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般人看到血色浪漫这柄飞剑时,首先注意到的,当然是它的特殊外观。

    这是一柄从头到脚,剑身、剑柄,连同上面的花纹都呈现出一种血红色的飞剑。

    因为它的颜色非常深,又很细,配合它上面狰狞奇怪的花纹,握在手中的时候,乍一看甚至有点儿像是握住了一根粗壮的血管。

    这样外观设计的飞剑很少见,因为大多数人需要的飞剑外观都会要求尽量漂亮、华丽,又或者尽量简洁实用,很少会有人会把自己经常使用手持的飞剑弄得外观这么狰狞,甚至看起来有些恶心。

    然而这个外观并不重要,真正引起方墨注意、并察觉到不对的,只是他在观察血色浪费飞剑的时候,竟是隐隐地从里面感受到了一丝丝极其特殊的元气能量波动。

    可以肯定,现在古利特并没有催动内息激活血色浪漫飞剑,因为飞剑外表上看不到属于内息的特殊光芒和波动。

    那么这透出来的一丝丝特殊的空间能量波动,理应来自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

    方墨微微皱起眉头。

    能够自动吸纳周围空间中的元气能量,并形成循环的核心法阵当然是有的,或者说如果刻意这样设计的话,有很多法阵都可以做到这样。

    但在设计飞剑乃至大多数修士武器器具时,设计师通常不会这么干。

    因为这样设计出来的法阵非常难以掌握,对持有者自身内息和核心法阵的默契配合程度要求很高,并且因为内部法阵的自主性,导致它的特性会经常发生变化。

    作为一柄会被长期使用的飞剑以及其它修士武器器具来说,这样的设计显然会带来极大的不便。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人这么干。

    如果长期持有这样一柄飞剑,彻底摸清楚了其中法阵的变化规律,达成极高的默契程度,那么持有这柄飞剑的修士,就更容易配合飞剑发挥出更强的实力。

    只不过一名修士的实力终归会不断提升,而飞剑自身却没办法提升,就算有也极其有限,所以正常情况下,没有哪名修士会专门请人设计这样一柄飞剑,因为太浪费时间精力,得不偿失。

    但是这柄血色浪漫,很显然就是这样的一柄飞剑。

    除此之外,让方墨察觉到不对的,还有血色浪漫飞剑里散发出的元气能量波动,和之前他见过的任何一柄飞剑都不相同,总给他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这柄飞剑你用了几年了?”方墨问。

    “哦?”

    古利特似乎很意外方墨问出这个问题。

    “看来你还真的有些本事,居然察觉出了血色浪漫的特殊。不错,我小的时候就已经拿到了它,现在已经用了整整十年。哈,不怕告诉你,我和血色浪漫已经几乎融为一体,当我握着它的时候,就能发挥出远超自身境界的实力。我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同境界之内,我就是无敌的!”

    古利特一脸自豪地说出这段话,声音很大,传了出去,立即引起了擂台下一群观众议论纷纷。

    因为方墨受到关注的缘故,他参加的每一轮比赛都有不少现场观众,这一轮也不例外。

    现在看到古利特拿出这么一柄外观实在恶心人的飞剑,然后还得意洋洋地表示自己同境界无敌,不少观众便忍不住毫不留情地对他吐槽。

    “什么狗屁同境界无敌,有种去和入微境10阶圆满的人打啊,看你打得赢不?”

    “吹牛吧,拿一柄飞剑就同境界无敌了?我看你打赢的人都是被飞剑恶心输的。”

    “就是,这玩意也算是飞剑?我还是第一次见过长得这么丑的飞剑,拿着它我都嫌丢人。”

    ……

    古利特显然早就习惯了被人吐槽手中飞剑的外观,听到台下观众们的吐槽,不仅没有任何脸红,反而更加得意。

    “哼,一群只懂得以貌取剑的废物,又懂得什么?”他向方墨招招手。“喂,方墨,来吧,如果你能打赢我,那就证明你有资格进入我们哈坦根学院。当然,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方墨摇摇头。

    “或许你拿着这柄飞剑的确有可能做到同境界无敌,但我必须提醒你,如果你一直拿着它,你恐怕一辈子都无法突破现在的境界。”

    古利特皱眉扫了方墨一眼。

    “你在说些什么鬼话。怎么?你是怕了?想让我丢掉血色浪漫来和你打着一场?哈,你以为我真的这么蠢?”

    方墨摇摇头,懒得理他。

    他刚才那句话可不是骗古利特。

    修士的修炼,其实说穿了就是一步步突破极限。

    从最初的锻体、育气,达成周天,到突破周天达成入微境,成为真正的修士,随后接下来一步步继续突破境界,就是一个不断突破极限的过程。

    而古利特现在拿着的这柄血色浪漫飞剑固然很特殊,古利特和它长期配合的默契也非常棒,能够发挥出强大的威力,让古利特甚至可能做到同境界无敌。

    但这却恰好也限制住了古利特。

    为了配合血色浪漫,古利特这些年相比一直都在调整自己的功法、内息运转,甚至连体型之类的细节都一并调整。

    这样做虽然让他和血色浪漫的默契度很高,却也让他再难以突破自己的极限,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如果古利特还认识不到这一点,搞不好这辈子都只会停留在入微境。

    当然,方墨很清楚,古利特绝对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再说他也和古利特不熟,犯不着那么苦口婆心地去劝他。

    他向古利特招招手。

    “既然你等不及了,那么来吧。”

    古利特双眉一扬,哈哈大笑。

    “很好,你终于不说废话,愿意像个男人一样战斗了!”

    “我什么时候不像男人了,明明是你这货一直在废话好不?”方墨心里默默吐槽一句,却懒得去接这个话。

    见方墨不接话,古利特也觉得没劲,脚下一动,一剑刺了过来。

    他的剑法也相当出色,运转灵活、招式变幻快速,并且和他的身法配合极其默契。

    看样子用血色浪漫久了,他早已经摸索出一整套配合血色浪费的功法来。

    这的确让他发挥出了远比同境界同阶对手的强大实力,如果方墨只是一名正常的入微境2阶修士,和他交战,只怕坚持不过十几个回合就会落败。

    但要比特殊,方墨只有比古利特特殊更多倍。

    凭借着在武馆担任陪练的丰富实战经验,方墨在外功武技功法上或许没有那么出色,但经验却能够让他总是在关键时刻避开,不至于被真正击中。

    而且丰富的战斗经验,也可以帮助他更好的节约战斗中的体力和内息运用,论起消耗自然也不会弱。

    虽然看起来他一直被古利特逼得不停闪避、退让,看起来处于下风,甚至有些狼狈,但实际上却并没有遭遇太多威胁。

    不过战斗也并不轻松。

    古利特手中的血色浪漫飞剑果然十分特殊,当他正式开始攻击,使用内次激活飞剑内部核心法阵后,血色浪漫表面血色更加浓重,散发出的异常元气能量波动也更加剧烈。

    每一次和血色浪漫正面触碰,甚至仅仅只是靠近,方墨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都会受到一点儿影响,出现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方墨就差点儿因此失手被飞剑直接刺穿。

    后来虽然因为警惕了,受到影响没那么明显,但每次都会受到这个影响,依然让方墨在战斗中很难完全发挥实力。

    难怪古利特号称自己手持血色浪漫,就能做到同境界无敌。

    这柄飞剑的确十分特殊,竟然能够利用法阵激发的元气能量影响到精神,从而影响对手的判断以及对肉身的控制,甚至还能影响到内息流转和对元气能量的操控。

    使用血色浪漫对敌,就相当于一开打就给对手上了个“虚弱”的负面状态,自然占尽优势。

    方墨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飞剑,这样的核心法阵,意外之余,也觉得十分新奇。

    关于这一类核心法阵,他以前在阅读精英图书室里的某部炼器典籍时曾经提到过,但说明并不详细,方墨了解也不多。

    现在亲身接触到,他可不愿意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打算好好体验一下。

    虽然因为受到血色浪漫飞剑影响,方墨现在很难完全发挥出完整实力,但人体飞剑炼成功法相对于其它功法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是把人体当做一柄飞剑使用,所能发挥出的威力主要取决于自身强度以及核心法阵,并不太受外界影响。

    何况方墨在第一次接触体会到血色浪漫飞剑能够给自己添加“虚弱”后,便立即转换了经脉中的核心法阵,变为主要稳固内息、强化阵法核心的阵法,谨守自身,尽量不受血色浪漫飞剑影响。

    这样缠斗一阵后,古利特见自己居然久战不下,闷哼一声,血色浪漫上陡然爆出一团血雾一般的气息,霎时间将方墨和他两人同时笼罩在内。

    与此同时,方墨闪电般伸出手,却是后发先至,竟然徒手一把抓住血色浪漫那犹如血管般浓烈深红的剑身。

    手掌刚一触碰剑身,无数异常强烈的元气能量波动从剑身上传来,方墨只觉得自己脑袋仿佛被大锤狠狠命中,精神受到强烈震荡,一时间眼花缭乱,面前幻象群生,耳旁无数凄厉的喊叫声传来,仿佛一瞬间被无数怨鬼厉魂缠绕索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