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预赛结束的两天后,学院联合协会举办的选拔大赛正赛阶段正式开始。

    经过16个赛区的激烈角逐,每个赛区选拔出40名参加正赛的参赛者,再加上拥有直邀名额的378名参赛者,总计刚好过千名来自地球联邦各地的年轻修士们齐齐聚集在帕米尔高原。

    飚龙武馆的场地变得比之前更加热闹。

    正赛的开始,吸引了更多的媒体、更多的观众,更多的……带有其它目的的人前来观看。

    相比起预赛,正赛无疑更加正式,连开幕式都要盛大许多。

    不过已经经历了一次的方墨对此感到很乏味,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如果不是因为现在他受到了不少关注,不好平白缺席开幕式,只怕早就溜了。

    他现在的确很受关注。

    新京传媒的那篇专访今天一早就发布了出去,立即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方墨之前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在联邦内部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

    在此之前,虽然有一些人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拒绝加入联邦之外的修真门派、组织,但却没有人会像方墨这样,公开表示不去——何况他不想去的还是开天剑门这种有不错名气的修真门派。

    很多人对此都感到好奇,方墨到底为什么会确定不去?

    以他在预赛上的表现,按理说是有很大机会被开天剑门选中的,他却主动提前拒绝了,所以为什么?

    而在今天新京传媒发布的专访中,方墨对此给出了明确的回答。

    他表示,自己之所以决定不去开天剑门,是因为他对炼器方面更有兴趣,而且他短时间内也不想离开地球联邦,所以想进入一家在炼器方面更有研究的联邦修行学院学习。

    这是方墨明确发出的信号,一是缓和一下在新闻发布会上自己给人看不起开天剑门的印象,二是告诉联邦内那些具备较强炼器研究能力的修行学院,来吧,快来招募我入学吧!

    前一个目的是否达成暂时不知道,但是后一个目的却已经很明显达成了。

    就在今天早晨,方墨刚一起床,便有几家修行学院的代表找到了方墨,表示他们学院的炼器相关专业在联邦内排名前列,历史悠久云云……

    总之就是想提前招揽方墨入学。

    方墨对他们的招揽并不感冒,因为来的几个人所代表的学院,在联邦内部都不是什么一流修行学院,方墨实在有些看不上。

    但是他看得上的那少数几家学院都是联邦著名高等修行学府,自然也不会这么急吼吼的降低身价主动来招募他。

    所以想要真正达成目的,还得继续好好表现出自己的身价才行。

    好不容易等开幕式结束,参赛者们确定了自己的赛程,便各自开始寻找自己的擂台,散场分开。

    正当方墨准备去自己第一场比赛的擂台时,罗尔德忽然找了过来。

    看到他,方墨有些奇怪。

    前天在新闻发布会上做出了公开表态后,另外几名同学对方墨的态度便发生了变化。

    毕竟他们都是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的学生,从一入学就接受开天剑门是终极目标的洗脑宣传,结果现在方墨却公开表示不去开天剑门,在他们看来,简直就像是公开和他们划清了界限。

    于是这几天其他同学都有些刻意避开方墨,见面甚至连招呼也不打,话也基本不说,像是一下变成了陌生人一般。

    想不到,现在罗尔德却主动找了上来。

    “嘿,方墨,你有没有决定进哪家学院?”罗尔德一张口就问。

    方墨楞了一下:“这个……还没想好。不过联邦里炼器专业最出名的学院,就是哈坦根学院和沃尔夫大学吧。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进这两家学院。”

    “嗯,的确是这两家最好。”罗尔德点点头,忽然露出兴奋的表情。“要是我这次没被开天剑门选中的话,我也争取进这两家学院,到时候说不定我们有机会还是同学。”

    “啊?你不是说这次进不了开天剑门,就只能回家继承家业的嘛。”方墨愕然。

    “嘿,继承家业也得需要先上学进修啊。这两家学院可不光是修行专业,沃尔夫大学的金融工商管理专业也很出名,要是去不了开天剑门,我就让老爸花钱到沃尔夫大学去。方墨,你最好也选沃尔夫大学,这样我们就是同学了。”

    “沃尔夫大学是花钱就能进去的吗?”

    “当然可以了,你不知道?沃尔夫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社会科只要花钱就能进,无非就是花的钱多少罢了。我到时候骗老爸去学金融和工商管理,然后去了后就每天蹭修行学院的课,一样可以继续修行。怎么样,聪明吧?”

    方墨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这个家伙,居然想到了这种曲线救国的主意,该说他聪明呢,还是实在有钱任性呢?

    “我看你最好还是先担心一下,被你老爸知道你的打算,会怎么收拾你吧。”

    方墨摇摇头,懒得理他,转身去向自己的比赛擂台。

    不过罗尔德的话也提醒了他。

    他上联邦内网查了一下,发现实际上,不仅仅是金融工商管理专业可以花钱进,就算是修行学院也同样可以。

    只要你肯花钱,很多修行学院只需要非常低的修行基础就能被招募进去,一样地接受修行锻炼教育。

    至于最后能够修炼成什么样,那就不关学校的事了,只和你自己有关系。

    “所以说,如果这两家学院考不进去,我还可以花钱进去?”

    想到这里,方墨摇了摇头。

    先不说花钱进去太过丢人,首先最主要的一点,他可没那么多钱。

    就以刚才罗尔德提到的沃尔夫大学为例,方墨之前查过,如果想单纯花钱进入它们的修行学院,一年得交超过50万的所谓“修行资源培养费”,其实就是赞助费。

    别说方墨现在还背负巨额欠款,就算没这些欠款,他也绝对舍不得花这个钱。

    “那么……还是好好表现,争取被这两家学院主动看中吧。”

    方墨抖擞精神,踏上擂台,看向自己的第一个对手,眼神中冒出的不仅是浓浓的战意,还有滚滚流淌的金钱之光。

    ……

    ……

    相比起预赛,正赛的对手当然实力要更强大。

    方墨第一轮的对手还好,只是一名周天境10阶圆满的对手,但从第二轮开始,对手却已经是一名拥有入微境初阶的真正修士。

    等到第三轮,对手的实力已经提升到入微境4阶。

    方墨将自己体内的法阵提升到3星级的标准,多花了些力气,才击败了这名对手,成功闯入第四轮。

    回头一看,前三轮过后,参加正赛的过千名参赛者现在已经被淘汰得只剩下128名。

    而好不容易闯过预赛、包括他在内的7名开天剑门附属高中的学生,现在就仅仅只剩下他1名而已。

    当然,并不意味着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留在比赛的学生只剩下他1名。

    在正赛开始后,学校又派来了5名拥有直邀名额的学生。

    他们并不像方墨他们这样,被戈薇塔限制,只允许使用开天剑气功法,而且他们的平均实力本来就更高,所以三轮过后,还剩下了3名。

    这样加上方墨,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的参赛学生还剩下总计4人。

    在128人里面,4个人或许并不多,但相比很多同样来参赛的高中以及中级修行学院来说,却已经是非常出色。

    第四轮的时候,方墨遇到了一个特殊的对手。

    “你叫方墨?我听说,你公开表示,相比起加入开天剑门,更想加入一家联邦学院?”

    说完这句话,方墨这名对手轻蔑地看了方墨一眼,冷哼一声。

    “我看你根本是因为开天剑门看不上你,然后觉得太丢人,所以抢先说自己不想加入开天剑门吧?哈,你以为,你的水平开天剑门看不上,联邦里真正的高等修行学院就看得上?”

    方墨莫名其妙地看着这名对手。

    刚才上台之前,听介绍说,这名对手叫古利特,是哈坦根学院附属高中派来的参赛代表。

    或许是因为把自己代入到哈坦根学院学生的缘故,他才会摆出这样一幅趾高气昂、居高临下的模样?

    “看不看得上,好像也不是你说了算吧。”方墨耸耸肩道。

    “哼,我嘴上说了不算,但是我手上的飞剑说了就算!”

    古利特手一扬,一柄飞剑握在手中。

    “方墨,听说你对自己的炼器天赋很自信,之所以不想加入开天剑门,就是看不上开天剑门的炼器水平。那么你能不能看得出来,我这柄‘血色浪漫’的特殊之处?”

    神经病!

    方墨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麻蛋,飞剑这种东西,光看外观鬼才看得出来,因为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内部的核心法阵,不是拿到手里好好探查一下的话,怎么知道它特殊在哪儿?

    难道是因为这柄飞剑剑身红得像是涂了一层血?

    想是这么想,方墨还是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凝聚在那柄飞剑上。

    现在他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无论碰到什么修士武器,尤其是飞剑,总会情不自禁地仔细观察一番。

    这一眼望去,他顿时双目一凝,察觉出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