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张岚到达亚特兰蒂斯的第三天,虽然从网上收集了不少的资料,但对于这个世界价值观的构成,却是周娴帮他完成的。

    虽然祭司一直没有露面,通过身边的人和事,张岚也可以勾勒出这个统治者的轮廓。他就是实际的独裁者,但却在用道德和信仰对社会进行绑架。

    能不能找到创世神,对于他们来说一点也不重要。祭司要的就是亚特兰蒂斯的稳定,因为只有稳定,他才能永久的享受独裁的快乐。

    维持了500年的政权,经历了近10代的传承依旧屹立不倒,充分说明了祭司体系对于管理亚特兰蒂斯来说是非常有一套的。

    张岚甚至怀疑,他们是故意限制了科技水平的推进,控制民众对未知的渴望性,用安逸的生活,充实的食物,来让所有人变成圈养的猪。

    但哪怕是猪,最后长肥了都是要杀了吃肉的,这些民众被圈养来干什么?

    张岚还没有完全勾勒出完备的数据链,不过对于亚特兰蒂斯,张岚有了另外一种更可怕的猜想,而且是有过去的行为佐证做支撑的。

    现在,暂且不能说,仅仅停留在猜想的阶段。

    车平稳的停在了工人区13号楼的楼下,张岚的出现让街坊四邻不由全围了过来,所幸有荷枪实弹的守卫拉起了人墙,不然张岚估计要签名签到手软了。

    张岚和周娴乘坐电梯来到了23楼,大门开启的时候,正好出来迎接的是丽莎。

    穿着一身连衣白纱裙的丽莎看上去格外的可爱与稚嫩,高兴全写在了脸上。

    “姐!王子!你们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不会来的。”丽莎兴奋不已。

    “答应你的事,我什么时候没办到过?”周娴从电梯里走出来,刮了一下丽莎的鼻梁,“就算不想你,也会想我阿姨烧的红烧肉啊!”

    “就知道姐好这一口,已经让妈妈弄好啦!”丽莎连忙把周娴推进了屋,这才回头又走到了张岚的面前,“谢谢你能来。”

    “被她逼的,现在她是我的监护人。”张岚其实相当无辜。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这种时候,见到你特别开心。”丽莎看上去竟然有些失落,感觉有些不对。

    “你怎么了?”张岚立刻觉察道。

    “我已经跟祭司大人说了你让我说的话……”丽莎低垂下了额头,“你让我对他说的,‘神指派你来毁了亚特兰蒂斯’。”

    “结果有趣吗?”张岚好奇道。

    “我第一次……见到祭司大人摘下了面具,当着我的面笑了。”

    丽莎不寒而栗,要知道在亚特兰蒂斯,一旦神选灵童确定诞生后,就会被移送到创世神神殿,加冕为新的祭司,然后佩戴上祭司面具,一生直到死亡都不会再摘下,没有人见过祭司在位后摘下面具的样子。

    丽莎不光看到了,还看见了那张苍老的脸露出的笑容。

    丽莎恐惧的是按照年龄来说,祭司大人只有56岁而已,已经临近等待神选灵童出现的时刻,但那张脸丽莎永远不会遗忘,那仿佛已经90岁的苍老脸庞,格外渗人。

    “好了,什么都不要说,谁也不要讲,进去吃饭了。”张岚牵起了丽莎的手,仿佛这一握将她心中所有的恐惧都给消散了,面带微笑的进到了房间里。

    而丽莎的爸爸,穿着围裙端着热菜从厨房走出来时,正好看见女儿被其他男人牵进来的一幕,那种复杂的表情,是一种高兴,也是失落。

    “叔叔,你好,我是张岚。”张岚立刻放开了丽莎,想解释一下。

    “大人不用客气,进来坐吧。”叔叔只能这样称呼,一副你什么都不用解释的样子了。

    张岚感觉自己的身份定位被搞错了,虽然他是丽莎从外面带进来的,但这并不表示他们就有什么关系!

    这一顿饭吃的各位有些尴尬,一直不停在说话的只有周娴还有丽莎,张岚都不知道从哪里聊起。

    仔细看看,丽莎的家并不大,连丽莎住在中心大楼里的房间客厅都不如,所有的电器摆设都显得格外陈旧,两室一厅的小家却格外温馨。

    “大人,您来自外面的世界,可以说说外面是怎样的吗?”大概是喝了点酒的关系,叔叔才格外大胆的向张岚提问道。

    “一个肮脏被神抛弃的世界,符合一切世界末日幻想的样子吧?”张岚微微一笑,并没有架子。

    “我就说嘛!肯定是这个样子啦!这死丫头非要跟我们争,说您是帝国集团的董事长,也是一方的王子,那些都只是圣典里的故事,人鱼怎么可能真的找到王子?”叔叔开心的一饮而尽。

    “丽莎,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聊到这里,换周娴不高兴了,显然她曾经提醒过丽莎,关于张岚的真实情况是不允许跟任何人提起的,包括他的父母。

    “我知道,可是爸妈看着电视都在问我,我真的不想骗人,明明我说的才是真相,可他们就是不信。”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嘟起的小嘴满心委屈。

    “丽莎,我没跟你开玩笑,乱说话会出人命的。”周娴的警告更像是源于她的恐惧,就像她不想弄死轮回一样,也不想弄死丽莎。

    周娴连忙转身对丽莎父母叮嘱道,“阿姨,叔叔,丽莎是第一个带张岚回来的人,也是公众人物的颂神姬,所以她的发言很有可能引发不一样的民众骚动,这是破坏社会和谐的因素,请两位了解事态的严重性,千万不要再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不管发生什么,张岚大人对外的说法只能是由我们这一个端口出去。”

    周娴从没有如此老着脸和叔叔阿姨说过话,这近乎是要翻脸的警告方式,叔叔也是被吓得一愣,不过也是彻底理解了。

    一顿饭吃到最后,所有人都特别尴尬,叔叔的酒都被吓醒了一半。为了化解尴尬,阿姨岔开话题道,“对了丽莎,你准备好去梦之湾了吗?”

    “妈妈,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我才不会那么轻易的输掉呢!”丽莎要强道。

    所谓的梦之湾,就是亚特兰蒂斯的境外天堂,只有祭司大人知道那在哪里,所有退下来的颂神姬都会前往梦之湾,继续研习对创世神的敬畏和祷告。

    而拥有神牌的管理层退休以后,也会前往梦之湾,享受独有的天堂般的生活。可以说梦之湾就是亚特兰蒂斯梦幻的存在。

    但只要去了梦之湾,就等于要跟亚特兰蒂斯的传统社会脱离,变成世外桃源里的闲云野鹤了。

    丽莎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因为割舍不下的是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