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墨和冯笑格对视一眼。

    两人都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在这个荒郊野岭里,深夜的时候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两个人来的?

    而且这两个家伙一身黑袍,不仅盖住了他们的身体,头上的兜帽还将他们整个脑袋都盖了进去,连脸看不清楚。

    这样的两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路数。

    那两名黑袍人走过转角,似乎齐齐抬头看了这边一眼,然后同时扬手。

    “刷刷——”

    两道厉芒陡然从他们的袖口飞出,分别向着方墨和冯笑格疾飞过来。

    “我靠,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冯笑格大喝一声,一抬手,似乎想要抽出腰间飞剑,却一下摸了个空。

    他这时候才想起来,今天为了参加卓妍的生日宴会,他根本没带任何武器,自然也不会带着飞剑。

    这时候反应不及,冯笑格只能就地一趴,险之又险地刚好避过了那道厉芒。

    “喂,方墨,你没事……吧……”

    冯笑格急忙抬头想要招呼方墨一声,却一下愣住了。

    和他狼狈地避开这第一下攻击不同,方墨却是在原地站得好好的,只是抬起一只手,手上这时候捏着一个勃勃的像是飞盘一样的玩意,正在他的手指间高度旋转。

    看样子,这东西就是刚才对面那两个黑袍人丢过来的玩意了。

    方墨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飞盘。

    这玩意显然是某种攻击型修士器具,从里面传出的元气能量波动来看,大概也就是2星级的水准。

    这玩意对他当然没什么威胁,只是里面的法阵设计挺有意思,很明显地带有自动回收的功能,导致这个飞盘此时被他抓着,却还在一个劲地挣脱,似乎想要回到它的主人手中。

    方墨没费太大功夫便查探清楚飞盘里的法阵,手一捏,将飞盘轻松地捏成碎片,然后拍了拍手,看向对面。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突然袭击我们?”

    那两名黑袍人互相看看,似乎很惊讶,但因为被遮着脸,看不出究竟。

    随后两人脚下一点,又一次向方墨和冯笑格冲了过来。

    还没赶到,两人身上陡然冒出一团强烈的黑炎,竟是比周围的黑夜更加浓重。

    随着他们的身形移动,周围的元气能量变得波动异常,极其强烈。。

    “我靠,这两个家伙一定是高阶的入微境修士!”冯笑格禁不住惊呼一声。

    使用内息的时候能够自然影响周围环境,这是接近知机境的修士才有可能在战斗时引发的现象。

    这两名黑袍人能够做到这一点,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是入微境高阶,甚至是入微境圆满。

    方墨眉头一皱,忽然蹲下身,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内息发动,迅速在树枝内完成一个简单的法阵布置,然后将树枝丢给冯笑格。

    “先拿这个防身。”

    “我靠这玩意怎么防……”

    冯笑格一句话还没说完,却见方墨已经主动迎着那两名黑袍人冲了出去。

    他的心脏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那可是两名有可能入微境圆满的高手!

    而方墨,明明只是才入微境的低阶选手啊!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实却大大出乎了冯笑格的预料。

    眼看就要撞上那两名黑袍人,方墨身上忽然爆出一团无比明亮、无比夺目、带着极其锋锐凌厉气息的光芒。

    冯笑格瞬间产生了一种错觉,方墨好像……在一瞬间变成了一柄飞剑!

    “轰——”

    一声巨响,一团光芒爆炸开来,几乎照亮了整个山谷。

    一名黑袍人身子直接被撞飞,重重地撞上后面山崖,在山崖上撞出一个大坑,整个身子都陷了进去。

    还没等冯笑格反应过来,方墨却已经再次化作一道剑光,直刺崖壁上的深坑。

    “轰——”

    又是一声巨响,崖壁上那个深坑再次扩大,而那名黑袍人却已经被剑光整个刺穿,胸口破开一个大洞,直直地从崖壁上掉了下来,啪叽一声,像是一滩烂泥一样摔落在地,显然已经死透。

    冯笑格使劲咽了口吐沫,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我靠!

    这可是入微境圆满的高手!

    而他竟然被方墨一个照面就给杀了!

    这……也太扯了吧?

    那边方墨却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他再次变身一道极其凌厉的剑光,直直刺向另外一边似乎正在发呆中的黑袍人。

    黑袍人在最后关头终于反应过来,手一扬,刚才回收回去的那个飞盘飞出,却被剑光径直劈成两半,随后剑光毫不停留,划破黑夜,一闪而过,剩下那名黑袍人只觉得身子一轻,竟是整条左臂直接被剑光切开。

    然而剑光还是没有任何停留,又是一闪,黑袍人整条左腿不翼而飞,他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歪下去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剑光停下,露出方墨的身形。

    他站在倒地不起的黑袍人面前,正要说什么,忽然眉头一皱,蹲下身掰开黑袍人的嘴,却发现已经迟了。

    黑袍人嘴角流出一团鲜血,鲜血中却混着浓烈的黑水,口鼻中也没了声息,显然是已经死了。

    冯笑格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走过来发现这名黑袍人的情况,吃了一惊。

    “这什么情况?这货是自杀了吗?”

    方墨点点头:“看样子是看打不过我,就第一时间选择了自杀。”

    冯笑格倒抽一口凉气。

    “靠,这特么是什么邪恶组织派来的杀手不成?任务失败就选择自杀?我还以为只有在影视剧中才能看得到呢。”

    说罢他露出疑惑表情。

    “不过这两个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攻击我们?看他们刚才那个架势,就好像跟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一上来就要杀了我们似的。”

    “那我可不知道。”方墨摇摇头,转头看向冯笑格。“倒不如你想一下,你们家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所有有人请杀手来对付你?”

    冯笑格眼睛一瞪:“放屁!我们家是做正经生意的,从来都安分守己,怎么会得罪人?再说了,谁会下这么大本钱,请两名入微境圆满的死士来杀我?”

    方墨一想也对,但这样就更解释不通这两人的行动了。

    他想了想,跑过去拎起之前被他杀掉的那个黑袍人的尸体,掀开帽子看了看,果然不认识。

    又伸手到两具尸体的怀里搜索了一下,但除了一堆杂七杂八的玩意,却根本看不出究竟。

    问了冯笑格,确认他也不认识这俩人后,方墨想了想,一手一个,把两个黑袍人的尸体夹在腋下,向冯笑格示意。

    “走吧。”

    “走?”冯笑格瞪大眼睛看着方墨。“我靠你带着俩尸体打算走哪儿去?”

    “废话,去报警啊。”方墨一脸理所当然。“我们可是刚刚被人袭击,差点儿丢了小命,不去报警找警察叔叔替我们找回公道怎么行。”

    冯笑格无语地看着他。

    “要报警的话,直接用个人终端报警不就好了。”

    方墨用力夹住尸体,抬起左手腕。

    “我的个人终端还是不能用,你的可以?”

    冯笑格低头一看,这才想起来,他们俩刚才自从出了车祸之后,个人终端便一起莫名其妙地出了故障,没法连接网络,无法发出信号,不然他们早就找人来接他们了,哪里还需要自己一路跑回来。

    看着一手夹着一具尸体,身上被鲜血沾满的方墨,冯笑格只觉得心里瘆得慌。

    他很奇怪,为什么方墨明明刚才杀两个人,为什么现在会表现得如此淡定。

    而他实际上刚才差点儿吓得腿都软了,如果不是方墨表现这么淡定,他现在只怕连正常说话的勇气都未必有。

    “我说方墨……你该不会不是第一次杀人吧?”冯笑格忍不住问。

    方墨瞥了他一眼,依然淡定。

    “我的确不是第一次杀人。你忘了?我之前杀过那个什么欧阳大师。”

    “哦,对,我想起来了。”冯笑格恍然大悟。“难怪你这么镇定,看来杀过人的就是不一样……”

    方墨有些好笑地瞅了他一眼。

    “怎么?你也想杀人试试?”

    “免了。”冯笑格连忙摆手。“我可没兴趣杀人。这种事……能不干还是不干得好。”

    方墨摇了摇头,心想冯笑格这位大少爷肯定平时养尊处优,别说杀人了,这次搞不好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证死亡,也难怪会表现得如此慌乱。

    他没什么鄙视冯笑格的意思,只是懒得再和他纠缠这个问题,用力夹了一下腋下两具尸体,让它们被夹得更紧了一些,然后向冯笑格道:“走吧,快点儿去报警,不然尸体要凉了,取证都不好做。”

    冯笑格原本很紧张的,可是看到方墨一副如此淡定的表现,便不自觉的情绪稳定了不少。

    他看着被夹在方墨胳膊里的两具尸体,皱起眉头。

    “我说……就算我们要去报警,也不用把尸体也一起带过去吧?”

    “不行。”方墨摇摇头,看了一眼四周。“我觉得,把尸体留在这里不安全,我们必须带走。”

    “神特么不安全……”冯笑格简直无力吐槽。

    拜托!那两个已经是尸体了,还不安全个屁啊!

    然而方墨却根本没给冯笑格反驳的机会,向冯笑格甩头示意,带头向城区范围快速奔去。

    冯笑格原本还想再抱怨一句,却忽然一阵夜风吹过,身上一冷,同时嗅到夜风中夹杂着的浓烈血腥气息,顿时心头一颤,赶紧闭嘴,闷头跟在方墨身后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