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赛的擂台不远处,是飚龙武馆专门为特邀贵宾准备的特殊观战席位。

    此时在这个席位上的观众,大多都是联邦各大学院派来的观战代表以及学院联合协会的高层。

    这个席位位置最好,能够很方便地居高临下,看到正在进行的8场比赛的擂台,也可以通过席位面前配套的虚拟屏幕,非常方便地切换8场比赛各自的比赛镜头。

    此时特殊观战席位上的众人不仅将注意力投注到了远处的擂台上,也会不时切换一下面前虚拟屏幕上的显示画面,进行更加细微的观察。

    作为联邦各大学院派来参加这次选拔大赛的代表,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从这次选拔大赛中挑选出够资格进入自己代表学院的参赛者。

    而现在选拔大赛已经到了16进8的尾声,更是各大学院关注的重点。

    能够从数千名年轻的参赛者中脱颖而出,最终进入前16名的,当然每一名都是联邦内最杰出的年轻天才。

    但想要从这些天才中获得最好的那一个,却还需要更多的观察。

    哈坦根学院院长秘书处第二秘书雷根?哈佛瞥了一眼远处第6号擂台上正在进行的激烈战斗,随即将目光重新转回到4号擂台,同时低头在面前的虚拟屏幕上点了两下,将显示画面切换到4号擂台。

    4号擂台,正是方墨和丁通正在战斗的擂台,此时两人刚刚开始交战不久,目前的形势是丁通主攻,方墨依然和之前数论战斗中一样,先选择守势。

    看了一小会儿后,雷根转头看向右手边,发现坐在他旁边的沃尔塔大学代表奥尔布拉格此时同样正在关注着4号擂台。

    “嘿,奥尔布拉格,你也看中那个叫方墨的学生了?”雷根笑问。

    奥尔布拉格转头看向雷根,又扫了他面前虚拟屏幕一眼,笑了笑,忽然反问道:“雷根,你觉得,这个小子说不想加入开天剑门是真的吗?”

    雷根楞了一下,摸着下巴想了想,点头道:“我觉得应该是真的。以他这些天表现出来的能力,绝对是够资格进入开天剑门的。如果他自己也愿意加入,那么根本没必要公开表态,等着开天剑门招他就好了。怎么?你觉得他没说真话?”

    “不,我倒是不怀疑他不想加入开天剑门。只是……”奥尔布拉格转头看向远处4号擂台上的战斗,皱起眉头。“我总觉得,这个小子的真正目的,并不像是为了学习炼器,倒像是为了自己不加入开天剑门找个借口。”

    “哈?”奥根诧异地看着奥尔布拉格。“除非他是疯了!他为什么这么不想加入开天剑门?我可是已经确定了,他如果选择不加入开天剑门的话,就要面临数百万的高额赔偿。”

    “别问我,你应该去问那个小子。”奥尔布拉格耸耸肩。

    奥根皱眉看了看远处还在战斗中的方墨,想了一下,摊开手。

    “就算他是故意的又怎么样?反正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的修行天赋毫无疑问,至于在炼器上面的天赋能力嘛,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全展现,但我可以确定同样不错。你们沃尔夫大学如果看不上他,那就太好了。我们哈坦根学院要定了。”

    “我可没说过我们不要。”奥尔布拉格笑着摇摇头。“既然他的天赋已经展露无疑,那我们为什么不要?”

    奥根撇撇嘴:“切,就知道你们这群沃尔夫的家伙总喜欢口是心非。既然大家都想要,那就老规矩吧。”

    奥尔布拉格点点头,重新将注意力放到正在进行的比赛上。

    ……

    ……

    “砰——”

    丁通一拳轰在方墨架在胸口的胳膊上,却感觉自己像是轰中了一块钢板,别说对方墨造成什么损伤,自己的手反而被强大的反震力震得生疼。

    他很郁闷。

    和方墨交手已经超过五分钟了,看起来从头到尾都像是他在单方面进攻,围着方墨狂风骤雨般连续拳打脚踢,但实际上却是方墨防守得滴水不漏,从头到尾没露出任何破绽。

    更重要的是,方墨这个小子也不知道修行的到底是什么功法,肉身强度高得惊人。

    丁通在他身上打了那么多拳,踢了那么多脚,却没能让他受半点儿伤,依然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这让丁通甚至对自己的实力都产生了一丝怀疑。

    难道是他的拳脚太弱,所以连伤到方墨都做不到?

    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丁通对自己的实力很清楚。

    他现今已经到了入微境4阶的水准,在学校里虽然比不上那些9级10级评定的天才,更加比不上现在已经离开学校的苏方,但这个实力境界,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顶尖。

    而方墨之前在学校里默默无闻,就算之前刻意隐藏实力,但光从气息判断,他最多也不过就是入微境低阶的家伙,绝不可能强过他。

    然而现在事实就是,他拿方墨还真没什么办法。

    如果丁通知道方墨现在在想什么,一定会更加郁闷。

    实际上,方墨在拿丁通做一个实验。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像丁通这样不拿武器,只用拳脚功夫的对手,方墨觉得机会难得,正好尝试一下之前一直没什么机会尝试的各种防御型法阵。

    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可不是只能加持攻击型法阵,因为它的本来目的,就是将人体炼成一柄飞剑,成为最终的“剑人”。

    但飞剑种类繁多,作用不一,可不全都是用来攻击的。

    很多飞剑的功能就是用来防御,阵法展开后,可以吸纳元气能量,强化飞剑不说,甚至还能张开元气能量护盾,为持剑者提供额外防护。

    虽说这很违背飞剑这种典型攻击型武器的原意,因为这样还不如用专门的防御型修士器具。

    但整个银河系修士数量甚至上亿,出现什么样的需求都不奇怪。

    方墨之前虽然通过各类典籍学到过类似法阵,但很少有机会在实战中使用,现在抓住和丁通交手的机会使用出来,觉得效果……嗯,马马虎虎。

    和攻击型法阵带来的增益加持一样,防御型法阵带来的防御属性提升也是看阵法的。

    不同的阵法带来的效果全然不同。

    通常来说,星级越高的法阵效果越强,但因为法阵的设计目的不同,起到的具体效果也有所不同,并不是2星级的法阵就一定比1星级的好用。

    这一点体现在防御型法阵上,却要比攻击型法阵来得更加明显。

    在经脉内布置下一个1星级的基础强化法阵,确认丁通的拳脚并不会对自己造成太大杀伤后,方墨便开始“玩”了起来。

    的确是玩。

    因为丁通很难直接伤到方墨,所以方墨可以在确保自己肉身强度足够、加持的防御型法阵也足够抵御攻击的基础上,不同的变幻法阵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

    他甚至有闲心在战斗中对各种法阵进行小范围的修改,以此来验证各种效果。

    这样一来,他和丁通的战斗,落在外人眼中,就变成了他在单方面挨打。

    这样又“挨打”了几分钟,丁通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脚下用力一跺,身上爆出一团明亮的土黄色光芒,一拳轰来,整条胳膊仿佛都在一瞬间粗壮了一圈。

    方墨吃了一惊,心知丁通一定用出了什么特殊功法,短时间内提升了自己的攻击力,于是不敢怠慢,眨眼间已经在体内布下另外一个2星级法阵——元气波纹法阵。

    这个法阵的效果和之前法阵略有不同,它的设计目的,主要是用来抵消部分元气能量冲击,将一次性的攻击分解为数次不同波段,从而可以让飞剑不会在短时间内承受过于猛烈的冲击,更好的保护剑身。

    现在用在方墨自己身上,便让他接下丁通这一拳后,法阵生效,只感受到丁通拳头上的肉身力量之外,便感觉到一股股密集不停、波浪一般的元气能量冲击。

    虽然还是不很好受,但却容易接下来多了。

    见一拳居然没有击退方墨,丁通心里有些吃惊。

    他这一拳可是用上了禁忌功法,不仅强行提升内息,还能强行强化肉身,发挥出正常情况下3倍的力量。

    代价是内息消耗急剧加快,肉身负荷过重,一战过后,起码要在床上躺上3天。

    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能够更快解决方墨,就能让肉身受损更小,那还有希望在下一轮比赛之前恢复过来。

    然而第一拳下来,方墨竟是没什么意外地挡下了,实在出乎他意料。

    但这时候也没有后退的余地,为了能够进入开天剑门,他必须在这次选拔大赛表现出色,那么16强不够,起码也要进入8强。

    那么,就必须击败方墨。

    “给我去死!”

    丁通大吼一声,身上内息光芒更加强烈,胳膊仿佛又粗了一圈,这一拳比刚才更加猛烈。

    “轰——”

    方墨双臂抬起,架在胸前,刚好挡住丁通这一拳。

    极其凶猛的力量和元气能量双重冲击,竟是让他的脚硬生生在擂台上擦出了两条痕迹,向后生生被推开了好几米远。

    方墨皱眉低头看了一眼。

    他脚下穿的一双鞋因为丁通这一拳,在擂台上摩擦,整个鞋底完全磨损干净,连同里面的袜子都磨穿了。

    现在的他,基本是在光着脚底板站在擂台上。

    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带来的法阵加持,只能作用在他的肉身上,可以让他的脚坚硬无比,在擂台上摩擦数米连皮都没破,却是没法包住他的鞋和袜子。

    感受到脚底板传来的冰凉触感,方墨心中大怒。

    “靠,我特么今年过年好不容易狠下心、花了足足499块买的鞋,现在就这么被弄坏了!”

    珍贵的鞋被丁通弄坏掉的愤怒,让方墨再也懒得继续用防御型法阵和丁通慢慢磨下去,低吼一声,体内经脉中法阵变更,虽然依旧保留了一层防御型法阵,却另外布下一个3星级攻击型法阵,组成复合型法阵,反手也是一拳轰出。

    和丁通这一拳带出的强悍冲击力不同,方墨这一拳轰出,却是给人凌厉、锋锐的感觉。

    就像是一柄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