔德和另外一名同学太过耿直,被记者们下来个套,就轻易中套,套出了实话。

    再看向另一边坐在主席位置上的学院联合协会的代表,发现他们的脸色果然变得有些难看,也不知道是对女记者提出这个问题不满意,还是对方墨他们的态度不满意。

    略一沉吟后,方墨答道:“参加这次选拔大赛,的确是开天剑门对我们的要求。而且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们在参赛的时候都使用了同一种功法,就是开天剑门传授的开天剑气。”

    女记者点点头。

    这一点的确在之前的预赛中展现得明明白白,前几天还引起了一番热议。

    “但这并没有对这次大赛有任何不尊重的意思。需要说明的是,开天剑门教授给我们的这门功法,只是开天剑门的一门基础功法,他们要求我们在大赛上这么做,目的只是为了验证我们学习、掌握新功法的能力和天赋。我们从开始接触这门功法,到现在仅仅只有半个月的时间而已。”

    不仅是女记者,会场众人都露出惊讶表情。

    “才半个月你们就能将一门功法掌握熟练,并在比赛中表现出色,果然都是天赋强大。”女记者赞叹道。

    “多谢夸奖。”方墨笑了笑。“我想说的是,通过这个展示,我们不仅充分证明了我们对开天剑门功法的掌握和适应,也意味着我们对其它功法的学习能力一样十分强大。所以就算我们最终或许没办法进入开天剑门,那么进入任何一家修行学院,也绝对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学员。”

    这就是方墨故意在向学院联合协会释放善意了。

    果然,听到方墨最后这句话,坐在主席台上的学院联合协会代表脸色好看了一些。

    然而女记者一听,却两眼放光,立即追问道:“也就是说,在你们心目中,还是以加入开天剑门作为第一选择,进入联邦各大修行学院只是落选开天剑门后的第二选择?”

    这个问题就更加用心险恶了。

    这个女记者,竟然是在逼着方墨他们站队!

    方墨笑了笑。

    如果是在和张复进行的第六场预赛之前,他或许会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两边都不得罪,但现在决心已下,他就不会再这样摇摆不定。

    “我不知道其他同学们怎么想,我也没有资格代表他们,我只能给出我的回答。在我心里,相比起加入开天剑门,反倒是更倾向于进入一家修行学院。”

    听到这个回答,全场顿时哗然。

    旁边的罗尔德等人更是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方墨在说什么?

    说相比起加入开天剑门,更倾向进入修行学院?

    他疯了吗?!

    他可是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的学生,从进入学校那一天起,他就应该以进入开天剑门为第一目标。

    而现在,他竟然说更想进入修行学院!

    台下那名女记者也禁不住愣了一下。

    她本来故意问出这个问题,是想逼迫方墨,期盼着这个年轻人说出点儿不那么公式化的答案,好弄出点儿新闻,却没想到方墨竟然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这可是个大新闻!

    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派来的学生们在这次预赛中表现出色,备受关注,然而现在,他们之中表现最为出色的方墨,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示,他不想加入开天剑门!

    “那个……方墨同学,我能请你确认一下吗?你刚才的意思是,你更想加入联邦内的修行学院,而不是加入开天剑门?”

    “是的。”方墨点点头,给出肯定的回答。

    女记者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是把后面该问的问题都给忘了。

    她这一愣神的功夫,其他记者纷纷站了起来,抢着向方墨发出问题。

    “方墨同学,请问一下,你为什么不愿意加入开天剑门?”

    “你是不是在学校里受到过开天剑门的不公正待遇?

    “据说在你们入学的时候,都需要和开天剑门签署一份协议,将来毕业后如果开天剑门愿意招募你们,你们必须同意,这是真的吗?”

    “请问……”

    ……

    ……

    一时间场面十分混乱,新闻发布会的主持人不得不站出来大声示意大家冷静。

    而方墨这时候却早已经坐了回去,笑意盈盈地看着台下众人在那里你争我抢,就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就坐在他身边的罗尔德凑了过来,低声问道:“喂,方墨,你该不会说的是真的吧?你真的不想进入开天剑门?”

    方墨看了一眼那边同样投来好奇目光的其他5名同学,耸耸肩,点头道:“是啊,怎么?”

    “还怎么!”罗尔德瞪大眼睛。“开天剑门可是那么厉害的老牌修真门派,和它比起来,联邦那些修行学院都是废柴好嘛!你居然选择加入联邦学院而不进开天剑门,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疯。”

    方墨翻了个白眼,心知自己这个选择无法得到他们理解,肯定也很难得到更多人的理解,因为无论让谁来看,开天剑门都要比联邦任何一家修行学院强得多。

    毕竟地球联邦进入修真时代不过千余年,底蕴积累还十分薄弱,而开天剑门却已经存在数千年,底蕴当然要比地球联邦深厚得多了。

    两相对比,该做什么选择根本不需要考虑好嘛。

    可是在见识过戈薇塔带来的那个内息属性测试仪后,方墨对开天剑门的炼器水平十分失望,知道自己加入开天剑门后,能够获得的提升恐怕十分有限,所以基本熄灭了加入开天剑门的心思。

    再加上刚才受到张复刺激,方墨下定决心,更加不觉得自己的选择有什么问题。

    只是这些原因却没办法向别人解释,方墨也只能闭嘴不去理会罗尔德的问题。

    因为方墨这出人意料的回答,新闻发布会陷入了短暂的混乱,等到好不容易压了下来,发布会的时间却已经到了。

    主持人略显狼狈地宣布结束,接受采访的众人迅速退场。

    回到参赛人员通道时,路上碰到了李星、吴迪二人,似乎专程在这里等着方墨。

    “嘿,方墨,你很有个性,我很欣赏你。”李星依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笑眯眯地走过来拍拍方墨的肩膀。“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武馆?我跟你说我们老板很大方的,像你这样出色的家伙肯来,他给的待遇一定会让你满意。”

    旁边的吴迪话就少得多了,他只是看了方墨一眼,问道:“为什么?”

    方墨先向李星笑了笑:“我暂时对加入武馆没什么兴趣,因为赚的钱不够多。”

    然后转头看向吴迪:“因为开天剑门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丢下这两个回答,他转身便走,不给对方继续追问的机会。

    刚一走出通道,迎面却撞上了等在外面的张复。

    张复死死盯着方墨,眼神中没有之前被方墨击败时的那种恨意,只是透露出浓烈的疑惑不解。

    看到他,方墨禁不住仰天长叹。

    看样子,自己在发布会上的回答已经传了出去,接下来要跑来问他的人,可远远不会只是李星、吴迪和张复而已。

    搞不好接下来好几天,他都会被同样的问题烦死。

    这个大概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