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型低空飞艇踩着气流落下,扬起一片灰尘和落叶,将周围的树木也吹得东倒西歪,树叶哗哗作响。

    不等飞艇落地,方墨已经一把拉开舱门,直接跳了下去。

    “行了,你们回去吧。”方墨转身向飞艇驾驶舱挥了挥手。

    这艘飞艇是被马远宁派来送方墨回家的,只不过方墨并没有让他们把自己送到京南市区,而是送到了市郊某处。

    飞艇驾驶员也向方墨挥了挥手,并没有让飞艇落地,直接重新起飞,迅速离开。

    看着飞艇消失在天际,方墨打开个人终端,发出讯号。

    等了不到两分钟,一艘豪华私人悬浮梭车从旁边窜了出来,刚好在方墨面前急停下来。

    梭车侧门打开,冯笑格从里面钻了出来,一把揽住方墨的肩膀,喜笑颜开。

    “嘿,你小子终于回来了。我差点儿就等不及,要去大马那里找你呢。”

    “那你恐怕找不到我。”方墨耸耸肩。“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在哪儿,但肯定不是你上次带我去见他的地方。”

    这次去见马远宁和上次被冯笑格带过去不同,无论是去还是回,方墨全程都是马远宁派人接送,中间没让他看到外面的任何风景,甚至连个人终端的定位系统都无法使用。

    马远宁解释这是为了保密,方墨起初觉得奇怪,但在后来见识到那1000柄充满军用品风格的制式飞剑后,却是信了。

    “大马有时候做事就是喜欢神神秘秘的。”冯笑格撇了撇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又兴奋地拍拍方墨。“行了不管他,既然你回来了,我们赶紧开始吧。”

    “开始什么?”方墨纳闷地看着他。“你小子只是说要我赶紧回来帮你忙,却一直不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之前不是怕打扰你帮大马干活嘛。其实这事挺简单的,下个星期是妍姐生日,我想送她一份生日礼物。”

    方墨更奇怪了。

    “你想送卓妍生日礼物就送呗,干嘛要我来帮忙?”

    “干嘛?喂,我说你小子忘恩负义啊。妍姐之前可是二话不说就借了你100万,结果她现在要过生日了,你连礼物都舍不得送她?”

    方墨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你这家伙在瞎扯什么?既然知道卓妍过生日,那我当然要送她一份礼物表示感谢。但你送她生日礼物,关我什么事?”

    “当然和你有关系了。”冯笑格嘻嘻笑道:“我想送给妍姐一个特殊一点儿的礼物,想了想去,觉得妍姐从小就喜欢飞剑,而你这小子又对飞剑设计特别有本事,所以我觉得,我们俩合计合计,设计一柄全新的飞剑送给她,她一定会喜欢。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唔……”

    方墨沉吟起来。

    卓妍之前干脆地借给他100万,这个人情不谓不大,现在她过生日,于情于理方墨都应该送给她一份礼物表示祝贺。

    而冯笑格从小就跟卓妍熟识,对她的爱好兴趣当然要比方墨了解得多,他说卓妍肯定会喜欢收到飞剑做为礼物,那应该不会有错。

    不过设计飞剑和设计核心法阵那是两码事,方墨现在对于低星级的飞剑核心法阵设计有自信,但对飞剑整体设计可没什么自信。

    “想法是很好,但是……我不会设计飞剑怎么办?”方墨向冯笑格无奈地摊开手。

    “切,这时候你还谦虚个什么劲啊。”

    冯笑格根本不给方墨解释的机会,打开个人终端,将一份文件传给方墨。

    “这是你在帮大马干活的这些天,我自己想出来的一个飞剑设计方案,你看看怎么样?”

    “你能出设计方案?”方墨诧异地瞥了他一眼。“你小子什么时候也会飞剑设计了?”

    冯笑格挠挠头,似乎很不好意思。

    “这个嘛……我出主意,找人帮我设计的。”

    “那你还找我干嘛?”方墨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都已经请人设计好了,还有完整的设计方案,我能帮你什么?”

    “我就是找你帮我看看,这个家伙的设计有没有问题,还有能不能达到我的要求。”

    冯笑格催促着方墨。

    “你知道我不懂这些,你也知道我上次被那个什么妥思妥耶尔工作室给骗了。但上次只是我被骗也就算了,要是这次送给妍姐的礼物还出问题,那可就太丢脸了,还会惹得妍姐不高兴。”

    “你对卓妍是真爱啊。”

    方墨感叹了一句,打开冯笑格传过来的那份文件,发现果然是一份完整的飞剑设计方案。

    仔细看过后,发现这份设计方案中规中矩,除了一些小细节的地方可能达不到冯笑格的要求,需要略微改进之外,别的倒是看不出什么问题。

    方墨将自己发现的几处问题告诉了冯笑格后,两手一摊。

    “我只能告诉你核心法阵方面的问题,至于其它的我没办法,尤其是关于剑身锻造方面,我几乎是一窍不通,所以别来找我。”

    “但你总该对炼器材料很了解吧?”冯笑格又问。

    “嗯……算是有点儿了解,怎么?”

    “那就行了,走,陪我买材料去。”

    方墨这才知道,搞了半天,冯笑格今天急匆匆地找来自己,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他帮忙设计,而是让帮他挑选材料。

    他本来想开口拒绝,转念一想,却点了点头,上了悬浮梭车。

    ……

    ……

    夜色降临,方墨好不容易回到了阔别十天之久的自家小屋,将包朝桌子上一丢,直接摔在床上,长吐一口气。

    白天陪着冯笑格在京南市内转了一圈,各家专营炼器材料的商铺公司都转了个遍,总算帮他挑选出了一套合格的材料来。

    方墨第一次陪人逛街逛这么久,陪得还是个男人,同时还得在买材料的时候和那些奸商勾心斗角,帮冯笑格辨别材料质量好坏,可是累得够呛。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他不仅帮冯笑格挑了一套合适的材料,自己也同样购买了不少材料。

    这是他第一次自己购买炼器材料,目的是想要尝试自己独立炼制一柄飞剑。

    这个想法是听冯笑格要送卓妍一柄飞剑做为礼物想起来的。

    知道卓妍要过生日,方墨当然要送她礼物,只是不知道应该送什么,但既然冯笑格说了卓妍从小就喜欢飞剑,而且之前帮她修理蔷薇精灵的时候,也的确看出她对飞剑非常喜爱。

    于是方墨想了想,决定自己也送给卓妍一柄飞剑作为生日礼物。

    另外购买一柄飞剑当然不行,首先方墨没钱,根本买不起任何一柄配得上卓妍的飞剑,其次卓妍家里有钱,还收藏了那么多柄飞剑,对市面上能够看到的飞剑应该也不会稀罕。

    相比起另外买一柄,还不如自己设计一柄来得更好,也更能体现出自己的心意。

    冯笑格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专门请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另外设计一柄飞剑出来。

    方墨没冯笑格那么阔气,能另外请得起设计师,再说他自己现在对核心法阵的设计已经有相当自信,的确不需要假手他人。

    唯一让他感到为难的,就是飞剑的剑身实体炼制。

    方墨之前参与设计、维修、维护过很多柄飞剑,但涉及到的都是核心法阵,至于剑身、剑体方面,却还是第一次接触。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方墨对此一无所知。

    之前在阅读学习各种炼器典籍的时候,其中涉及到很多全方位的炼器相关知识,当然也包括炼制剑身方面。

    再加上斯沃德留下的炼器篇里也包含了部分炼制剑体的章节,让方墨在这方面的理论知识其实算是比较丰富了。

    现在欠缺的,只是实践经验。

    方墨在脑海里盘算了一阵,翻身而起,从背包里取出了几样材料来。

    经这些材料在桌上一一放好后,方墨定了定神,先抓了一捧星辰砂放在手心,然后默运功法,内息从掌心透出,直接投入星辰砂。

    刚一接触内息,原本像是一小堆沙子堆在一起的星辰砂立即发生变化,仿佛突然融化了一般,开始从上面开始慢慢变成一团液体。

    出奇的是,这团液体却并没有脱离方墨的掌心,就那么一直维持着沙堆的形状,只是形态出现了变化。

    星辰砂是非常特殊的一种材料,它是所有飞剑炼制的基础材料之一,也是最重要的基础材料。

    它的特性是能够和内息以及元气能量充分融合,并能够根据内息的影响调整变化,配合其它炼器材料一起,最终稳固下来后,就能根据内部核心法阵来表现出各种各样的效果。

    现在这团星辰砂受到方墨内息刺激,便立即改变了形态,就是它的特性体现之一。

    方墨心念一动,内息催动,化为液态的星辰砂便随着他的意念开始改变形状。

    虽然依然是液态,却并不会受重力改变而自然流落,而是随着方墨的意念改变。

    因为是第一次,方墨利用内息影响操控并不熟练,但还是慢慢地让它变成了自己想要的形状。

    变成了一柄小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