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卓妍楞了一下,随即失笑。“还商业机密……你难道还准备把送给我的这柄飞剑拿去卖吗?”

    “哈哈,开个玩笑。”方墨摇头。“只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向你形容具体的措施,因为这涉及到的东西比较多,比如法阵具体设计、材料搭配、还有炼制时的内息调配等等……”

    “那就不用说了。”卓妍摆手打断方墨,再看向手中那柄小剑,爱不释手。“这真是一件超棒的礼物。谢谢你,方墨,我现在可以确定,它就是我从小到大收到的生日礼物中,最让我感到惊喜的一件。”

    “你高兴就好。”方墨笑笑。

    他并没有向卓妍说实话。

    说什么“商业机密”当然是开玩笑,但这的确是机密,涉及到最主要的东西,其实是人体飞剑炼成功法。

    在这几天不眠不休,为卓妍炼制这件作为礼物的飞剑时,方墨对炼剑篇里的功法又有了个更深的感悟。

    通过不停地尝试炼制飞剑剑身,方墨发现,在体会不同材料每次炼制中的变化,其实很容易就和他就自身修炼人体飞剑炼成功法相结合起来。

    人体飞剑炼成功法的目标,就是把人体当做一柄飞剑进行炼制。

    功法就是阵法,而剑身就是人体。

    现在方墨尝试炼制剑身,那些材料在他的内息作用下不停发生融合、变化,乃至冲突、排斥,无论哪一种,都会让方墨联想到自己使用人体飞剑炼成功法时,自己肉身所产生的各种反应。

    两相结合下来,仅仅几天时间,他对炼剑篇和炼人篇的领悟比之前都要深入许多。

    而且这是互相起作用的领悟。

    对人体飞剑炼成功法作用到人体上时的领悟,反过来也能够让他加深炼制飞剑时的体会。

    这才使得他最终结合了人体飞剑炼成功法中,人体变化不定、随时可以灵活重新炼制的特点,炼制出了这样一柄并未彻底成型,而需要持剑者本人使用内息刺激“开光”,来最终定型的飞剑。

    在整个过程中,对方墨来说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这柄飞剑,也不是炼制剑身的宝贵经验,而是将这份经验用在人体飞剑炼成功法的修炼上。

    这3天内看起来是在炼剑,实际上却是在炼人。

    现在的他,仅仅只是和3天前相比,肉身强度便已经足足提升了一个档次,从之前和入微境2阶相当的肉身,一跃提升到4阶强度。

    当然这些事情是不能透露给其他人的,更加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向卓妍解释。

    卓妍当然也不会追问,她又向方墨询问了一下这柄飞剑有没有使用注意事项后,拿着它便跑到自己的几个闺蜜旁边高兴地炫耀起来。

    看她的样子,的确是为收到这份别致的礼物而真心感到高兴。

    “唉,方墨,我开始后悔把你小子带过来了。”看着那边笑逐颜开的卓妍,冯笑格忽然叹了口气。“原本我还以为自己专门请人设计的飞剑一定是一份好礼物,绝对会让卓姐喜欢,也会盖过其他人的礼物,却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来了这么一手。妈的,你这个该死的叛徒。”

    方墨白了他一眼:“喂,叛徒是什么鬼?你也知道我欠了卓妍那么大一个人情,送她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是理所当然。我又不像你小子那么财大气粗,能直接花那么多钱搞定,只能自力更生,自制礼物。我可是3天没怎么睡觉才弄出来这份礼物的,你有什么不满意?”

    “我没什么不满意的,谁让我没有你这样的炼器才能呢。”冯笑格摇摇头,抿了一口手上的鸡尾酒,忽然笑着冲方墨摆摆手:“行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打扰我们?”方墨一怔,见冯笑格径直离开,正要叫住他,突然听到背后响起一个声音。

    “方先生,介意和我聊两句吗?”

    方墨转身,看到一名打扮得十分精致,只是腆出来的肚子暴露了他臃肿身材的中年男人笑眯眯地站在那里。

    “请问你是……”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纳美尔飞剑设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我叫……”

    ……

    ……

    夜色渐浓。

    前来参加卓妍生日宴会的客人们早已经陆续离开,热闹喧嚣的庄园逐渐恢复了平静。

    诺大的庄园里,除了几名女仆指挥着家政机器人在收拾场地之外,便只剩下寥寥数人留下来,还在庄园里的房间中谈论着。

    卓长生居中坐在主位,在他面前,分别坐着望仙阁集团的几名高层。

    然而现在他们却都是脸色郑重,表情谈不上好看。

    “董事长,根据我们最新得到的消息,纵海集团那边应该可以确定是和逍遥剑派达成了合作关系。”一名方脸的中年男子沉声开口。

    他是望仙阁集团的高级总裁助理罗威,在望仙阁集团任职已经十余年,是卓长生最器重和信任的手下之一。

    “逍遥剑派在炼器方面一向有独到之处,它们传统的‘霞雾’型飞剑原本就受到不少低阶修士追捧,如果纵海集团从他们那里获得了霞雾型飞剑的炼制技术,恐怕会对我们集团在入门级低端飞剑市场上受到非常大的冲击。”

    听到罗威的话,另外几名集团高层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地球联邦毕竟进入修真时代不过千年,在相关的积累上远远比不上那些动辄传承数千甚至上万年的老牌修行门派组织。

    这个逍遥剑派是位于距离地球联邦五百多光年外的一家老牌修行门派,传承超过六千年,以飞剑闻名,炼制飞剑的能力在整个猎户座旋臂外侧星域几乎首屈一指。

    现在纵海集团抱上了这条大粗腿,那对它们的发展无疑极为有利。

    “哼,也不知道纵海集团答应了逍遥剑派什么条件,居然会让逍遥剑派愿意和他合作。”集团副总裁刘蒙冷哼一声道。

    “这个……我好像听说,是甘道夫那个家伙,答应逍遥剑派,会每年向逍遥剑派送去一百名不超过14岁,灵脉开发度超过80%的天才少年。”罗威道。

    “哼!这个吃里扒外的混蛋!”另外一边的集团公共信息部主管顾云杰用力一拍沙发,愤怒地骂道:“我们联邦的修真天才,就是被他这样的混蛋一个个送到联邦外的修真门派去,然后全都成了别人的人。联邦自己的修真组织发展不起来,都是这帮人的错!”

    “这其实也不能全怪他们。”罗威苦笑道:“谁让联邦进入修真时代太短,积累不足呢。就算没有甘道夫,联邦的修真天才们同样也一个个挤破了头想要离开联邦,加入到那些更强大的修真门派组织,去变得更强。这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也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顾云杰冷哼道:“我前几天就听说人说过,说是在这次学院联合协会举办的选拔大赛上,有一名学生公开拒绝了加入开天剑门,表示只想进入联邦的修行学院学习。要是联邦多一些像他这样的人,何愁自己发展不起来?”

    “咳……扯远了。”一直没吭声的卓长生终于发出一声轻咳,打断了众人的议论,然后向众人问道:“关于纵海集团这次和逍遥剑派的合作,大家觉得用什么办法应对比较好?”

    “这……”

    众人同时沉默下来。

    没什么好办法。

    说到底,地球联邦的修真底蕴不足,在炼器方面尤其不足。

    面对逍遥剑派这种庞然大物,地球联邦内任何一家公司都无从比较,就算是他们望仙阁集团也不行。

    这是技术上的绝对差距,根本无法用简单的金钱就能弥补。

    “呃……我觉得……我们要不要再联系一下赵士英大师?”罗威忽然道。“赵大师毕竟是我们联邦人,老家还在京南市,我们以老乡的名义找他,求他帮我们出出主意,或许能打动他?”

    其他人互相看看,露出苦笑。

    赵士英是联邦乃至整个猎户座旋臂上出名的炼器大师是没错,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自然不用惧怕逍遥剑派给纵海集团的一点小小帮助。

    但上次他们趁着赵士英回到地球探亲的时候去找他,却被他非常干脆的拒绝了,甚至连见面的机会都没给。

    “不用了。”卓长生摇了摇头。“赵士英老爷子现在身份不同,他是银河系修士联合会修士辅助工具研究会主席委员会的副主席,是不可能再给我们出什么主意的。”

    “切,他还是安达塔伦商社的特别顾问呢。”顾云杰冷哼道。

    “这话就不要再说了。”卓长生摆手打断他,环顾一周。“还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垂头不语。

    如果真的有什么好主意的话,他们也不至于会在这个时候留下来,互相唉声叹气了。

    卓长生忍不住皱起眉头。

    这次纵海集团和逍遥剑派的合作,虽然不至于很快对望仙阁集团产生什么影响,但如果任由局势发展下去,他们原本在入门级和低端飞剑市场上的优势绝对会被一步步蚕食。

    而如果纵海集团和逍遥剑派继续深入合作,望仙阁集团以后只怕会更危险。

    这就是逍遥剑派带来的强大技术优势所造成的压力,并且还是让他几乎找不到什么解决办法的优势。

    “董事长,不如我们……”

    刘蒙忽然抬头,刚想说什么,却突然瞥见门口一个人影走了进来,顿时闭嘴。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便看到卓妍从大门处一脸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众人连忙收起脸上沉重神色,纷纷露出笑容。

    卓长生也向卓妍笑道:“怎么?把你那些朋友都送走了?”

    “嗯。爸,我是来和你说一声,我要先去休息了。还有各位叔叔,你们也别忙太晚哦,要多注意身体。”

    众人赶紧笑着点头答应。

    卓妍是卓长生的独女,从小就备受宠爱,这些在集团里工作多年的老人们,几乎都是看着她长大的,对她十分熟悉。

    卓妍冲大家摆摆手,正要转身离开,一个声音忽然叫住了她。

    “等一下!卓小姐,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