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方墨所料。

    接下来几天,因为发布会的内容被各大媒体报道出去,方墨连续接到了来自各方面很多人的通讯请求。

    其中既有认识的,也有大把不认识的。

    搞得方墨烦不胜烦,最后只好将个人终端的通讯模块改为免打扰模式,除非是他设定好了的那部分熟人,一概不接。

    但来询问的熟人数量依然不少,其中包括学校的老师、同学,那些从小就认识他的叔叔阿姨们,还有几名他之前打工过地方认识的人——比如郑轩。

    在这些人中,有的方墨可以含糊其辞糊弄过去,有的就不是那么好糊弄了。

    比如在第二天,陈平科校长便直接向方墨发来了个人通讯,向他严肃询问了他在发布会上做出的回答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到方墨明确表示将来不想加入开天剑门的回答后,陈平科校长很生气。

    他表示,学校培养了方墨三年,并给了他免除学费等等一系列优惠,结果现在他竟然不等开天剑门是否愿意挑选他,自己先行宣布拒绝,根本是一种忘恩负义的行为。

    陈平科校长同时还向方墨发出了严重警告。

    由于方墨在进入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和校方签署了协议,开天剑门有优先挑选他的权力。

    也就是说,如果开天剑门方面希望方墨加入开天剑门,那么方墨就不能拒绝,否则就是违约。

    根据当初的协议规定,方墨如果违约,就要向校方赔偿三倍这三年内免除他的学费以及相关教育花费。

    这其中就包括他享受到的各种福利待遇。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在京南市也算是一所名牌重点高中,学费不低,如果是通过一般途径入学的话,一年学费最低12万。

    再算上其它相关教育花费以及福利待遇花费的话,三年累计下来,粗略一算估计就得超过50万,甚至更多。

    而乘以3,那就是高达150万联邦币。

    尽管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方墨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

    但在听到陈平科校长表情严厉地发出警告后,方墨依然感觉到头疼。

    好不容易将之前的欠债还了一大半,并有希望在今年内全部搞定,结果现在一转头又欠了150万。

    而且这150万还不是父母遗留下来的欠债,完全是他自己搞出来的,可没有任何推脱的理由。

    于是在结束了和陈平科校长的通讯后,方墨立即联系了冯笑格。

    通讯一接通,冯笑格那张充满兴奋的笑脸立即蹦了出来。

    “嘿,方墨,我正想着联系你呢。我可听说了啊,你小子在新闻发布会上当众表示,你毕业后不想加入开天剑门?是不是真的?”

    “嗯,是真的。”方墨点头。

    “我X,居然是真的!我说你小子也牛了吧?”冯笑格一脸惊诧。“别人都是拼了命想要加入开天剑门,结果轮到你小子了,居然主动表示不想去?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突然不想去开天剑门了?是不是脑壳突然坏掉了?”

    “你就当我脑壳突然坏掉好了。”方墨摆摆手。“我今天回答了太多遍这个问题,懒得再说了。我找你,是想向你打听一件事。”

    “哦?什么事?”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短时间内挣到150万联邦币的?”

    冯笑格眨眨眼睛,呆呆地看着方墨,然后摇了摇头。

    “我看你脑壳是真的坏掉了。150万哪儿有那么好挣的?还短时间内?你疯了啊。话说你突然要那么多钱干嘛?”

    方墨把自己因为违约要赔偿的事情大致解释了一下,听完后冯笑格深深皱起眉头。

    “那个……方墨,我以前还真没看出来,你是这么蠢的一个人。你签的协议上既然写清楚了,是开天剑门挑选了你之后,但是你不干,才算你违约,那你为什么不让开天剑门不挑选你,然后再去加入联邦学院呢?这样不就不算你违约了嘛。”

    “你以为我真的有那么蠢吗?”方墨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实际上……开天剑门已经确定让我加入了,不然你觉得我会这么白痴地明确拒绝吗?”

    “啊?开天剑门确定让你加入?什么时候?谁说的?是真的吗?”冯笑格大吃一惊。

    “就在前两天……”

    这是方墨一直没有透露的事情。

    两天前的晚上,戈薇塔突然给他发来了一个通讯。

    在通讯中,戈薇塔说,她将方墨修好的测试仪送了回去,然后经过开天剑门的研究室测试过后,发现测试仪内的核心法阵经过方墨修理改良,效果不仅不比之前差,甚至更进一步,变得更加稳定。

    因为这一点,开天剑门研究室对方墨的才能大加赞赏,表示他正是剑门急缺的炼器人才,所以决定招募他加入剑门。

    戈薇塔向方墨发来通讯,就是正式通知方墨,无论他在这次选拔大赛上是什么表现,都会被剑门选中,恭喜他成为剑门的一员。

    方墨当时没什么表示,因为他一直在犹豫自己将来的出路,对加入开天剑门并不热衷。

    而拒绝开天剑门的招募,就得付出大笔赔偿,这也是他犹豫的一个主要原因。

    但在今天受到张复刺激后,方墨突然发现,挣钱并不像他之前想象的那么艰难,就算因为违约需要赔偿开天剑门高达150万联邦币,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可操作的余地。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背负了超过百万的债务,心理承受人能力远超同辈。

    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最重要的是拥有以前根本想不到的强大才能,多背负150万债务,对他来说也算不上什么灭顶之灾。

    听完方墨的解释,冯笑格更加不解。

    “我说……你到底为什么这么不肯加入开天剑门,甚至宁愿欠一大笔钱?开天剑门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如果我告诉你,是他们的无能得罪了我,你信不信?”方墨反问。

    冯笑格更是一脸莫名其妙。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算了,不管这么多,反正你在新闻发布会上话都说出去了,现在谁都知道你不想加入开天剑门,那这笔赔偿金的确要想想办法。唔……让我想想……”

    冯笑格托着下巴沉思片刻。

    “这样吧,我手头一直很紧,你是知道的。不过我去跟爸妈说一下,应该能凑出50万。然后找妍姐说说,她应该也能暂时借给你50万,兴许还能更多点儿。至于剩下的……我帮你问下大马,他或许肯帮你。这个家伙比我有钱多了,找他借个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应该不难。”

    看冯笑格说得一脸轻松,方墨忍不住嘴角抽搐。

    麻蛋,有钱真好。

    要是纯靠他自己的话,想要凑150万出来,即便现在能力出众,肯定也得花上不少时间。

    而对于冯笑格这样的富家子弟来说,不过就是需要皱一下眉头,多说几句话的事情。

    “喂,冯笑格,你就这么肯定卓妍还有马远宁他们会借给我钱?而且你一下借我50万,不怕我还不起吗?”方墨开玩笑道。

    “切,你当我傻啊。”冯笑格白了方墨一眼。“以你的本事,还怕挣不到钱?再说了,我很看好你,将来你肯定会成为一名非常厉害的飞剑设计师。到那时候,钱对你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反倒是我们要来求你帮忙给我们设计飞剑了。诶我跟你说啊,到时候你可要记得我们借过你钱这件事,别转头就把我们给忘了。”

    方墨哈哈一笑:“放心,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你一下借了我一桶水。”

    “那就行。好吧,我先想办法去找爸妈那里弄点儿钱,然后跟妍姐和大马说说。妍姐那里我估计没问题,就是大马那里需要好好跟他说清楚,到时候说不定还得联系你。总之最迟三天,我给你准信。”

    “好。”

    结束和冯笑格的通讯,方墨想了一下,在个人终端通讯录上找到了戈薇塔?马法兰帝诺这个名字。

    这是他们被分到戈薇塔名字时,戈薇塔留给他们的联系方式,两天前戈薇塔联系到方墨,告诉他被开天剑门选中,就是通过这个联系方式联系到方墨。

    方墨定了定神,选择接通联系。

    没等多久,戈薇塔漂亮的脸蛋出现在虚拟屏幕上。

    不过和之前看到方墨时相比,现在戈薇塔脸上的表情明显变得异常冷淡。

    “方墨,既然你已经公开拒绝加入开天剑门,那么联系我做什么?”

    方墨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她不出意外地知道了自己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的话,那就省得再多做解释。

    “嘿,戈薇塔小姐,虽然我最终选择不加入开天剑门,但并不意味着我们从此变成敌人吧。你这样一副仇人相见的模样,可是会很影响你在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哦。”

    戈薇塔绷着脸,瞪着方墨,过了一会儿,忽然扑哧一笑,顿时犹如鲜花绽开,灿烂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