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挡下一次攻击,方墨接力向后推开,内息一转,体内经脉中布置的法阵再次变化,换成了另外一个3星级法阵“轻羽飘扬”和一个2星级法阵“极速-3型”组成的复合型法阵。

    “轻羽飘扬”法阵的效果,是能够极大地降低飞剑重量,让飞剑变得更加易于操控,用在人体飞剑炼成功法,作用在人体肉身上时,便能大幅提升速度,变得更加灵活。

    基于3星级法阵的特点,获得这个法阵加持后的方墨,再融合了元气能量之后,便会让整个身体变得轻盈无比,甚至可以变得犹如柳絮般随风飘荡。

    “极速-3型”法阵,则是一种能够汇聚元气能量后,有效降低飞剑受到的阻力,提升飞剑刺出速度,同时还会让飞剑变得更加锋利的法阵。

    用在人体肉身上时,则会提升方墨的行动速度以及反应速度。

    将这两种阵法结合起来,方墨立即感觉身体变得无比轻盈,元气能量被法阵引流涌入体内,更让他的身体行动变得极其迅速。

    罗加特神教那名女子的攻击瞬间落空,一楞之下,再次追击,却还是被方墨轻松躲过。

    这样连续刺击了数十次,任凭她变化了几种剑法,却总是碰都碰不到方墨一下,顿时有些急了。

    她敢挑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对方墨发动袭击,就是有信心能够短时间内轻松解决方墨,将他抓回去带走。

    却没想到方墨居然如此耐打,她刚才那么一顿狂风骤雨般的强悍攻击,竟是被方墨尽数硬扛了下来。

    除了将方墨身上的衣服砍得七零八落,几乎变成了破布条之外,方墨身上甚至连一点儿伤痕都没看到。

    她本想着继续强化攻势,加大力度,继续展开攻击,方墨反倒比她还早出现了变化。

    现在方墨速度奇快,左闪右躲,她连续攻击数十次,竟是一次都无法击中。

    女子心里十分疑惑。

    刚才她以为方墨修炼的是一门强化肉身,极度提升防御能力的功法,但现在方墨摇身一变,却变得身法出众,反应飘忽,无法捉摸,竟像是完全换了一种功法。

    这样两门几乎完全不同的功法,这个小子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又急攻一阵,见自己的攻击依然被方墨尽数避开,女子心中终于生出一丝焦急。

    之前她的首先目标是活捉方墨,并尽可能地将他完整地带回去。

    但现在看来,这个目标恐怕难以完成,那就只能改变方案。

    “也罢,虽说让这个小子缺胳膊断腿地带回去,势必会影响他的实力和将来的修炼,但总比一无所获,空着手回去好。”

    女子心中主意已定,手腕一抖,内息流转,周身大量元气能量涌来,手中皮带化作的飞剑陡然蹦出一团炽烈的火红色光芒,将她和周围大片空间都笼罩在内。

    光芒照射之下,周围泥土、杂草、连通河堤都碎裂开来,随后无数沙石泥土、草根草叶、堤岸碎块,尽数自动飘起,围绕女子身体周围高速旋转一周,齐齐向方墨射去。

    这下劈头盖脸,铺天盖地,方墨根本没有地方躲闪,只能赶紧重新转换体内经脉中的法阵,换为之前使用的“卡维尔-克格曼量子架构方阵”,双臂挡在胸前,护住脸面。

    “啪啪啪啪……”

    “铿铿铿铿……”

    “当当当当……”

    一连窜混杂着各种撞击的声音密集响起,方墨只觉得自己被无数道剑气袭体,霎时间已经受到上百下极其锋锐的攻击。

    如果不是他现在肉身足够强横,在“卡维尔-克格曼量子架构方阵”的加持下防御力更是提升了好几倍,只怕瞬间就会被刺穿上百个洞。

    即便如此,他也感受到经脉遭受接连冲击,有些支撑不住,忍不住一张嘴,一口鲜血喷出。

    这口血却不是白吐的。

    在吐出嘴的一瞬间,方墨已经在其中完成一道法阵加持,血液中融入一团内息,同时融入不俗的元气能量,竟是一瞬间化作一道血液组成的飞剑,射向那名女子。

    这下反击显然有些出乎那名女子的意料,她原本正在准备向方墨发动更强的一击,却因为方墨这一下反击迟钝了一下,不得不用剑将方墨这道血剑劈散。

    可就是这一下延误,就给了方墨一次反击的机会。

    方墨在口中喷出血剑的同时,体内法阵再次迅速转换为“轻羽飘扬”和“极速-3型”复合型法阵,身子犹如一道青烟,也犹如一片柳絮般,毫不受力,却又轻轻飘飘地便窜到女子面前,伸手抓了过去。

    女子显然没有想到,方墨被动防御、躲避了这么久,现在她准备全力攻击的时候,方墨竟然敢主动展开了反击。

    一楞之下,她刺出的那一剑已经被方墨伸手握住。

    女子愣了愣。

    这个家伙,不要自己的手了吗?

    女子冷哼一声,内息爆发,飞剑表面爆出更加猛烈地火红色光芒,一时间剑气四溢,竟是连周身的空间都被劈开了一般。

    方墨握住女子长剑的右手被剑气一刺,瞬间皮开肉绽,差点儿整个手掌都被直接从中间切断。

    好在他反应奇快,立即收回手,脑海里迅速闪过刚才那一瞬间探查到的情况,内息一动,一拳轰出。

    “轰——”

    这一拳虽然只是轰中了空气,女子却身子不由自主的晃动了一下,手中拿着的飞剑也微微一抖。

    因为她剑气带动,而腾空而起的飞沙走石、泥土杂草,也像是突然失去了控制,一并落了下去。

    女子吃了一惊。

    她所用的这门功法,如果用地球联邦华夏族的传统语言翻译过来,应该叫做“飞花摘叶剑气”,就是能够利用功法操控元气能量,进而影响到周身所有物体,将其全都变为能够被自己操控的飞剑。

    练到精深的地步,可以一举一动就能操控周身玩物,达到万剑齐发的效果。

    甚至练到最高深的程度,甚至可以直接凝聚元气能量来形成一柄飞剑,直接用这个杀人。

    她虽然还远远没有练到精深的地步,但凭借着这门特殊的功法,在遇到和她同境界的知机境修士时,很少会落下风。

    本以为现在拿来对付方墨这个区区入微境的小子,应该是手到擒来。

    却没想到,方墨不仅之前根本不惧怕她的攻击,刚才那一拳轰在空处,却直接轰在了她整个功法调动元气能量的核心关键节点,竟是一拳就将她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元气能量尽数轰散。

    这一剑,自然就没了任何威力。

    “难道这小子知道飞花摘叶剑气功法?”

    女子迅速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门功法可是她在加入罗加特神教之前,挖了一座古墓意外所得,除了她之外,根本不应该还有其他修士掌握才对。

    方墨这个区区地球联邦的少年修士,又怎么可能懂。

    女子心中定了定,又是一剑刺出。

    然而她刚有动作,方墨却已经又是一拳轰出。

    这一拳,再次轰在她这一剑刚刚起势,元气能量刚刚凝聚的节点位置。

    这一下比刚才还要明显,元气能量更笨没来得及凝聚,便已经被方墨轰散。

    女子内息正在调解,因为方墨这一拳,竟是将她完全憋了回去,内息震荡,竟是让她反而受了点儿伤。

    女子吃了一惊。

    现在她明白,不管方墨是不是真的意外地了解飞花摘叶剑气功法,但事实就是方墨真的在短短时间内就找到了破解的方法。

    女子眉头皱起,又刺出几剑,却每一剑都被方墨一拳轰散,没有一次例外。

    这下女子彻底确定,她已经奈何不了方墨。

    她转头看了一眼京南市城区方向,知道今天最起码在短时间内解决不了方墨,想了一下,一剑逼开方墨,然后脚下一点,身子高高跃起,向着十余米外的河道对岸掠去。

    飞到一半,她回头看向后方,高声笑道:“少年,你的实力、天赋果然十分出色。但你不要高兴太早,我奈何不了你,神教还有大把高手可以使用。等我回去禀报之后,派出一名主教前来,那时候你绝对没有还手的可能。等你被抓回神教,我会好好疼爱……”

    说到这里,她忽然眼神一缩。

    原来看到她打算撤离,方墨不仅没有露出松了一口气、劫后逃生的轻松表情,反而目光一凝,忽然深吸一口气,周身元气能量大幅浓缩,瞬间大量齐聚他的身体周围。

    感应到方墨聚集的元气能量强度,女子心中大骇。

    这个强度,绝对已经超出了入微境修士的程度,甚至已经明显超过了她。

    这个小子原来一直在隐藏实力不成?

    方墨没有给她更多的思考时间。

    待元气能量凝聚足够,方墨体内经脉中“雷格尔-R67”型一次性飞剑制式标准法阵布置完成,所有内息和元气能量汇聚一体,化为一道无比猛烈、强悍的剑气。

    随即他的身子变成一道无比夺目璀璨的剑光,瞬间已经激射出去,后发先至,追上还在空中的女子。

    “你……”

    女子只来得及叫出一声,却因为这时光注意逃跑,十分松懈,根本来不及全力催动功法。

    再加上她原本就擅攻不擅守,这一下事出意外,更是没办法完全提聚内息,汇聚元气能量更是无从说起。

    电光火石指尖,方墨以身化作的飞剑已经飞到面前。

    “轰——”

    女子连惨叫声都没能来得及发出,便已经被方墨狠狠撞中。

    她立即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一柄巨剑击中一般,剑气瞬间摧毁她的护体内息,将她体内经脉都摧毁得接近七零八落。

    她还在空中时便已经接连喷出数口鲜血,待摔落在地,更是吐了一路鲜血。

    连滚十几个圈后,她终于重重撞上一颗树干,身子遭受剧烈撞击,再吐一口鲜血,眼前一黑,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