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钱?”

    方墨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冯笑格说的钱,当然就是之前方墨向他开口借钱那回事。

    “哦?太好了,怎么搞定的?”方墨赶紧追问。

    “和我之前跟你说的差不多。我已经跟爸妈说好了,让他们把我下半年的零花钱都提前预支出来,再加上我之前从你这里拿到手的中介费还剩了点儿,总之能凑个50万出来。”

    “下半年的零花钱?”方墨嘴角抽了抽。

    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只是半年的零花钱就有好几十万。

    “喂,方墨,我可跟你说啊,爸妈说了,既然我预支了零花钱,那么下半年他们一分钱都不会给我。你要是下半年不帮我再干点儿活,让我赚点儿中介费,我下半年就要变成穷光蛋了。”

    方墨哈哈一笑:“放心,只要你能找来活,我都会完成得漂漂亮亮的,保证你还有钱赚。再说我也会有收入,能还你钱。”

    “嗯,那倒也是,以你小子的本事,赚钱不难,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把钱还上。”

    “嗯,那除开你的50万,剩下的钱呢?”方墨又问。

    “我跟妍姐说过了,她答应至少可以拿出50万来,如果你实在需要,周转不开,她还可以想办法再帮你多弄点儿,最多可以争取到100万。喂,方墨,妍姐对你可真好,我之前有一次找她借钱,她最多只答应给我10万,结果现在你一开口,她就肯帮你弄100万。说,你和她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方墨白了冯笑格一眼。

    “能有什么关系?她肯借我这么多,大概就像你刚才说的,相信我有还钱的能力吧。”

    “嗯,这倒是。要是觉得你没本事,还不上钱,妍姐肯定不会平白无故一口气借你这么多。你小子又没有长得那么帅。”

    方墨只能再白了他一眼。

    “行了,那剩下的呢?你上次说能向马哥再借点儿?”

    “对,马哥那里我也去说了。大马他……”说到这里,冯笑格有些犹豫的样子,似乎有些为难。

    “怎么了?他不肯借?”方墨问。“嗯……那也正常,毕竟我就和他见过一面,并不熟。”

    “不不不,大马他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他不是不肯借,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他说,平白无故的借钱给你,反而会让你欠下他一个人情,这样不好,他不喜欢,所以他提出了另外一个方案。”

    方墨哦了一声,心想这个马远宁还真是挺有个性。

    他不愿意借钱给方墨,让方墨欠他人情,这个想法方墨很喜欢,因为方墨也很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从小一个人生活,让方墨早就养成了什么事情都尽量自己解决的习惯,欠人情这种事情,能少就少。

    “什么方案?”方莫问。

    “大马说,你上次帮他改良后的那批飞剑效果很好,正好他也打算再找你帮忙,对另外一批飞剑做一些修复改良,所以这次不算他借你钱,而是先预付给你50万,以后从报酬中抵。你觉得怎么样?”

    方墨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马远宁提出的这个方案倒是不错,这50万只能算是预付款,虽然也算是他帮了方墨一个忙,但相比起纯借钱给方墨,这个欠下的人情就要小得多,双方货款两讫后,谁也不欠谁,比较公平合理。

    “可以,那就替我转告马哥,等我参加完这次选拔大赛,中间会有两到三个月的空闲时间,可以随时听他调遣。”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见方墨答应,冯笑格松了口气,随即好奇地向问道:“喂,方墨,说起选拔大赛,我最近可是看到新闻了,你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不去开天剑门,而是想加入联邦学院,真的就像你说的那样,只是为了去学炼器?”

    “对,就是为了去学炼器。”方墨点头。“你看,我靠炼器的本事才能赚这么多钱,才敢向你、卓妍和马哥借这么多钱,如果能够好好深造一下,将来说不定能够成为一名炼器大师,那时候赚钱就更容易了不是?”

    “唔……虽然我更喜欢修行,但这是你的事,我没什么意见。其实这样也好,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将来一定能成为一名炼器大师,到那时候,说不定就是我和妍姐,还有大马来找你帮忙了。”

    方墨哈哈一笑:“希望能有那么一天。”

    两人又闲扯一阵,结束了这次通讯。

    看着恢复黑暗的虚拟屏幕,方墨在心里盘算了一下。

    有了冯笑格答应的50万、卓妍答应的50-100万,马远宁答应的50万或者更多的预付款,那么用来赔付开天剑门的违约款不成问题。

    如果开天剑门方面看过戈薇塔转交过去的测量仪核心法阵改良方案后,答应了方墨提出的交易,那么又可以再抵消部分。

    这样一来,这个违约金对方方墨就不构成什么压力。

    唯一麻烦的,也就是接下来和开天剑门的交涉了。

    “诶,到时候再说吧,反正这事都已经公开了,想来开天剑门也不敢公开为难我,除非他们以后不在地球联邦招募弟子,不然就是自坏名声。”

    “相比起担心这些,还是继续努力提升自己更为重要。只要变得更强,那就不是我找开天剑门商议,而是开天剑门主动找我。”

    方墨放下那些毫无意义的顾虑,伸出手指点亮虚拟屏幕,重新将精神集中在刚才绘制的那个核心法阵图上。

    ……

    ……

    接下来的两轮比赛比较平淡,方墨无惊无险地战胜了对手,顺利地进入到了第七轮正赛,也进入了16进8的关键一轮比赛。

    到了这一轮比赛的时候,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派来的学生代表中,又有两名在前两轮先后被淘汰出局,只剩下方墨和另外一名名叫丁通的学生。

    方墨对丁通有点儿印象,因为他曾经在高二时的一次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上淘汰过方墨,后来在那次大会上还一路杀到内部评定等级9级,大大的出了一次风头。

    只不过上了高三后,他的修行进度减缓,之后的两次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便表现没有那么亮眼,不过依然能够保持在8级。

    这是一个比较尴尬的等级,因为刚好够不上直接被开天剑门招募的等级,却又比其他同学明显胜出一筹。

    好在他还有机会,那就是在这次选拔大赛上表现出色,就能够被开天剑门额外看中,被招募进去。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丁通在比赛中拼得很凶,上一轮他遇到的一名对手其实和他境界相同、水平相仿,却因为不如他狠,最终落败,让他在5名获得正赛名额的同学中脱颖而出,成为唯一剩下的那个。

    但这显然对他来说还不够,毕竟只是进入选拔大赛的16强算不上什么特别出色的战绩。

    想要更引人注目,乃至引起开天剑门的特别关注,起码也要闯入前八、乃至夺冠最好。

    与是方墨在看到丁通的时候,发现他依然一副战役高昂的模样,也就不奇怪了。

    “方墨,虽然大家是同学,但既然在这里碰上,那我不会对你客气。”

    这一轮方墨的对手,就是丁通。

    对于这轮比赛,双方都很重视。

    对于丁通自不用说,对于方墨来说一样重要。

    因为按照学院联合协会在赛前公布的规则,进入选拔大赛8强的参赛者,将会全部获得由学院联合协会统一给出的保送名额。

    拥有这个保送名额,可以在学院联合协会名单之中的任何一家修行学院保送入学。

    也就是说,方墨只要赢了这一轮,就能直接获得保送名额,甚至可以在哈坦根学院和沃尔夫大学这两所最出名的修行学院中任选其一。

    因为这个目的,方墨当然不会再有任何保留。

    “用不着客气。”方墨冲丁通笑笑,随后却又叹了口气。“只是有些可惜,这场过后,我们学校就只能剩下一个人留在这个赛场上。要是可能的话,我真想让这场比赛留到决赛。”

    丁通嗤笑一声:“既然已经是这个结果,多说无益。来吧,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之前几次学校内部比武大会故意隐藏实力,但今天我们站在一片赛场上,我必须提醒你,再隐藏实力也毫无作用,否则到时候被我打成重伤,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方墨耸耸肩:“我当然不会客气,毕竟我想进入修行学院学习,进入8强奖励的保送名额对我来说很必要。”

    “哼,进入8强,对我加入开天剑门也很重要!”

    丁通冷哼一声,不再和方墨废话,听到裁判宣布比赛开始,脚下一踩,身子疾驰过来,一拳轰向方墨。

    和方墨之前几轮遇到的对手不同,丁通却是不用武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