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众人奇怪地看向突然站起来开口的那人。

    他是望仙阁集团的技术部门主管余工,因为在集团内主要负责的是飞剑研发之类的技术工作,有着技术人员一贯的特点,平时在这种会议上一般不会发言。

    现在他突然站出来叫住卓妍,让众人都有些惊讶,扫了他一眼后,一齐将目光落在卓妍手上。

    卓妍奇怪地瞅了表情有些激动的余工一眼,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她手上拿着的,正是刚才方墨送给她的那柄飞剑。

    她对这个礼物非常喜欢,刚才和几名闺蜜聊天的时候都一直拿着它,众人的话题还一直围绕着她。

    现在她准备回卧室睡觉,本想着把它拿到卧室去找个地方近距离放着,作为最好的纪念,却没想到余工一下就盯上了它。

    “啊,这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怎么了?余工,有什么问题吗?”卓妍反问。

    余工不答,他快步走到卓妍面前,微微弯下腰,死死盯着卓妍手中那柄飞剑,那眼神简直像是要把这柄飞剑给吃了一样。

    看到他的奇怪动作,卓长生等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们和余工共同工作了很多年,对他十分了解,知道他是一个技术狂,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一定是因为他在这柄造型极其别致、像是一件工艺品更多过像是一柄飞剑的玩意上发现了什么异常。

    余工忽然抬起看向卓妍。

    “卓小姐,能把它给我看看吗?”

    他指着的正是卓妍手中的那柄飞剑。

    “这……它是别人送我的礼物……”卓妍有些为难地看向卓长生。

    卓长生却向她点了点头。

    “给余工看看吧。”

    卓妍忍不住嘀咕一声,却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驳了父亲的面子,只能将飞剑递出去,还不忘交代一句:“余工,你小心别弄坏了啊,这可是我今天最喜欢的一件礼物。”

    余工依然没有回答,几乎是用抢的从卓妍手中取过那柄小小的飞剑,放在手上仔仔细细端详了好几遍,忽然两手齐握,丝丝内息探入。

    看到他的动作,卓妍顿时吃了一惊。

    “诶,余工,都说了你别弄坏了!这柄飞剑是会根据内息改变……”

    卓妍一句话并没有说完,飞剑上突然发生更奇特的变化。

    受到余工内息刺激,飞剑突然开始颤抖起来,而这个颤抖越来越激烈,就好像在努力挣扎一样。

    过了片刻,它突然爆出一团凌冽的寒光,猛地从余工手里直接窜了出来,然后径直飞回到卓妍面前,缓缓停下。

    所有人吃惊地看着这个变化,一时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卓妍同样很吃惊。

    这是怎么了?方墨之前可没说过这柄飞剑还会这样啊……

    她看了在面前漂浮着施放凌冽光芒的飞剑,却发觉飞剑中散发出的气息非常亲切熟悉,分明和她自身的内息感觉很像。

    她犹豫了一下,向飞剑伸出手。

    果然,她的手刚一触碰到飞剑,飞剑表面的剧烈抖动和凛冽寒芒便随即收敛。

    就好像一个因为受到外界刺激进入狂暴状态的野兽,突然被自己熟悉的主人抚摸了一样,瞬间便被安抚下来。

    卓妍又惊又喜。

    想不到这柄飞剑不仅可以由自己亲手为它“开光”,定下造型,现在居然还懂得认主!

    方墨送给她的这份生日礼物,到底要给她带来多少惊喜?!

    其他人,包括卓长生在内,都看呆了。

    这柄飞剑的外观小巧精致美观也就罢了,它居然还有这种类似认主一般的特性,那才是真正出乎众人的意料。

    身为一家专门研制修士器具的公司高管,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奇怪的飞剑。

    “小妍,你刚才说,这是你一位朋友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卓长生忍不住站起身问道。

    “是啊,就是和小格一起来的,父亲你在宴会上应该见过他。”卓妍道。

    “和小格一起来的?”卓长生回忆了一下,立即想了起来。“我记得,他好像叫方……方墨对不对?”

    “对,就是他。”卓妍点头。

    “诶,等等,方墨……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儿听过?”顾云杰皱眉使劲想了想,忽然用力一拍手。“想起来了。他不就是我刚才说的,拒绝了开天剑门,非要加入联邦修行学院的那名学生嘛!”

    卓妍讶然看着顾云杰:“顾叔叔你知道他啊?”

    “真的是他?”顾云杰哈哈大笑。“想不到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太好了!既然是他,我们不用担心他会被别的修行门派抢走。总裁,我建议立即联系他!看来他的炼器才能一定远超我之前对他的预估。我说的对不对,余工?”

    余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鲜血淋漓的双手。

    这是刚才飞剑强行挣脱他的双手时,上面的尖刺划破手掌后留下的痕迹。

    虽然手掌传来阵阵剧痛,但他心里却没有半点儿痛楚的感觉,反而露出开心的笑容,向卓长生用力点头。

    “虽然还没完全弄清楚,但我敢肯定,这柄飞剑的技术含量显然不低。”

    看着面前包括父亲在内的众人都是一脸振奋,卓妍只感觉莫名其妙。

    方墨他……到底送给了自己一件什么礼物?

    ……

    ……

    “诶,方墨,你等会儿,别跑那么快!”

    方墨停下来,转身看着气喘吁吁追上来的冯笑格,忍不住摇了摇头。

    “我说冯笑格,你这家伙怎么说也是周天境的见习修士,这么体能这么差的?这才跑了不到五公里你就不行了?”

    “谁……谁跟你……跟你一样,这么变态。”冯笑格停了下来,用力喘了两口气,勉强调匀呼吸。“修士的锻体又和体能没关系,只是提升和内息的配合度而已。我又不是那种专门的体修,跑不了太远这不是很正常嘛。”

    “可你也太差了。就算是普通人,随便锻炼下跑个5公里也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好吧。”方墨依然毫不客气地进行鄙视。

    “滚蛋!你让一个普通人过来,像刚才一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5公里试试?累不死他。”

    冯笑格白了方墨一眼,见他气不喘、脸不红,甚至连汗都没怎么出的样子,禁不住啧啧称奇。

    “我说你这小子的身体是怎么练的?我看你这体能已经不是人了吧?”

    “我要是告诉你,我现在的确可以不算是人,你会怎么看?”方墨笑问。

    修炼了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后,方墨现在的肉身状况的确可以不算做人,因为这门功法的目标,就是把肉身炼成剑体,别说体能不成问题,练到最后,甚至强度都能飞剑相提并论,那样只会更加变态。

    “我不怎么看。”冯笑格没好气地应了一句,抬头望天,再看看四周,发出一声哀嚎。“唉,距离城区怕不是还有好几公里,早知道我们往回跑,去找妍姐借住一晚上就好了。”

    “这可都是你的锅,别想甩给我啊。”方墨道。

    说起来也是够倒霉的。

    他们俩之所以会大半夜的在荒郊野外跑路,原因非常离奇,竟是因为冯笑格的豪华悬浮梭车坏掉了!

    宴会结束后,方墨和来的时候一样,坐着冯笑格的车一起离开。

    谁知道走到半路,他那辆号称花了超过200万联邦币购买的豪华悬浮梭车竟突然完全失控,一头撞上了旁边的山崖。

    要不是两人都是修炼够久,反应够快,身手也够敏捷,搞不好但是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但他们虽然保住了小命,车却是没保住,虽然不至于全坏,但开是开不成了。

    这让方墨很有意见。

    以现今社会的高科技水准,这样一辆豪华悬浮梭车,居然自我保护机制做得这么烂,随便撞一下就不能开,那根本是一千多年前地球还没进入大银河时代时的科技水平才有的事情。

    倒是冯笑格对此振振有词。

    他表示,只有这样没有特别完全安全措施保护的高级梭车,才能找到以前那种跑车特有的浪漫。

    如果所有安全措施都准备得十分妥当,那和待在家里坐着玩赛车游戏压根没区别。

    方墨无法理解这种逻辑,冯笑格却称之为这叫情怀,方墨压根不懂。

    总之,现在车坏了,两人还发现自己的个人终端也没办法在这里连上网络,所以连求救信号都发不出去。

    冯笑格提议原路返回,要么在卓妍那里住一晚,要么就让卓妍派车送他们回家。

    方墨却提议直接跑回去就行。

    反正他们出事的地点距离京南市市区也就10来公里,以方墨的脚程,半个小时就跑到了。

    然而方墨没想到的是,冯笑格这个废柴才跑了5公里就不行了。

    “行了,歇够了吧?歇够了继续跑,距离城区只剩下几公里了,随便跑跑就能到。”看着还在喘气的冯笑格,方墨为他鼓了把劲。

    冯笑格翻了个白眼:“让我跑可以,但不能像刚才那么快了。”

    “好,没问题,听你的。”

    方墨笑着答应,果然跑速就下降了很多。

    相比起刚才一路上如同冲刺一般的快速,现在的速度已经可以称之为极慢。

    这个速度,冯笑格到还是可以勉强接受,只是嘴上依然不停抱怨。

    方墨懒得听他在那里瞎扯,一边跑,一边思索着白天宴会上的情况。

    当他拿出那柄送给卓妍的小巧飞剑后,之后便有很多自称是各家修士器具公司的人主动来找到他。

    交谈的内容,无非就是想要打探那柄飞剑的虚实,还有人想要直接打探一些飞剑炼制时的技术细节——当然是被方墨直接拒绝了。

    还有几个人直接向方墨发出了邀请,表示他们很欣赏方墨的炼器天赋,希望他能够到他们所在的公司效力,他们一定会为方墨开除足够优厚的报酬云云……

    方墨没有给出任何明确的答复。

    这次设计出这柄飞剑,对方墨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因为这意味着他终于具备了独立设计炼制出一柄飞剑的能力。

    但这个能力显然还在刚刚起步的阶段,还不足以让他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飞剑设计师。

    方墨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在人体飞剑炼成功法方面,还有很多可以提高的地方。

    这个时候,他可不会跑去什么公司任职。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学习,继续提升自己才最为重要。

    至于钱嘛……还有很多方法可以赚得到。

    正在想着该怎么利用自己现在的炼器能力更好赚钱的时候,身边跑着的冯笑格忽然咦了一声,停了下来。

    方墨也停了下来,顺着冯笑格的视线向前望去,便看到前方的山路转角处,两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