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墨转头看向她,有些奇怪,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

    “我是方墨,请问你是……”

    女子撩起耳旁的两缕头发,露出修长的脖子,向方墨露出更加明媚的笑容。

    “难怪能够杀了我的两名同伴,果然是有些本事的。”

    方墨顿时一惊。

    杀了她的两名同伴?

    自己什么时候杀了两个人……

    方墨瞬间反应了过来。

    如果说杀了两个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天晚上和冯笑格一起,从卓妍家回来的路上,所杀掉的那两个罗加特神教的教徒。

    而这名女子说那两人是她的同伴……

    方墨眯起眼睛,后退一步。

    “你是罗加特神教的人?”

    女子有些意外地看了方墨一眼,笑了起来。

    “哦?看来你知道一些内情,那就更加不能放过你了。”

    话音一落,女子手轻轻一动,方墨面前忽然寒光一闪,瞬间已经激射到面前。

    方墨立即抬起手。

    “铿——”

    一声脆响,方墨只觉得被一股大力撞击,手掌一阵刺痛,忍不住踉跄连退几步。

    低头看向右手,发现掌心扎进去一个看起来将是发簪一样的玩意,正在微微颤抖着,闪烁出点点寒芒。

    方墨吃了一惊。

    刚才虽然事起仓促,他只来得及运起功法,布下自己最熟悉的基础强固法阵,但凭借他现在的肉身强度,配合基础强固法阵带来的防护加持,抵御一般的攻击根本毫无问题。

    而这个看起来也没有太锋利的发簪,居然就能刺破他的肌肉,直入掌心。

    虽然也没有扎进去太深,却显然已经达到了破防的程度。

    面前这名女子要么功法特殊,要么就是实力远比方墨预料得更强,只是简单的一击,便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发出这一击后,女子并没有立即展开追击,反而有些惊讶,又或者说有些赞叹地看着方墨,然后轻轻鼓了鼓掌。

    “很好,很棒!看来我们之前果然低估了你,那两名同伴会死在你手里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这样更好,这样只能证明,你的天赋比我们想象得更高,抓到你只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好处。”

    方墨眉头一皱,右手捏起,那根发簪被他捏成粉碎。

    “我有一个问题。既然你们的目的是抓走我,为什么无论是你之前的那两名同伴,还是你,一出手却都是一副想要杀了我的样子?”

    “呵呵,看样子他们俩给你留下的印象不太好。”女子再次发出一阵轻笑。“这是误会,像你这样有资质的年轻人,我们怎么舍得直接杀了呢?放心好了,虽然我们可能看起来很凶,但实际上并不会要了你的命。当然了,受点儿伤什么的在所难免,反正那并不重要不是吗?”

    “可是万一我不小心被你们杀了呢?”方墨沉着脸冷声问道。

    “被我们杀了?”女子摊开双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那你就死了呗,还能怎么样?”

    看到她这幅轻松的模样,方墨立即明白过来。

    看样子罗加特神教虽然主要目的是来抓捕一些对他们有用的联邦天才,但这并不是唯一选择。

    实在无法活捉自己,他们宁愿直接将自己杀了。

    确定这一点,方墨轻轻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不知道这名女子为什么敢在距离城区这么近的地方出现,袭击自己,但她既然敢这么做,就证明她有这个自信,有足够的能力。

    方墨首先想到的是那天晚上,和苏方一起在这里共同对抗卡拉玛格时的情形。

    当时有苏方在,依靠她的强行破境抵挡了卡拉玛格一段时间,最后方墨凭借着人体飞剑炼成功法,将自己化作飞剑,由苏方注入等同天命境修士的强悍元气能量,才最终击败并击杀卡拉玛格。

    但现在苏方已经不在,单凭他自己,却是绝不可能发挥出那么强的战斗力。

    当然,面前这名女子的实力虽然强,但应该也不至于达到和卡拉玛格同档次的实力,并不是完全没有一拼之力。

    只是这样的联想让方墨不自觉的想到了苏方。

    苏方早在接近一个月前就成功抵达了寇克兰星系,并向方墨发来了讯息,提到他们一家已经安顿下来。

    在那之后,苏方因为刚刚抵达的缘故,一直忙于处理各种事情,两人之间的联络少了很多。

    最近一次,还是接近一个星期前,苏方表示自己在母亲的安排下,进入了寇克兰星系当地一家修行学院,正在准备入学考核。

    在这之后,方墨和她都在各自忙着各种事情,却是没什么机会进行远程通讯了。

    现在因为突然在这个熟悉的地方遇到敌人,方墨想起苏芳,便在心中下了决定。

    “等有时间的时候,一定要联系一下苏方。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得首先解决面前的敌人。”

    分神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方墨迅速收回注意力,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子,右脚向后一拖,摆出准备迎击的架势。

    看到他的反应,女子似乎有些意外。

    “不错嘛,居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逃跑,看来你对自己相当有自信。”

    “不是自信,而是我知道逃跑没用。”方墨冲她招招手。“来吧,想必你也不是来和我聊天的,要动手就赶快。”

    女子忍不住笑了笑:“我很喜欢你这样胆子大的少年。等抓了你回去,我一定会向主教申请,亲自来调教你。”

    “那也要先把我抓住了再说。”方墨淡然回应。“我必须提醒你,你只有5分钟的时间,这里距离市区很近,如果闹出动静,警察一定会很快赶过来。”

    “这个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

    女子嫣然笑着点点头,忽然抬脚一跺。

    这一脚踩在河提边土地上一蓬杂草上,杂草立即根根寸断,一齐飞起,随后竟是齐齐光芒闪烁,化作数十道厉芒,疾射向方墨,恍若数十柄小剑。

    与此同时,方墨感觉周围空间中元气能量齐齐一震,竟是同一时间附着在那些杂草上,让杂草化作的小剑更加锐不可当。

    知天地奥秘,擢机要一体,是为知机。

    能够利用周身元气能量同步运转,融入自身的功法之中,这分明就是知机境才有的能力。

    这名女子,最低也是一名知机境的修士!

    方墨脸色微凝,不敢怠慢,体内法阵变化,瞬间布下“卡维尔-克格曼量子架构方阵”。

    这是一个3星级法阵,是方墨从之前冯笑格接到的一个工作中,所修理的法器里学到的法阵。

    那是一个并不多见的纯防御性法器,而这个核心法阵的主要功能,就是提升法器的防御力、坚固度、同时对元气能量攻击具备一定的干扰性。

    方墨当时觉得这个法阵比较特殊,学到手后,稍作改良,将它适用于自身布置。

    这个法阵的防御效果很不错,缺陷在于对自身的肉身强度要求不低,负担也比较重,轻易情况下方墨是不愿意用的。

    不过刚才服用了那瓶3品淬体液后,方墨的肉身强度有了明显提升,现在使用出来,倒也不用太过担心。

    “铿铿铿铿——”

    数十条杂草化作的寒芒撞在方墨身上,就好像数十柄小剑撞上硬铁,杂草上凝聚的元气能量被方墨干扰失去控制,重新变得软化下来,轻飘飘地落了下去。

    女子轻咦一声,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虽然因为之前两名教徒的死,她来之前已经尽量高估了方墨的实力,但没想到自己这一次攻击竟然被方墨如此轻易地给挡了下来。

    “果然有些本事,难怪主教宁愿冒着第二次行动更容易暴露的危险,也要将你抓回去。”

    女子脸上一直保持着的轻松笑容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然。

    她又抬脚一跺,再次腾起数十条杂草,化作寒芒射向方墨,同时扬起左手,伸手一摸,从腰间抽出一条皮带,手一抖,皮带迎风挺直,上面闪烁出璀璨厉芒,竟一下变成了一柄飞剑!

    女子手又一抖,一剑刺了过来。

    方墨挡下那些杂草,女子手中的飞剑已经刺到面前。

    他根本来不及作出其他反应,这次也不敢贸然用身体硬挡,只能勉强向后一倒,险之又险地避过了这一次刺击。

    然而因为试了先机,女子占了上风,便毫不客气地向方墨发起了狂风骤雨般的连续攻击。

    “当当当当……”

    尽管方墨尽力躲避,却依然避免不了被飞剑连续刺中,好在在“卡维尔-克格曼量子架构方阵”的加持防护下,纵然被飞剑直接刺中,却也依然能够勉强不受伤。

    只是每一次攻击带来的冲击却避免不了,依然给他的经脉造成了一些震荡损伤。

    这样被动挨了一会儿打,方墨知道再这样下去不行。

    虽然女子每次攻击并不会给他带来致命伤,但经脉的每次小小震荡损伤累积下来,依然会让他的战斗力明显受损。

    他刚才向女子说,警察会在5分钟内赶到,那纯粹是在吓唬她。

    实际上经历过上次和卡拉玛格的战斗后,方墨对京南市警方的效率不抱任何期望,才不会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警察身上。

    指望他们,恐怕还不如指望突然有一名强大的修士路过,然后拔刀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