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后,炼狱场外。

    浩浩荡荡的玄武城,紧紧拖行着众多的城市平台赶到,狭长的盆地路径让冰封集团的城市,不得不变成了一字排列的向前行驶。

    长达200公里的路程之后,终于,他们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炼狱场。

    这里的地上被厚厚的赤红积雪覆盖,但当城市平台的履带从上碾压而过时,还能听到犹如踩过众多薯片的断裂声。

    所有的城市平台呈现环形的扭动停靠在了一起,仿佛一条巨蛇盘卧在巢穴中一般。

    待在观天阁那玻璃房中的赫拉眺望着四周高耸的山峦,久久没有说话,直到身下的震动完全停止,所有的城市聚拢拼凑成了一座巨大的城邦。

    灭世缓缓走上前来,单膝跪地道,“夫人,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灭世,我做的这一切是对还是错?”赫拉疑惑的看向了跟随自己10年的骑士。

    “您所做事情的对错与我无关,我只负责帮您达成一切心愿。”灭世毕恭毕敬道。

    “嘿嘿,跟那张岚待了两天,突然发现你都特别会说话了。”赫拉微笑起来就像女神一般。

    “与他无关,一切都是属下的心声。”灭世由衷道。

    “好了,知道你的一片苦心,动手吧,我们要开始改变这个世界了。”赫拉挥了挥手,示意灭世退下。

    “属下明白,开始了。”灭世迅速起身离开了观天阁,在他走出这庄园之前,冰封特勤部队已经开始了行动。

    冰封特勤部队,类似于霸王护卫团的高级特种部队,配备特制的防寒盔甲,搭配最先进的光学武器,成为冰封集团最强大的董事长私人调配的部队,数量虽然只有2000人,却可以和最少10倍于己的敌军进行厮杀。

    而现在,他们在干的事情,也是董事长授权的,带着大量装备的冰封特勤部队闯进了每一位权贵的家中,将他们通通“请”了出来,不管愿意不愿意,直接送上了配备的专车,拖到了行政大楼,全被关在一个密封的会议室中,不管这些大佬们怎么哭喊打闹,没有一个人摆脱得了控制。

    至于下达命令的赫拉,压根就不需要跟他们见面,只是建立了视频连线,远程和这些瓜噪的权贵们说道,“从现在开始,很抱歉,要用这种方式和大家见面。”

    “你大爷的赫拉!你这是想谋反吗?!竟然带大家到炼狱场,还袭击我们所有人。”上次差点被赫拉切断手指的大佬怒火中烧道。

    “请相信我,如果想谋反,你们压根就没有和我说话的机会,我的任期快结束了,在结束前我有一场战争要打,为了避免你们七嘴八舌的抗议,这段时间你们最好乖乖的待在会议室里,哪里也不要乱跑,不管最后我的死活,我都会保证你们能活到最后。”这已经是赫拉对他们最大的仁慈。

    “喂,你到底打算干什么?我知道你在悄悄开发质子脉冲武器,你完全可以用来吓唬吓唬大家就好了,别来真的。”大佬也是查探过一些情报的。

    “质子脉冲武器?那东西谁也救不来哦,只会沦为帮你们积累财富的道具而已。其实我一直在开发的是拯救这世界的武器,是神罚,可以一发彻底摧毁霸王集团的武装,而那武器就在你们的脚下,好了,不能跟你们说了,我要去忙了。”赫拉说完直接挂断了视频通讯,偌大的会议室里陷入了一片死静。

    摧毁霸王集团?这就犹如一个人类,拿着大炮去杀龙一般,龙要是死了还好,要是龙没死,那人类可不是被撕成碎片那么简单。

    一时间会议室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外加咒骂赫拉疯了的言语,但是他们已经无法改变这个现实了。

    马上就要开始筹备了10年的复仇,赫拉换上了自己最华丽的赤红长裙,精心打扮了一番,在涂抹胭脂时不由的一咳,鲜血喷在了穿衣镜上。

    “冰封之殇……再给我点时间好吗?”赫拉嘴角带血的抹去镜子上的血迹,继续化妆。

    其实,赫拉比谁都清楚,自己的死期是在什么时候,甚至能精确到分钟为单位,理论上她的病情发现的更早,只要接受治疗,最少还能再多活10年,但是赫拉放弃了,她不希望更长的生命拖慢她复仇的进度,只有看得见终点的赛跑,才能在最后的时刻更努力的冲刺。

    关于冰封之殇的事情,赫拉没有告诉任何人,除了签有保密协议的医生,她一直在吃药物硬撑着,但当开始咯血的时候,她就知道,死期已经不远了。

    “张岚,快点来吧,我好害怕……在死的那一刻,看不到你……”

    赫拉在心中祈祷着,在化完美美的妆容后,她离开了府邸,瓦尔迪搭载着伽利略已经在车内恭候,大型车队后面拖行着众多的大型研究设备,还有来自7方集团的所有研究人员。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赫拉上车后梨涡浅笑道。

    “夫人过谦了,我们也没有来多久。”瓦尔迪连忙回礼。

    “浪费了30分钟等人,老板你们是真的有闲工夫废话吗?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伽利略一脸不爽道。

    “老家伙,你怎么说话的!”瓦尔迪说着就想动手。

    “伽利略先生快人快语,我喜欢。”赫拉一点也不生气,微笑的化解了尴尬。“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3天,不知道您的研究进度到了哪里?”

    “已经完成了心核碎片样品的初级过滤,虽然古恒要是还活着,这个过程应该比我会快上12个小时,不过总算理论是没有差错的。”伽利略聊起研究来就起劲了,“心核碎片真的是我们从未触及过的高级能量,它的稳定程度可以承受质子撞击也不发生任何变化,但使用一些特殊的元素刺激,又能立刻变得极其活跃,控制不好量的对比,我们全会被炸上天。”

    “那么我很好奇,你使用的是什么物质?”赫拉对于心核碎片也是充满了好奇。

    “媒介物质是我从古恒携带的研究材料里找到的,经过DNA比对后,我发现,其实他们一直用来激活心核碎片活性的物质,我也曾经研究过。”伽利略嘴角上翘道,“你们一定想不到,可以唤醒心核碎片的东西,竟然是……张岚的DNA!”

    “张岚的DNA?”赫拉震惊道。

    “没错,我起初以为只要是人类的DNA就能对它产生刺激,但经过试验发现,只有张岚独特的DNA才能对其产生刺激,如果将心核碎片形容成神的领域,那么张岚就是打开这个领域的钥匙。”伽利略无比兴奋。

    “神的钥匙吗?”赫拉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赢不了那个叫舞雪的女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