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方墨依然心神震荡,差点儿便手上都抓不稳,甚至差点儿连维持经脉内的内息运转都维持不住。

    如果出现这种结果,那么以他现在没有受到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加持的肉身强度,势必挡不住血色浪漫的锋利,只怕这一剑就要受到重伤。

    还好人体飞剑炼成功法毕竟不同于其它功法,虽然内息受到影响震荡,但方墨提前布置好的核心法阵依然能够完整起到作用,迅速帮他恢复正常。

    方墨眼神一缩,手上用力,继续抓紧血色浪漫剑身,一道内息换做剑气,强行破开血色浪漫外层防御,直刺剑身核心。

    古利特见方墨居然胆敢用手直接来抓血色浪漫,忍不住发出一声大笑。

    他很清楚血色浪漫的威力,距离越近,其中核心法阵所造成的影响越强烈,现在方墨居然徒手来抓,那受到影响必然最为强烈,就算不直接被砍断一只手,也肯定再也不能继续抵抗下去。

    “简直是找死!”

    古利特大笑中一剑劈下,却愕然发现,方墨不仅用手牢牢握住血色浪漫,身子更是纹丝不动,就连手掌也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他就好像一剑砍在了一块石头……不,砍在了一块铁上。

    与此同时,他还能清楚感应到,方墨手掌上传来极其锋锐、恍若剑气一般的强悍气息,瞬间已经击穿他布置在血色浪漫上的内息防线,却很奇怪的并没有继续顺势向古利特发起冲击,而是停留在剑身之内。

    “这个家伙在干什么?”

    古利特心中疑惑,片刻之后明白过来。

    “肯定是他抵抗血色浪漫阵法侵扰就已经拼尽全力,根本没有余力继续进攻。”

    想到这里,古利特心中大定。

    他之所以敢号称自己同境界无敌,就是因为手持血色浪漫,他不惧怕和任何人硬拼,因为对手一定会被血色浪漫结合自己的功法全面压制。

    他冷哼一声,催动内息,继续全力激发血色浪漫飞剑,等待着方墨迟早坚持不住,被彻底摧毁。

    两人一人抓着血色浪漫的剑柄,一人抓着剑身,开始直接通过血色浪漫的剑身硬拼内息,一时间竟是都站在擂台上一动不动,只剩下血色浪漫剑身继续向外散发着血红色的诡异光芒,将两人都包裹在内。

    台下观众大多都是懂行的,看到面前情形,自然知道两人已经到了最直接也最凶险的直接比拼内息的程度,不由看得更加紧张起来。

    因为到了这个地步,双方比的是最基本的内息强度,没有任何花招可用,而一旦落败,受到的伤害也最直接、最严重,轻则经脉受损,重则甚至直接丧命也有可能。

    擂台边上的工作人员已经悄悄叫来了这次比赛专职的医护工作人员,准备有人落败后,第一时间上去抢救。

    虽说两名修士比拼,出现受伤甚至直接死亡很常见,但这毕竟是学院联合协会举办的选拔大赛,万一弄出人命,被媒体大肆报道出去,可不是什么好影响。

    然而台下众人还在紧张兮兮的时候,台上的形势却又发生了变化。

    被血红色光芒笼罩的两人中,方墨忽然动了动,握住剑身的手猛地爆出一团更加深红浓烈的气息,下一刻,血色浪漫飞剑释放出的血红色光芒突然就变得迅速稀薄了起来。

    只是一会儿工夫,光芒褪去,露出两人完整身形,依然被两人紧紧握住的血色浪漫飞剑剑身上光芒完全消失,露出本来面貌,再不能给人一种恶心诡异的感觉,其实也就是一柄长得难看的飞剑罢了。

    众人顿时愕然。

    发生了什么?

    看这个样子,好像……是方墨拼赢了?

    擂台上,方墨松开握住血色浪漫的手,看向对面一脸失魂落魄地古利特,笑了笑,后退一步。

    过了一会儿,古利特抬起头,呆呆地看着方墨。

    “你……做了什么?”

    方墨微微一笑:“我只是想办法给你这柄飞剑里的核心法阵做了点儿手脚,让你无法完全激活法阵罢了。”

    “不……不可能,你怎么……怎么能做到这种事情?”古利特摇着头,显然不信。

    可是握在手中的血色浪漫任凭他如何使用内息催动,却没有半点儿反应,再没有之前握在手中时那种浑然一体的感觉,却让他不能不信。

    台下众人听到方墨的回答,也都露出惊讶表情。

    这个家伙在说什么?

    他居然对古利特手中那柄诡异的飞剑动了点儿手脚?

    他怎么动的手脚?

    “你不用管我怎么做到,事实就是我做到了。”方墨耸耸肩,冲古利特招招手。“怎么样?还要继续吗?”

    古利特低头看看手中依然毫无反应的血色浪漫,再抬头看看方墨,依然一脸失魂落魄,似乎失去了血色浪漫的浑然一体,就好像连自己的神智都丢失了一般。

    看到他这副模样,方墨摇了摇头,走过去,抬脚。

    “砰——”

    古利特像根木头一样,就那么被方墨一脚踢中腰部,然后直接被踢飞出去。

    还好他终究是入微境的修士,基本的实力还在,落地的时候勉强还能维持住身形,站住身子。

    但瞧他那副呆呆的模样,恐怕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过来了。

    方墨瞥了台下的古利特一眼,心想这个家伙使用血色浪漫飞剑久了,已经被这柄飞剑严重限制了住了自己,几乎已经要变成它的傀儡。

    现在方墨破坏掉血色浪漫内部的核心法阵,让他不能继续使用这柄飞剑,如果他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好好反思一下,摆脱这柄飞剑的限制,将来倒还有可能继续获得突破。

    如果不能,那他一辈子也就只能停留在入微境罢了。

    当然,方墨可不会跑去跟他苦口婆心地进行教育,先不说古利特听不听得进去,毕竟……

    “我又不是他爹。”

    见裁判宣布因为古利特掉落出擂台,自动宣布落败,方墨便施施然走下擂台。

    擂台下的观众见到方墨下来,自觉地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众人看向他的目光变得更加古怪,经过刚才一战,方墨在他们眼中的形象更多了一丝神秘色彩。

    这个家伙……记得之前在新京传媒对他的专访上表示,他之所以没有选择进入开天剑门,而是想要加入一家联邦修行学院,原因是对炼器方面更感兴趣。

    那么刚才他说自己对血色浪漫飞剑做了点儿手脚,然后让血色浪漫无法使用,难道就是凭借他的炼器实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证明他的确在炼器方面的能力和天赋都非常强,那他看不上开天剑门的炼器能力倒还算可以理解。

    他们却不知道,对于方墨来说,破坏血色浪漫飞剑的核心法阵其实算不上多有难度的事情。

    这柄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虽然十分特殊,但方墨在刚才花了点儿时间探查清楚后,就发现它其实只是特点鲜明,实际上法阵缺陷还很多,相比起方墨之前直接接触过的飞剑并没有强上太多,破坏起来也并不更难。

    古利特之所以刚拿着它就号称同境界无敌,无非是他之前遇到的对手,并不能像方墨这样,在血色浪响下还能稳固自身罢了。

    当然实际上他这句话也是吹牛居多,起码方墨敢肯定,如果古利特碰到还未破境之前的苏方,那就绝对不可能打得过。

    方墨没有理会周围观众怎么想,下了擂台后,拒绝掉围过来的媒体记者们提出的采访要求,径直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决定趁着下一轮比赛前的空隙先休息一会儿。

    并没有睡着。

    方墨躺在床上,思索着刚才在血色浪漫飞剑中探查到的那个核心法阵。

    那个核心法阵的确缺陷不少,本身品质也算不上特别高星级的法阵,如果拿去评定的话,大概也就是3星级的样子。

    但它又的确特殊。

    这是方墨第一次接触到这种能够直接影响精神,相当于给对手增加一个“虚弱”负面状态的法阵。

    它的设计思路和整体法阵构造都和方墨之前接触到的那些法阵很不一样,非常具有研究价值。

    方墨在脑海里盘算了一阵,觉得还是不够清晰,干脆打开个人终端,在虚拟屏幕上将刚才探查到的那个法阵复刻出来。

    但他复刻的仅仅只是一个图样,具体法阵内各个区段的布置、各个节点的参数设定、乃至每条阵法线的互相接驳方式,他当然不可能在短短的战斗中进行的探查中,就查探得清清楚楚。

    现在他需要一点点自己摸索出这些细节,这才能算是将整个法阵完全吃透。

    至于如何配合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将阵法镶嵌在自己体内起到作用,那又是下一个阶段的事情了。

    好在方墨这段时间经常会做这种事情,早已经十分熟练,而且他很喜欢这种沉迷于研究的感觉,并不觉得累,反而兴致勃勃。

    这样研究了一会儿后,面前的虚拟屏幕上忽然探出通讯请求提示。

    发现是冯笑格发来的,方墨选择接通。

    冯笑格那张充满得意洋洋笑容的脸刚一露出来,便向方墨高兴地大喊道:“嘿,方墨,钱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