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早晨,刚一起床,方墨便连着收到了3个通讯请求。

    前两个是分别来自哈坦根学院和沃尔夫大学的。

    在学院联合协会举办的选拔大赛进入8强后,方墨自动获得了保送名额,随后便有很多联邦学院找上门来,希望方墨能够加入他们学院继续学业。

    方墨明确拒绝了其它各家学院,只是把哈坦根学院和沃尔夫大学两家学院的邀请留了下来。

    经过数次商议,两家学院表示,只要方墨能够通过他们炼器分院的基础测试,就可以将他破例招入炼器分院进行学习。

    之所以说是破例,是因为炼器分院和其它分院不同,对学生的炼器能力有一定基础要求。

    方墨虽然在选拔大赛上表现出了非常不错的实力和修行天赋,但这和炼器能力无关。

    虽然他获得了保送名额,进入两家学院其中的任何一家都没有问题,但想要进入炼器分院,就得通过考试才行。

    方墨对此没什么意见,反正他不觉得这两家学院的炼器基础考试能难到哪儿去。

    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刚刚从斯沃德那里收到人体飞剑炼成功法时的菜鸟,他甚至已经能够单凭自己的能力成功炼制出一柄完整的飞剑。

    以他的能力,通过这个考试根本是轻而易举。

    唯一的问题,只是在于他必须作出决定,在这两家学院中选择一家。

    之前他定下的目标是进入沃尔夫大学,因为沃尔夫大学的炼器专业更加出名。

    但在之后的联络中,哈坦根学院的诚意明显更足,他们表示,方墨如果进入哈坦根学院,将会把他调配给哈坦根学院最出名的炼器系教授名下进行学习,帮助他更快、更好地学习炼器知识。

    方墨查过他们说的那名炼器系教授,那是在整个地球联邦都极为出名,甚至在旋臂外侧这片星域内都有些名气的炼器师。

    虽然和赵士英又或者斯沃德这样整个银河系都有名气的炼器大师不能比,但在地球联邦里也算是非常出众的炼器师了,跟着他学习,应该是很不错的选择。

    和两家学院代表又商议了一番后,方墨接到了第三个通讯,却是来自戈薇塔的。

    上次方墨通过戈薇塔,把他做出的内息属性测试仪改良方案传回开天剑门后,开天剑门研究室一直没有给方墨回复,让方墨还以为他们根本不重视自己提出的方案,搞不好压根是忘记了。

    却没想到戈薇塔今天突然联系上了方墨。

    在通讯中,戈薇塔表示,开天剑门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确定方墨之前提出的改良方案虽然有不少瑕疵,但总体来说值得肯定,所以他们愿意接受这个方案。

    同时戈薇塔还表示,因为方墨提出这个方案对开天剑门提供了帮助,开天剑门决定,放弃追究方墨单方面毁约给开天剑门带来的恶劣影响,双方之后井水不犯河水,互不相干。

    听到戈薇塔义正言辞地说出这番话时,方墨差点儿直接笑出声来。

    他把这个方案免费送给开天剑门,目的的确是为了和开天剑门缓和关系,免得以后有可能来找他麻烦。

    而开天剑门也接受了这个交易,从结果来说是你好我也好,双方都应该满意。

    但开天剑门的态度实在太有意思了。

    他们对方墨的回复,根本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说不追究方墨的时候,更是一副施舍的模样。

    虽说这可能是一个老牌大修真门派理所当然的反应,但这依然让方墨觉得好笑。

    他本来还想着通过这次联系,和开天剑门多多合作,大家互相帮助,却没想到开天剑门压根不领情。

    不过这样也好,方墨因为公开拒绝了开天剑门,落了他们的面子,之后合作起来,多少也有些尴尬,还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更好。

    挂断了和戈薇塔的通讯,方墨只觉得一身轻松。

    搞定了开天剑门那边的麻烦,意味着他以后再也不用受到限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虽说因此又多背了一些欠债,但他现在赚钱能力远比以前出色,这些欠债也不算什么。

    冲进卫生间洗漱完毕后,方墨想了想,换上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的校服,出了家门,和往常习惯的一样,朝着学校徒步快速跑了过去。

    其实参加完选拔大赛,获得保送名额后,方墨现在已经可以算是从高中毕业,接下来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其实不用再去上学也行。

    但还有一些手续上的事情要处理,需要去学校一趟。

    之前班主任程度便通知过他,只是方墨忙着去帮马远宁干活,后来又忙着制作给卓妍的礼物,没时间去。

    现在好不容易空闲下来,正好去处理这些事情。

    一路跑到学校,正好是临近上学时间,大批学生正在蜂拥进入校门。

    看到方墨,其他学生们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

    方墨现在已经是学校里的名人。

    他在选拔大赛预赛结束后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在学校里引起了轰动。

    不少学生觉得,方墨根本是疯了。

    以他在选拔大赛上的表现,其实他有很大的机会被开天剑门选中,结果自己却公开拒绝了,这不是蠢么?

    而且还听说,方墨为此还付出了高达上百万的违约金,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很多人简直无法理解,方墨的脑子里到底是咋想的?

    沐浴在同学们怪异的目光下,方墨面无表情。

    这帮家伙懂个屁!

    进入这所学校时签订的协议其实十分苛刻,不仅是明确限制了这所学校的学生如果被开天剑门看中,就不能拒绝,只能选择加入开天剑门。

    同时还对学生们日后的法阵也做出了一定的限制。

    就算方墨不加入开天剑门,以后无论干什么,开天剑门都拥有他成果的一定支配权。

    也就是说,哪怕方墨没被开天剑门挑中,没有加入开天剑门,那他以后成为了飞剑设计师,他做出的任何设计、任何收益,其中都有开天剑门的一份。

    更过分的是,开天剑门还可以做出相当的限制。

    说白了,进入学校时签署的那份协议,几乎等同于卖身契。

    方墨当初是没得选择,因为他没钱去选择其它的学校,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不仅学费全免,伙食费相比外面还极为低廉,还可以通过学校内部比武大会获得各种奖励。

    也就是说,如果能够在学校表现得好,全程上完学不用花钱不说,甚至还有得赚。

    这对当时为钱几乎愁白了头发的方墨来说,简直是唯一的选择——除非他连高中都不想上。

    而现在方墨确定了要成为飞剑设计师,那么当然要彻底摆脱开天剑门的控制,选择买断这份协议就是必然。

    方墨懒得理会周围同学们对他的指指点点,径直来到教师办公楼,找到程度。

    看到方墨,程度脸上的表情很古怪,有些欣慰、有些遗憾、有些疑惑,还有些担心。

    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向方墨点了点头。

    “来了?”

    然后他就带着方墨去办手续。

    有程度的带领,方墨的手续办得很顺利。

    当然,能这么顺利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方墨已经和开天剑门方面达成了解约协议,学校不会再在这方面给方墨设置什么障碍。

    仅仅只用了两个小时,原本繁琐的流程便已经处理完毕。

    看着方墨在最后一分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下手印,旁边的程度叹了口气。

    “从现在起,你就不再是我的学生了。”他看着方墨依然淡定的表情,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也不过就是提前了不到两个月而已,迟早要走的,现在提前这么点儿时间也没什么区别。”

    方墨看着他,沉默片刻,忽然伸出手,用力抱住程度,在他耳旁低声道:“程老师,您一直会是我心目中最敬重的老师,以后也不会有人超过您。”

    程度笑了笑,拍拍方墨的肩膀。

    “行了,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我只希望你不要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将来能够过得更好。”

    “放心吧老师,我一定会过得比您现象的更好。”方墨松开手,冲他眨眨眼睛。“我觉得,将来我会成为您最大的骄傲哦。”

    程度顿时失笑。

    “得了吧,成不成为我最大的骄傲并不重要,我对你最大的期望之前就已经说过,我希望你能够正常地长大、结婚、生孩子,像一个普通人那样好好生活下去,而不是去争取什么变强。当然,我也知道这是我一厢情愿,你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我不能限制你。”

    方墨耸耸肩:“或许程老师您说的那种生活很好,但那是您这样的老人家才会向往的生活,可不是我这样的年轻人应该向往的哦。”

    程度双眉一竖:“你说谁是老人家?我今年才47!连50都没到!”

    方墨哈哈一笑:“可是我觉得您说话总是老气横秋的,已经老了。”

    程度更怒:“臭小子,这些话你是不是早就想跟我说了?只是因为以前还在上学不敢说,现在不在学校了,就敢说了?”

    方墨嘿嘿一笑。

    对于程度,方墨内心是非常感激的,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这三年在学校里不会过得还算顺利。

    但他终究会长大,终究会离开学校,总有一天要分别。

    就像程度说的,提前不到两个月离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反正这是迟早的事。

    又和程度闲扯了几句,方墨向程度郑重地施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开。

    走出教师办公楼大门,方墨抬头看着天空,只觉得浑身轻松。

    他终于摆脱了和开天剑门最后一丝关系,身上再没有束缚,以后天高海阔,可以自由翱翔。

    就在他想到自己有一天提升到天命境,可以飞上天空,打算伸出胳膊尝试一下飞翔的感觉时,一条胳膊忽然伸了过来,重重地搭在他的肩膀上,将他将要起飞的势头一把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