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说冯笑格,你小子干嘛每次都这么鬼鬼祟祟的?”

    方墨很不满意地扭过头,看向打扰自己飞翔幻想的罪魁祸首。

    “什么叫鬼鬼祟祟?我早就在这里等着了好吧?是你小子出门就抬头望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压根没注意到我。”

    冯笑格同样很不满意,抱怨了一句后,却立即换上一脸兴奋神色。

    “嘿,方墨,告诉我?为什么卓叔叔会想要见你?”

    “卓叔叔?”方墨愕然。“哪个卓叔叔?”

    “废话,当然是妍姐她爸,不然哪儿还有个卓叔叔?”

    “卓妍她爸?”方墨更加愕然,指指自己。“他想见我?为什么?”

    “这是我问你的问题。怎么?你也不知道?”冯笑格很奇怪。“卓叔叔一大早就给我通话,让我把你带过去见他,说有事找你商议。我说你小子到底干嘛了?居然能惊动卓叔叔亲自见你?”

    “你问我我问谁去?”方墨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他说没说什么时候去见他?”

    “现在。”

    冯笑格胳膊一紧,揽着方墨的肩膀便向校门外走去。

    方墨诧异地看着他:“你小子又逃课?”

    “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在惊讶个什么劲?”冯笑格不由分说,将方墨直接推出校门。

    校门外停着的却不是冯笑格那辆豪华梭车,而是一辆外形更加稳重,一看就是商业人士会选择的商务豪华梭车。

    冯笑格直接领着方墨钻进车里,向前面司机示意。

    “走吧。”

    豪华梭车平稳开动,不一会儿便远离学校,向着京南市中心快速驶去。

    “喂,方墨,回答我一个问题。”半路上,冯笑格忽然开口。

    方墨正在心里奇怪,为什么这辆车开向的并不是卓家那个庄园的方向,而是另外一个方向,听到问题,好奇地转头看着冯笑格。

    “嗯?什么问题?”

    “告诉我,你小子现在到底是什么实力?”

    冯笑格盯着方墨,表情严肃,眼神中充满疑惑,看样子这个问题并不是随口问的。

    “之前在学校内部比武大会上遇到你的时候,你的实力的确比我强,但我并不觉得你比我强多少。后来你去了选拔大赛,我看过你几场比赛的录像,你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明显要比之前遇到我的时候强得多。”

    “而昨天晚上,你遇到那两个家伙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实力又变得更加可怕。我从昨天晚上回去后一直想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实力?你之前真的一直在隐藏实力?”

    看得出来,这个问题已经憋在冯笑格心里很久了,他一开口,便如同竹筒洒豆子一口气全问了出来。

    方墨想了想,耸耸肩:“如果我告诉你,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实力,你信吗?”

    “我信你才见鬼了!”冯笑格冷哼一声。“你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实力都不清楚?当我傻么?”

    “但这是事实。”

    方墨还真没说谎。

    如果从内息强度评定的话,他现在相比之前有所提升,但也就是入微境3-4阶的实力。

    但因为修炼了人体飞剑炼成功法,他在战斗中体现出来的实力,根本不能用内息强度之类的来判定,因为使用不同的核心法阵,他这柄“飞剑”所能体现出来的能力和杀伤力就完全不同。

    内息强弱、肉身强横与否,对于其他修士来说很重要,甚至几乎是决定他们战斗力的最主要标准。

    但对方墨来说却不是这样。

    对他来说,内息强弱、肉身强横与否,只是决定了他的下限,也就是他这柄“人体飞剑”最基础的要素。

    而真正决定他战斗力的,是使用的核心法阵的等级、威力,以及契合度。

    这和他战斗时的选择有关,也和他对阵法的掌握度有关,所以实力并不固定在一个水平。

    要类比的话,阵法对他来说,就相当于其他修士战斗时使用的功法。

    但阵法起到的作用更明显、也更多变化,所以你要让方墨给自己的实力一个准确的判定,他还真的不知道。

    毕竟他在获得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后,所经历过的真正战斗其实并不多。

    真要说起来,大概也就是击杀欧阳大师和击杀昨天晚上那两名罗加特神教教徒时,算是真正发挥了实力。

    因为只有在生死厮杀时,才最能体现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但更认真来说,击杀欧阳大师并没有完全体现,因为欧阳大师带来的威胁并不大。

    而昨天晚上击杀那两名罗加特神教教徒时,方墨感知到了危险,起手便火力全开,直接用上了最具杀伤力的3星级法阵,结果就是那两名教徒不堪一击,直接被秒杀。

    这也无法判断出方墨的实力。

    所以现在冯笑格问起来,方墨也只能用“我不知道”来回答。

    冯笑格盯着方墨的脸,看着他一脸无辜的表情,看了一会儿后,无奈地缩了回去。

    他看得出来,方墨的确没有说谎。

    可是方墨说什么不知道自己的实力,他又很难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显然,这或许是方墨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

    只是打探他人的功法是大忌,就算两人现在关系不错,冯笑格也绝不会去犯这个忌讳。

    一时间,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默。

    方墨只好扭头看向窗外。

    这时候梭车已经来到了京南市市区内最豪华的一片商业区,这里不仅林立着一片商业大厦,还树立着几栋京南市著名企业的办公大楼。

    梭车载着两人在其中最高的一栋楼前停下。

    方墨抬头看了一眼,认出这里就是望仙阁集团的总部。

    昨天去参加卓妍的生日宴会时,方墨才终于知道,原来卓妍的父亲就是望仙阁集团的总裁卓长生。

    望仙阁集团可是在整个地球联邦都处于顶尖的修士器具公司,也难怪卓妍这个大小姐居然会在6岁生日时收到蔷薇精灵那么珍贵的礼物,而她借给方墨100万更是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只是方墨还是不明白,卓长生要见自己是为什么。

    “到了,走吧。”

    冯笑格拍拍方墨,率先下车。

    冯笑格很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他带着方墨走进大楼,沿途碰上的不少大概是望仙阁集团的工作人员看到他后,纷纷向他行礼示意,态度恭敬,甚至有些谦卑。

    这个平时在方墨印象中逗比、吊儿郎当的家伙,这个时候却体现出一副标准富家公子的模样,保持着礼貌而矜持的笑容,从容地走了进去。

    倒是方墨有些不太适应这种欢迎,走在冯笑格身边感觉很不自在。

    两人进了大楼悬梯,径直上到最高层。

    悬梯门一打开,方墨立即感觉到一群人的目光齐刷刷集中在自己身上。

    “喏,卓叔叔昨天晚上你见过的,另外几位昨天其实也在,只是你应该没见到他们。”冯笑格指着对面几人开始给方墨介绍。

    除了卓长生之外,剩下那几人居然都是望仙阁集团的高层。

    这让方墨很是意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望仙阁集团一群人在这里专程等他。

    “小格,你先在一旁等一下。”卓长生长身而起,率先迎了过来,主动向方墨伸出手。“方先生你好,我是卓长生,首先要感谢你昨天能来参加小女卓妍的生日宴会,你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让她非常高兴,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舍不得放手。”

    方墨禁不住莞尔:“那个玩意身上全是刺,她抱着睡觉不怕扎得慌吗?”

    众人顿时一起哄笑起来,气氛一下就放松了不少。

    卓长生邀请方墨坐下,略一沉吟,问道:“方先生,关于你昨天送给小女的那份礼物,我想请问一下,是你自己研发制作的吗?”

    见对方一见面,前两句话都集中在了那柄送给卓妍的飞剑上,方墨心中明白,看样子今天见面的主题就是它了。

    “是的,它是我自己单独炼制的。”方墨故意在“单独”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

    听到方墨的回答,卓长生和旁边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一名面容清瘦的中年男子问道:“方先生你好,我是望仙阁集团的技术主管余工。关于那柄飞剑,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在炼制它的时候采用了某种特别的炼制方法和程度,这才会让它在炼制完成之后还能再度发生形态变化?还有,我想问一下,这柄飞剑还能有自动认主功能,你是不是在飞剑内部的核心法阵做出了某种特别的设置?另外……”

    余工一口气问出了一大窜问题,方墨听完后,迎着众人期盼的目光,笑着点点头。

    “没错,我的确是对那柄飞剑做出了一些特殊的处理。因为这是我送给卓小姐的生日礼物,卓小姐之前帮了我很大一个忙,所以这份生日礼物当然不能太过简单。”

    卓长生等人又交换了一个眼神。

    方墨这个回答避重就轻,但却可以确定,那柄飞剑的确是他刻意炼制出来,而不是无意之间的产物。

    既然这样,就证明方墨一定掌握了炼制那柄飞剑的技巧。

    而这一点,才是他们最想要的。

    卓长生轻咳一声,打断了余工的追问。

    “方先生,我今天请你过来,其实主要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关于那柄飞剑的相关技术资料,请问你有出售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