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扑通——”

    方墨重重地摔落在河水里,砸起一大片水花。

    他只觉得全身撕裂一般的剧痛,几乎连最后一点儿力气都使用不出。

    之前在和那名女子的交手中,他因为只能被迫防御、躲闪,其实经脉已经受到不少冲击,受了点儿伤。

    刚才为了不让女子逃走,他使用“雷格尔-R67”型一次性飞剑制式标准法阵,将自己化身为一柄一次性飞剑,虽然重创了那名女子,自己其实也受伤不轻。

    这一瞬间,他几乎感觉整个身体都要碎了一样。

    虽然已经到了5月,河水却依然有些冰凉,方墨浑身沐浴在河水之中,屏息凝神,任凭河水冲刷一阵,这才勉强提起一丝内息,在经脉中完成一周天循环,布下基础强固法阵。

    在法阵吸纳的元气能量支持下,方墨勉强恢复了一些,撑起身子,慢慢爬了起来。

    他艰难地爬上对岸河堤,先离远点儿观察了一阵,确认那名女子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才提起内息,缓缓靠了过去。

    一直等到方墨靠近,那名女子还是没什么反应,方墨耐心等了一下,这才走过去,蹲下身,先用手指伸到她的鼻子下探查了一下。

    还有呼吸,只是比较急促混乱,看样子还活着,只是活得不是那么好罢了。

    方墨小心翼翼地在那名女子身上摸索一阵,将她身上的东西都掏了出来丢到一边。

    当从她手中取过那条皮带的时候,方墨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这根皮带只是看起来像是一根皮带,实际上的材质十分特殊,平常软化,但一旦注入内息激活内部核心法阵,就会立即变成一柄坚硬、锋利的飞剑。

    这让方墨想起了自己送给卓妍作为生日礼物,后来被望仙阁集团买过去开发的“冰花”飞剑。

    方墨在炼制那柄飞剑的时候,为了给卓妍一个惊喜,也为了让卓妍更加满意,所以故意将飞剑的材质和法阵都设置为未完成状态,最后让卓妍用内息刺激激活后,才算彻底定型。

    现在这名女子手中的这根皮带飞剑,却是平常状态下一个状态,法阵激活状态下才会变成完整的飞剑。

    这是一个方墨之前从未见过的飞剑设计思路,感到十分惊奇。

    他探查了一下飞剑内部的法阵后,想了想,将皮带揉成一团,塞进怀里揣好。

    又看了一眼还昏迷不醒的女子,方墨忽然心中一动,扒下她的裤子,抬起她的大腿……

    别误会,并不是想耍流氓。

    方墨只是看了一下她的大腿内侧,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一个有点儿像牛头、但却更加狰狞的奇怪图标。

    这个图标印记,就是上次吴启明告诉方墨,属于罗加特神教教徒的特殊标记。

    这名女子,果然是罗加特神教派来的。

    确认了这一点后,方墨又醒了想,打开个人终端,选择了一个通讯账号发去通讯请求。

    片刻后,通讯被接通。

    “喂,齐叔,我抓到了一个罗加特神教的人。”

    “哈?”

    ……

    ……

    联邦安全部的人很快就来了。

    他们将方墨和那名女子一起带了回去。

    齐成认真询问了一边方墨受到袭击的事情经过后,便将他放了回来。

    不过在临走之前,他还是严肃地警告方墨,让他这段时间一定要更加小心谨慎,不要再给罗加特神教袭击他的机会。

    方墨对此表面应了,心里却不以为然。

    罗加特神教的人居然能够这么轻易地潜入京南市,并且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来到方墨身边,向他发动袭击,证明他们一定有非常强大的隐匿能力,能够避开地球联邦的监控。

    方墨就算再怎么避着他们,也很难确保自己能够完全避开。

    好消息是,齐成告诉他,根据联邦安全部掌握的情报,罗加特神教这一轮对地球联邦的袭击已经告一段落,他们获得了足够的收获,接下来应该会退出地球联邦,回去自己本部所在,消化这次的战果,又或者将目标转投到其他星系。

    至于该怎么解救地球联邦之前被抓走的那些天才,联邦政府方面正在想办法解决。

    只是因为之前一直没能获得准确的情报,联邦方面很难锁定目标,想救也无从救起。

    而方墨活捉来的这名女教徒,就是破开这个僵持局面最好的手段。

    如果能从这名女教徒口中问到有价值的情报,那就有希望将那些被抓走的天才们给救回来。

    这方面当然就不关方墨的事了,他也没兴趣掺和进去。

    他现在不过就是一名入微境的修士,在这种大行动中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相比起去操心这些轮不到自己操心的事情,对方墨现在更重要的,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

    接下来一段时间,方墨果然遵从齐成的警告,深居简出。

    除了必须要去望仙阁集团协助研究冰花系列飞剑之外,方墨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窝在家里安心修炼、研究,顺便完成一些工作。

    因为之前和冯笑格的商议,他现在接的工作没有以前那么多,便有了更多自主支配的时间,可以更多地用在自己修炼上。

    在修炼和完成工作之余,方墨也将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尝试炼制飞剑上。

    冰花飞剑是方墨的一次尝试,效果非常好,甚至获得了意料之外的大把收益。

    但炼制冰花飞剑的目的,是为了送给卓妍的生日礼物。

    而现在方墨的研究目的却不相同,他更多的是为了研制一些更为普及适用的飞剑,同时也通过这些研制过程中的感悟,来配合炼剑篇一起进行领悟。

    这样做的效果相当明显。

    通过炼制飞剑时,各种材料熔炼组成飞剑时的细小变化,方墨不仅快速提升了飞剑剑身炼制的相关经验,对炼剑篇也快速提升理解。

    这些理解配合炼人篇的功法,让方墨的肉身强度提升速度奇快。

    再加上他基于复合型法阵进行内息修炼的特点,两相结合,方墨的实力提升速度远胜之前。

    仅仅只是两个月过去,方墨便已经从入微境5阶提升到了入微境10阶,只差一步便能达成入微境圆满,进而突破至知机境。

    这样的修炼速度,方墨不敢说前无古人,起码在他知道的修士之中,绝对是排名第一。

    在方墨专心工作、研究和修炼的同时,外界的事情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首先是关于毕业。

    进入6月,也就正式进入了毕业季。

    开天剑门京南市附属第二高中的高三学生们纷纷从学校毕业,之前便已经被开天剑门选中的那些9、10级的学生绝大多数通过了开天剑门的考核,顺利进入开天剑门。

    而那些9级以下的学生中,也有几名同样被开天剑门选中,其中一人,赫然就是罗尔德。

    据说挑中他的就是戈薇塔长老。

    这让罗尔德欣喜若狂,因为进入开天剑门,就意味着他终于不用回去继承家业。

    至于那些没有被开天剑门挑中的学生们,也是各有出路,有的进入修行学院深造,有的考取了其他学校,有的则直接出国,跑到其它星系的其它修行门派、组织继续修炼。

    冯笑格当然也毕业了,他的选择和很多学生不太一样,他没有按照父亲的安排进入沃尔夫大学的金融工商管理学院,反而报考了哈坦根学院的金融分院。

    这是一个让很多人不理解,尤其让他父亲不理解的选择。

    因为如果既然是进入金融相关的专业,那么显然是沃尔夫大学的更好,毕竟排名联邦第一。

    但他偏偏强行选择了哈坦根学院,并且态度强硬,他父亲最终也没办法,只能随他的意。

    唯一知道冯笑格为什么要这么选择的,大概就是方墨了。

    其实冯笑格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方墨选择了哈坦根学院。

    在通过了哈坦根学院和沃尔夫大学的基础考核后,方墨获得了两家学院的共同认可,可以任他挑选一家学院加入。

    在经过一番认真考虑后,方墨放弃了之前想要去的沃尔夫大学,而是选择了哈坦根学院。

    原因嘛……还是在于哈坦根学院的诚意更足。

    在上次向方墨承诺,他进入学院后,会被安排给一名炼器系教授手下,由教授专门指导他之后,哈坦根学院后来还向方墨承诺,会全面向他开放哈坦根学院的炼器博物馆。

    也就是说,方墨可以研究哈坦根学院珍藏的各类正规修士器具,还包括不少珍贵的核心法阵设计方案。

    这对方墨来说非常重要,他现在缺的就是这些。

    而他把同样的要求向沃尔夫大学提出后,却被拒绝了。

    于是方墨果断选择了哈坦根学院,并确定会在9月开学时正式入学。

    因为方墨选择了哈坦根学院,冯笑格便也选择了哈坦根学院。

    他的理由是,既然两人目前合作密切,都在合伙开公司了,那当然最好是不离不弃,在一起可以方便联络,也方便经常见面。

    其次是关于罗加特神教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