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奇趣阁5200 > 科幻小说 > 星际剑神 > 第一百章 丑陋的飞剑(万赏加更)
    (本章为感谢“辰春木深”10000起点币打赏加更,谢谢支持~~)

    ——————

    宴会现场的其他人都向这边投来关切的目光。

    他们并不认识方墨,所以对方墨充满好奇。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普通小子,居然能够和冯笑格一起来参加卓妍的生日宴会,还会被卓妍这么笑颜以对,并直接开口向他要礼物,显然证明他们三人关系非常不错。

    可是卓妍这位大小姐,又是怎么认识这样一名怎么看怎么普通、平民气息十足的小子的?

    众人将视线都集中在方墨身上,他们更加好奇方墨会拿出什么礼物来。

    不管怎么说,他既然受邀来参加了,拿出来的礼物总不能太差。

    在众人的注视中,方墨伸手入怀,拿出一个同样细长,却要小得多的盒子。

    看到这个盒子,不少人顿时露出失望的表情。

    这个盒子光看外表就知道,肯定是路边随便找了家礼品店买的包装盒,看起来好像挺精致,实际上质量堪忧,根本只是那些平头老百姓们互送礼物时才会使用的包装。

    方墨现在用这么个包装盒带到卓妍面前来,未免太过跌价。

    再说了,就这么个破盒子里装着的,还能是什么贵重礼物不成?

    “给,卓妍,这是我准备的生日礼物。呃……我实在不知道该送你什么,于是自己亲手制作了一个,希望你不要太失望。”

    方墨当然也知道自己准备的这个包装和现在的氛围实在有些不搭,但他根本没有送礼物的经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弄一个合适的包装,也只能这么将就了。

    卓妍倒是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从方墨手中接过盒子,依然笑容灿烂。

    “谢谢。只要是真心送的礼物,不管是什么我都不会失望。”

    周围的宾客们听到这句话,有些人的脸色忍不住变了变。

    卓大小姐这句话,好像暗含着一些别的意思啊……

    见卓妍收下盒子,准备转身放到一边,旁边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嘿,卓妍,不打开礼物看看吗?这可是人家好不容易送的礼物。”

    卓妍和冯笑格齐齐皱眉。

    卓妍之所以没有像刚才冯笑格送礼时那样选择当面打开,就是担心方墨送的礼物价值没那么高,如果当面打开被其他人看到,可能会引起一些人嘲笑,算是给方墨保留点儿面子。

    冯笑格当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压根没提。

    却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人主动挑明了。

    卓妍微微皱眉,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是一名年龄和她差不多的女孩儿,同样年轻漂亮,打扮时髦中多了一丝艳丽色彩。

    看到是她,卓妍眉头皱得更紧了几分。

    这个女孩儿叫甘琼,是联邦另外一家著名修士器具公司纵海集团总裁的女儿。

    虽然她这次也是受邀来参加这次生日宴会,但实际上受邀的主要目标是她的父亲,她是跟着她父亲——也就是纵海集团总裁甘道夫一起来的。

    纵海集团和望仙阁集团都是联邦内著名的修士器具公司之一,互相之间竞争激烈,表面上却还是表现得和和气气,并且实际上也的确有很多商业往来。

    甘道夫甚至和卓长生在公开场合下都是互相称兄道弟,显得关系极好。

    但卓妍和这个甘琼的关系嘛……那可是相当的不好。

    “等宴会结束后,我当然会拆开好好看看,现在就不用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了,毕竟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不是吗?”卓妍表面依然挂着淡淡笑容,笑着应了一句。

    她很清楚甘琼想要借题发挥,自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自从上次方墨帮她避免被人骗,并帮她修好蔷薇精灵后,她便已经把方墨当做一个不错的朋友看待。

    虽然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冯笑格,但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她觉得方墨性格不错,并且的确拥有相当不错的炼器才能,值得一交。

    “我看你是不好意思打开吧?”甘琼提高声音,看向方墨的目光中流露出露骨的不屑。“这位先生,能不能请问一下,你这里面装的是什么礼物吗?”

    “甘琼,今天是我的生日会,这是我的礼物,该怎么处理应该由我来决定,和你没关系,你没资格来问。”

    卓妍瞪了甘琼一眼,转头向方墨露出笑容。

    “方墨,不用理她。相比较礼物本身,我更在意的是送礼人的心意。你刚才说这份礼物是你亲手制作,那这份心意我就非常喜欢。谢谢你。”

    “就是,方墨,别理她,她总喜欢和妍姐对着干,理她就是你输了。”一旁的冯笑格也笑声向方墨提醒道。

    方墨笑了笑,向两人露出让他们安心的笑容,转头看向甘琼。

    “甘小姐,我知道卓妍喜欢收藏各式各样的飞剑,但我又不像冯笑格那样有钱给她买一柄飞剑送给她,所以只好自己炼制了一柄飞剑当做礼物。这个盒子里装的,就是我亲手炼制的飞剑。”

    听到这个回答,所有人都惊了。

    这小子刚才说什么?

    他亲手炼制了一柄飞剑作为礼物送给卓妍?

    他居然会炼制飞剑?

    可是当视线重新集中到那个小盒子上时,所有人又疑惑了。

    这么小的盒子里,能装着什么飞剑?

    还有这么小的飞剑不成?

    甘琼也因为方墨的回答吃了一惊,但扫了一眼卓妍手上的盒子,忍不住发出笑声。

    “这里面能装下一柄飞剑?你在开玩笑吗?”

    方墨笑了笑,没去理她,而是转头向卓妍道。

    “打开看看吧,正好我也想听听你使用这柄飞剑的意见。因为我是根据冯笑格提供的资料自己炼制的,所以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也不知道它是不是能够满足你的要求。你现在试一下的话,我也可以现在就做一些相应的修改。”

    “这……”

    卓妍有些为难地看着方墨。

    她之所以不想现在打开这个盒子,就是怕方墨丢脸,却没想到方墨自己居然主动让她打开。

    “妍姐,打开来看看,我也挺好奇方墨自己在那里琢磨了几天,到底折腾出什么玩意来。我跟你说,今天早上我看到他的时候,他一副好几天没睡觉,看起来就要随时猝死的模样,肯定是这几天一直在炼制这柄飞剑。既然这样,我觉得一定不会太差,来,快打开看看。”

    冯笑格也在一旁使劲怂恿。

    相比起卓妍,他对方墨的信心却是要足得多了。

    卓妍扫了一眼周围,见其他人都在关注这边,尤其是甘琼更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心里更加犹豫。

    但看向方墨时,却发现他表情平静,脸上还挂着淡淡笑容,显得充满自信。

    想到之前方墨在这里怒斥那名欧阳大师为骗子,并随后轻松修好蔷薇精灵时的情形,卓妍暗暗一咬牙,点了点头,伸手拆开小盒子上的包装。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盯着卓妍手中的细长盒子,看着她一点点拆开盒子外面的包装带,再将盒子外面那完全不合时宜、土拉八几的塑料装饰花取下来,然后费劲地掰开盒子,露出里面的真容。

    然后……

    “啊?”

    “不是吧……”

    “就这?”

    ……

    一阵惊讶和失望的声音接连响起,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接近不可思议的表情。

    盒子里装着的,赫然是一柄看起来黑漆漆的的小剑。

    这柄小剑长不过二十厘米,细细小小的很没气势不说,表面还看起来没什么光泽,粗糙不平,明显打磨不足。

    甚至就连剑身也有点儿不平整,剑锋看不出任何锋利的模样,甚至还能看到一个明显的缺口!

    这么一个连小孩子玩具都算不上的玩意,就是方墨声称要送给卓妍的自制飞剑?

    这也太扯了吧!

    就连卓妍,看到这柄小小的飞剑也禁不住楞了一下。

    不过她倒是没有露出什么失望的表情,反而扑哧一笑,向方墨笑道:“我现在信了,这肯定是你自己亲手炼制的飞剑,因为那些专业炼制飞剑的人,绝对不会弄得这么难看。”

    周围人群齐齐吐出一口气。

    感谢卓妍,她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这柄所谓的飞剑真的是难看,恐怕随便找个幼儿园的小孩子,给他一团泥巴让他照着飞剑的样子去捏,也不会更难看。

    真不知道方墨所谓的自己炼制,到底是怎么炼制出来的。

    “喂,方墨,这就是你三天三夜不睡觉的成果?”一旁的冯笑格指着那柄小剑,不可思议地向方墨问道。“你的设计水平我不评价,但我对你的审美实在很绝望。”

    方墨挠了挠头,神情有些尴尬。

    飞剑外观设计实在是他的软肋,因为他本来就没什么美术细胞,也没接受过什么专业的美术指导,能够让这柄飞剑最终定型,“长得像一柄飞剑”,就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

    毕竟时间紧迫,他也不能将时间都用在设计外观上,主要还是飞剑本身的炼制,该马虎的地方也只能马虎了。

    “哈,真是有趣。”不远处的甘琼发出一声充满嘲讽的笑声。“这就是方先生你精心准备的礼物吗?那还真是……够别致的。”

    甘琼本来还想了很多词,打算好好嘲讽方墨和卓妍一番,但是现在看到这柄小剑后,却发现根本不需要她在做什么多余的嘲讽。

    这柄所谓的飞剑摆在那里,本身就是最大的嘲讽。

    卓妍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好看也好,不好看也罢,这都是方墨送给我的礼物,而且是他花费了很多时间和心血精心准备的礼物。在我看来,这比花了再多钱的礼物都更让我喜欢,也比某人随便去商场挑选的、对我毫无用处、更重要的是毫无心意的礼物强得多。”

    甘琼脸色微微一变。

    卓妍当然是在明着指责她送的礼物不走心,但卓妍没有指名道姓,她也不好反驳,只能重重地哼了一声。

    卓妍没有理她,而是转头向方墨认真地道:“谢谢你,方墨,我很喜欢这件礼物。从小到大,我收到过很多很多礼物,每次过生日更是会受到非常多特别珍贵的礼物。但是我保证,这件礼物,是我收到过最特别的一件,我真的很喜欢。”

    方墨笑着摇摇头:“嘿,先别忙着安慰我,这礼物还没完全送出去呢。”

    卓妍一愣:“什么意思?”

    方墨指指她手中那柄小剑。

    “你还没给它开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