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光?”

    卓妍发现,自己的脑袋好像有点儿不够用了。

    她低头瞅瞅手中那柄丑不拉几的小小飞剑,再抬头一脸疑惑地看着方墨。

    “开光是什么意思?飞剑还需要开光?”

    周围其他人也是莫名其妙。

    在这个修真时代,就算是自己没有修行过的,多少也会对修士们的世界有些了解,对于飞剑更是大众耳熟能详。

    但从来没人听说过,飞剑还需要搞个什么开光。

    “嗯,其实就是正式启动它的内部核心法阵。”方墨点点头。“我虽然按照冯笑格提供的资料,来按照卓妍你的特点和喜好来设计了这柄飞剑,但它能不能完全满足你的需求我可心里没准。所以我给这柄飞剑做了个设定,那就是接受过激活开光后,才会固定形态和内部的核心法阵,让它更加适合你使用。”

    面前的卓妍和冯笑格两人都听得一脸懵逼。

    “飞剑……还能这么炼制的吗?”冯笑格忍不住问。

    方墨笑着耸耸肩:“试试就知道了。来,卓妍,将内息注入飞剑,就像你之前激活其它飞剑时做的一样。”

    卓妍和冯笑格对视一眼,将信将疑。

    “来,妍姐,赶紧试试。”

    卓妍有些犹豫,因为万一激活不成功,那方墨只会更加丢脸。

    不过见方墨那么有自信,她也不愿意抹方墨的面子,想了想,一咬牙,内息发动,将内息注入飞剑。

    一点新光陡然在小剑表面显现,随即又是一点,又一点……

    眨眼之间,小剑表面便已经星星点点,各种五彩光芒附着剑面,就像是突然爆开了一团烟花。

    同时剑身内部也有流光闪动,随着星光闪烁而来回旋转不停。

    星光流彩映衬之下,刚才还很难看的小剑也变得好看了不少。

    周围众人看到突然生出这样的变化,禁不住齐齐发出惊呼。

    不过随即又有不少人反应过来,这大概也是一种幻象法阵体现出来的效果。

    想到这里,不少人暗暗点头。

    这个方墨能够自己炼制飞剑送给卓妍,以他的年纪已经十分难得,就算这柄小小的飞剑中仅仅只是镶嵌了一个简单的幻象法阵,那也证明他学有所成,在炼器、尤其是炼制飞剑方面的才能算得上是出色。

    然而小剑的变化可不仅如此。

    剑身上继续星光灿烂,流光溢彩,越来越强烈。

    过了片刻,小小的飞剑表面忽然像是蜡烛一般,开始融化,不一会让便已经完全融化成了一团不可名状的液体,根本看不出原本勉强还算是飞剑的模样。

    看到这个变化,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不是飞剑么?怎么会化的!

    甘琼楞了一下,随后大笑起来。

    “哈哈,笑死我了。我说这位方先生,你就算没钱送给卓妍一把真正的飞剑,那也不用骗她,弄来这么一个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垃圾来冒充飞剑吧?亏卓妍刚才还在为你开脱,说什么心意最重要。可惜,连你这心意也是假的。哈哈……”

    周围人脸色古怪。

    甘琼说得对,刚才卓妍在众人面前维护方墨的意思很明显,却没料到方墨送上来的这柄所谓飞剑竟然这么不堪验证,居然会……会融化了!

    就算是相信方墨的卓妍和冯笑格也忍不住呆住。

    这……是怎么回事?

    卓妍抬头看向方墨,目光流转,强行笑道:“方墨,这……看来是我的内息和你在飞剑内部设置的核心法阵起了冲突,才会导致打造飞剑的材料互相之间发生冲突,最终解体。这其实是挺正常的事情,不是你的错。”

    冯笑格也赶紧陪笑道:“对,方墨肯定没这意思。妍姐你是不知道方墨有心里有多感谢你,你之前借给他……”

    “咳!”卓妍用力咳嗽一声,打断了冯笑格的话。“我当然相信方墨,他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这次只是一个意外,没什么。”

    所有人中,只有方墨依然镇定。

    他扫了卓妍一眼,有些奇怪她刚才居然说起飞剑材料的时候头头是道,看样子并不像是对炼器真的一无所知,那为什么上次会被那个欧阳大师轻易欺骗?

    但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冲卓妍笑着摆了摆手。

    “你误会了,这其实就是这柄飞剑的开光过程。现在它内部的核心法阵感应到了你的内息属性,便依照我已经设定好的,根据你的内息情况,做出相应的变化,同时还对飞剑剑体进行影响,进行重新融合。”

    这一次不仅是卓妍和冯笑格,在场所有人都是听得一脸懵逼。

    方墨刚才在说什么?

    他的意思是……这柄飞剑的内部核心法阵居然可以自动检测卓妍的内息属性,然后自行改变法阵,同时还能改变剑体?

    还有这种事?

    “开玩笑!”不远处的甘琼冷笑一声。“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你以为飞剑是科学侧的光脑吗?还能根据用户习惯改变系统设置的?简直是天方夜谭!”

    方墨懒得理她,只是向卓妍示意。

    “来,卓妍,你在脑海里想象一下自己想要的飞剑形状是什么样子,然后尽量控制内息在这团飞剑剑体里画出那个形状。就像用笔画画一样,对,就是这样,很好……”

    卓妍虽然还是不明白方墨要干什么,但在飞剑这方面,她对方墨有极高的信任度,闻言便依从方墨的指导,开始运转内息,在那团已经变成液态的飞剑材料里流转来回,尽力“画”出那个形状。

    起初她因为第一次这样控制内息,有些生疏。

    但很快她便习惯了过来,她手中那团粘稠的液体便一点点地随着她的内息流动而渐渐转变形状。

    一柄小小的飞剑形状在她手中成型,并最终定格下来。

    方墨扫了一眼,忍不住嘴角抽搐。

    卓妍……终究是个女孩子啊。

    此时在卓妍手中成型的小飞剑,相比起方墨之前送给她的那柄黑漆漆、丑不拉几的飞剑大小区别不大,但外形却已经完全生出极大变化。

    现在的小飞剑,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一柄剑,因为它的外形竟然变成了一根棱柱,中间部分像是冰棱,表面却套上了一个个小小的冰刺。

    冰刺上面又有冰刺,这样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等边六角棱形,看起来像是一片片雪花,看起来无比繁复,却又无比华丽美观。

    但无论是棱柱也好,雪花也罢,却并不是透明洁白的冰雪颜色,而是略带一些深红。

    这个深红却又显得稀薄,如同云雾一般弥漫在棱柱之内,让整个棱柱增添了一份诡异、神秘的色彩。

    相比起方墨之前送给卓妍的那柄飞剑,现在它的样子,无疑已经变得美观绚丽了无数倍。

    就好像丑小鸭摇身一变成为天鹅,这柄飞剑也从之前丑不拉几的模样,一下变成了一柄极其精致美丽的真正飞剑。

    周围的宾客们齐齐露出惊讶的神色,尤其是宾客中的年轻女孩儿,甚至那些有些年纪的妇人们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呼声。

    这么漂亮、精致、小巧的飞剑,她们可以肯定是自己第一次见到!

    卓妍看着右手掌心的小小飞剑,忍不住用左手捂住嘴,一双眼睛瞪得极大,眼神里,面容上满是惊讶。

    这个飞剑的样子,居然就和她心里想的一模一样!

    就好像这柄小小的飞剑,根本是她画出来的一般!

    一旁的冯笑格满脸震惊,看看卓妍手中的飞剑,忽然一把揪住方墨的袖子。

    “喂!方墨,这玩意是怎么弄的?你怎么会搞出这种东西?它还是飞剑吗?”

    方墨耸耸肩:“这个外形是卓妍定下来的,你问她去。”

    卓妍勉强压下心中的震惊,放下捂住嘴的手,双手捧着那柄小飞剑,捧在面前左看右看,心中无比欢喜。

    漂亮的飞剑她见得多了,自己的收藏室里也有不少,蔷薇精灵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可是那些飞剑最多也就是根据她的要求定制的,她可以决定外观样式,甚至决定飞剑的作用,但这些都及不上一柄飞剑出自自己之手来得有成就感。

    现在这柄飞剑,就是在她手掌中,完全依照着她的想法变化,完全可以说是她自己亲手炼制。

    而且手里捧着这柄飞剑时,她可以清楚地感知到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和她之间的紧密联系,她的内息好像能够和核心法阵产生一种共鸣,只要她心中动念,内息流转,飞剑自然就会生出变化。

    这一点,和她使用其它飞剑时,用内息激活飞剑核心法阵所必然有的那点儿迟滞感区别非常明显。

    这就使得她握着这柄飞剑,就好像握着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极其自然,顺畅。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震撼,向方墨问道:“它……它就是刚才那柄飞剑变的?”

    方墨笑答:“当然,你刚才可是亲眼看着它变成这个样子的。”

    “可是……为什么?”卓妍惊讶地又问道。“为什么它能够根据我的内息……呃……描绘出我想要的样子?”

    “这个嘛……”方墨嘿嘿一笑,轻轻摇头。“抱歉,商业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