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方墨,你知不知道?选拔大赛在昨天结束了,知道是谁夺冠了吗?”

    方墨看着虚拟屏幕上一脸兴奋的冯笑格,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你以为我是被关在监牢里,所以连外面的一点信息都不知道吗?我起码还是能上网的好不好。”

    “切,真没劲。亏我听大马说的情况,还以为你彻底自闭,一点儿也不和外界联系呢。”

    “一点儿不联系的话,你现在是在干什么?不过我还真不知道是谁夺冠了,因为没空去看,告诉我,是谁?”

    “就是你原本在8强赛上的对手,那个飚龙武馆派出来的李星!”冯笑格大声回答。“而且他在决赛的对手是来自飚龙武馆的另外一个选手,也就是那个总喜欢穿着一身黑装酷的家伙,叫……对,叫吴迪来着。”

    方墨这下是真的有些意外了。

    “居然是飚龙武馆的两人会师决赛?那这次飚龙武馆真的出名了啊。”

    “对,他们两个会师决赛后,飚龙武馆的名气就彻底响了。据说他们在选拔大赛后公开招募了一期学员,然后报名的人一下就突破了一万!要知道那地方的学费可一点儿也不便宜的。”

    “嘿,那他们这次的广告打得真是成功。”方墨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谁都知道这次飚龙武馆派出李星、吴迪这两个人参加选拔大赛的目的,就是为了给飚龙武馆打广告。

    但几乎没人想到,他们两人最后会会师决赛。

    “对了,那他们俩有没有选择保送哪所修行学院?”方墨又想到一个问题。

    “没有。在决赛过后,他们两个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因为他们是被飚龙武馆培养起来的,所以不会加入任何一家修行学院,之后会继续在飚龙武馆任职私教,同时努力提升自己。”

    “哦。”

    方墨对这个答案并不感到奇怪。

    飚龙武馆派出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当然不会真让他们跑了,不然的话,岂不是给飚龙武馆打了个反向广告,人还还跑了,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想到这里,方墨便想到了开天剑门。

    对于开天剑门来说,方墨在选拔大赛上的表现其实就相当于给开天剑门打了个反向广告,方墨人还跑了,才真的算得上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过开天剑门毕竟和飚龙武馆不同,身为有数千年历史的修真门派,他的底蕴远比地球联邦上区区一家武馆强出数倍。

    失去一个方墨而已,对他们来说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损失。

    这也是之前方墨通过学校向开天剑门提出解约,并没有获得太多阻碍,顺利解约成功的主要原因——说到底,开天剑门并没有把方墨多么放在眼里。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方墨直接拿出了183万的毁约金,就算开天剑门想要找他的麻烦,也无从找起。

    而一口气拿出了183万违约金这一点,也是方墨现在会出现在这里的主要原因。

    “诶,方墨,要是你当时不弃权就好了。”冯笑格忽然叹了口气,续道:“你要是能在8强上干掉李星,那最后就很有可能夺冠诶,那样你就真的出名了。”

    “出名有什么好处吗?”方墨反问。

    “当然有了!你想想,这可是在选拔大赛上夺冠啊!这样一定会很出名的,我可是做梦都想要这样的机会!”

    “所以我问你,出名有好处吗?比如我最需要的,钱?”

    “这……”冯笑格顿时堵住了。

    他本想说出名了当然就有钱,可是转念一想,这终究只是学院联合协会为选拔学员而举办的一个小型比赛,虽然在地球联邦内还有不少人关注,但要说夺冠能出名……其实也当真出不了什么太大的名。

    毕竟,地球联邦内真正的那些修行天才们,要么将目标放在联邦外那些历史悠久、修行系统完善的大门派、大修行组织,要么就早就找好了师承,不需要进入学院学习,要么还有家族传承,同样不需要进入学院。

    总之,真正最顶尖的修行天才们,根本就不会跑来参加这次选拔大赛。

    在每次选拔大赛举办的时候,都有一些人会说,这其实是一场“挑剩下来”的战斗,意思就是参加这次选拔大赛的参赛者,都是被其它修行门路挑选之后,剩下来的一群“次天才”之间的战斗。

    这是实情,比如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拍出来的参赛学生代表,就是学校里内部评定等级最高不过8级的学生。

    最顶级的9或10级的学生,早就被开天剑门挑走。

    既然是一场“挑剩下来”的战斗,那么就算夺冠,也不会真的引起太多关注。

    李星夺冠能够给飚龙武馆带来不小的名气,因为大多数人并不觉得自己能够进入顶尖的修行组织,却可以交了钱就进入武馆学习。

    但这对于方墨来说却毫无意义。

    真的在联邦内大大出名的话,当然能赚到不少钱,但这个比赛就算夺冠,也压根算不上真正出名,自然赚到什么钱。

    “这……起码小小的出点儿名也不错嘛,再说学院联合协会还会奖励冠军5万……”

    冯笑格越说声音越小。

    他很清楚,5万块对于现在的方墨来说压根不算什么,他当然不会把这点儿区区奖励放在眼里。

    “5万?嗤——”

    方墨嗤笑一声,冲冯笑格摆摆手。

    “行了,休息时间结束,我要开工了。”

    “诶,等等。”冯笑格又叫住了他。“大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放你回来?”

    方墨将虚拟屏幕的镜头转了一个朝向,将他身后的景象摄录进去。

    “搞定这些就回去。”

    冯笑格一眼扫过去,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在方墨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仓库,而在这个仓库里,密密麻麻从地面到仓库顶端,堆放了满满的长条状木箱。

    就在方墨背后的几个木箱已经打开,显示出里面装着的全都是外观一模一样的几柄飞剑。

    “我靠,这……得有好几百飞剑吧?”冯笑格无比惊诧地看着那些盒装的飞剑。“大马这是把你弄去当苦力使么?”

    “总共一千柄飞剑,全部都得是我一个人搞定。”方墨耸耸肩,也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

    在结束了选拔大赛16进8和丁通的比赛后,他便接到了马远宁的直接通讯,告诉他有一个关于飞剑设计的活需要他尽快完成,预计总报酬150万。

    来之前方墨还在好奇到底是什么设计,居然会给他150万这么多,毕竟他现在对于独立设计4星级法阵还没太大信心。

    却没想到,来到这里后,马远宁竟是一口气丢给他这里放着的足足一千柄制式飞剑,然后告诉他,让他按照上次那个标准,对这一千柄制式飞剑进行同样的改造。

    这其实根本不是一个要求设计能力的活,因为所有的设计上次方墨已经搞定了,所以对于方墨来说,纯粹就是一个体力活而已。

    但马远宁指名方墨来干,不过相比起上次对那50柄飞剑每一柄2000联邦币的改造费用,这次降低为1500一柄。

    考虑到量大,而且无需额外花心思设计,更重要的是自己急需用钱,方墨几乎没什么犹豫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现在背负了支付给开天剑门的183万解约款,再加上原有的50多万欠款,总计接近240万,现在有机会挣150万,可没任何理由去挑剔。

    相反他很感激马远宁,因为如果不是他,方墨恐怕很难找到能够一下挣这么多钱的活来。

    “1000……”听到方墨的回答,冯笑格又抽了一口凉气。“那得干到什么时候去?”

    “呃……”方墨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其实也用不了太久。刚开始的时候慢了点儿,但我现在动作快了,一天能搞定100左右,后面可能更快,这样算下来的话,大概还有不到4、5天就能全部搞定。”

    “哦,那行,应该来得及。”

    “来得及什么?”方墨好奇地追问。

    “嘿,没什么,等你回来后,我再跟你细说。行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安心干活。”

    冯笑格冲方墨摆摆手,径直挂断了通讯。

    “搞什么鬼……”

    方墨嘀咕一声,却也懒得理会那么多,摇摇头,转身从盒子里取出一柄飞剑。

    先取了一份材料在手上,然后运用内息将材料融化,随后一掌按在剑身上,内息流转,熟练地将飞剑内部法阵几个节点参数做出修正,然后一点点将整个法阵做出相应更改。

    对核心法阵进行修改是个要求极其精细的活,方墨最初搞定一柄飞剑甚至需要半个小时,但现在做得多了,越来越熟练,一柄飞剑只需要甚至不到10分钟就能搞定。

    这样又连续搞定了几十柄飞剑,将它们装进盒子里后,方墨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抬头望向仓库的窗外,发现天色已经昏黄,看样子今天一天已经快要结束。

    他随手又从盒子里拎起一柄飞剑,放在眼前看了看,忽然心中生出疑惑。

    上次马远宁丢给他50柄一模一样的制式飞剑时,就已经让他很奇怪了。

    现在居然一口气给他弄来1000柄这么多,而且这些飞剑无论外观还是内部核心法阵的样式都完全一样,这就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了。

    什么人会需要这么多一模一样的制式飞剑?

    又或者说又有什么人会有资格装备这么大量的制式飞剑?

    方墨越看越心中生疑。

    “这玩意……该不会是军方制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