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平市特务机关负责人麻生二郎中佐用日语宣读文件,张天翊听不懂,文件宣读完后,他把文件和证件交给张天翊,小林美子捧着两套陆军中尉军官服和帽子鞋子递张天翊。

    张天翊接过后笑说:“这军服我不会穿,穿着这军服我就不能在大街上行走了。”

    太平市特务机关负责人麻生二郎中佐点头说:“这军服用以重大活动时穿,你们特务机关人员平时可以穿便服。”

    仪式举行得非常简单,仪式结束后,太平市特务机关负责人麻生二郎中佐请大佐、小林美子、山下中尉和张天翊进入会议室,与太平镇从事特务工作的宪兵队长、警察局长、皇协军营长、保安队长、侦缉队长以及特务机关各部门负责人见面。

    太平市特务机关负责人麻生二郎中佐讲话后,小林美子讲话,小林美子跟大家说:“张大少担任副课长,没有具体分工,但可以对各部门的工作进行监督。有谁敢不尊重张大少,就是不尊重我小林美子。另外,由于张大少另有重任在身,身份不便公开。原则上,仅局限于我们在座这些人知道。”

    张天翊向大家抱着,笑说:“我小心谨慎过日子,居然还有人刺杀我,我有几次死里逃生了。假如再有人行刺我,恳请你们一定要救我。至于工作我不想说什么,我这人游手好闲惯了,搞了个紧箍咒戴头上,让我感觉好难过。近来我要忙着做生意,工作可能顾不过来,还望小林少佐多多担待。”

    小林美子办公室,张天翊坐沙发上看证件,小林美子站张天翊面前,眉天眼笑说:“怎么样?如假包换。”

    张天翊把证件拍桌上,看住小林美子的眼睛,叹气说:“我还以为你只是开玩笑,居然还真的为我搞来了这个。可惜只给我弄了个中尉,假如弄个中佐就好了。”

    小林美子在张天翊身边坐下,搂住张天翊的肩膀笑说:“我都只是少佐,刚进来就当中尉,在我们特务系统中,你是第一个。你还年轻,干几年出了成绩,还怕升不了中佐的?大佐都能升的嘛!”

    张天翊转脸看住小林美子的眼睛,小声说:“跟我说实话,你为什么非要给我戴个紧箍咒?”

    小林美子小声说:“两大原因,一是你父亲为日本国鞠躬尽瘁,立下汗马功劳,日本国必须有所表示,对他的独苗儿子予以悉心培养。二是你立场动摇,我担心你会滑向反日分子一边去。给你戴个紧箍咒,让你时刻意识到,你是和我们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张天翊轻轻摇头说:“看来不是我们之间的感情。”

    小林美子笑说:“大佐和中将都希望我能和你在一起,这是第三个原因。”

    张天翊冷笑问:“你真的愿意做我姨太太的?”

    小林美子媚笑说:“只要你全心全意和我一起对付反日分子,我就愿意一辈子侍候你。”

    张天翊唉气说:“我又不是将军,你可是日本特务重要人物,你怎么可能愿意一辈子侍候我?”

    小林美子笑说:“你的家庭背景,几个将军都比不了。”

    张天翊站起来,小声说:“军服放在你这里,我饿了,想回去吃午饭了。”

    小林美子也站起来,说:“我们这里你也可以吃的嘛!”

    张天翊摆手说:“算了吧!你们日本人吃的东西我不习惯,吃饭的时候全都跪着更不习惯。”

    小林美子吻张天翊的唇,用手摸张天翊的关键部位,媚笑说:“要不让你开心一下再回去?”

    张天翊摇头说:“你可是领导,在你办公室做这种事情,让人知道了,你还怎么开展工作?将来你想做时,找个安静一点的地方。”

    特务机关大门外,张天翊被王麻子拉住,王麻子眉开眼笑说:“张大少,今天一定要让我请客,您现在可是我们的领导,您将来一定要照应我。”

    张天翊居高临下看住王麻子的眼睛,小声问:“你哪来钱?”

    王麻子拍口袋,笑说:“敲了几个老板竹杠,搞到了几十块钱。”

    张天翊冷笑说:“几十块钱还不够你赌馆去赌两把。”

    王麻子笑说:“太平酒楼去吃饭,给个面子嘛!以后我跟了你,特务婆也就不敢再对我那么凶了。”

    张天翊笑说:“行!叫个黄包车,我们太平酒楼去吃饭。”

    王麻子走进太平酒楼大厅,口袋里有了钱的他就象螃蟹一样神气活现,撸着袖子大喊:“有没有雅间?”

    老板在吧台内皱眉摇头长叹气,看到张天翊跟了进来,赶紧跑出来迎接,延请两位。

    王麻子看到老板冲着张天翊眉开眼笑,大声说:“今天是我请客。”

    老板笑问:“请客是记账还是付现钱?”

    王麻子拍口袋得意大声说:“爷今天有钱!”

    老板低头哈腰媚笑问:“是不是把欠着的钱全都一起付了?”

    王麻子把三八盒子拨胯前,用力拍,大声说:“少不了你的。”

    包厢中,伙计上来点好菜出去后,张天翊看着王麻子一本正经说:“我可是特务课副课长,只比特务婆官稍小那么一点点,你以后有什么重要消息,必须向我报告。”

    王麻子挤眼笑说:“没问题,你当副课长,这个特务婆竟然不让你管事,我们要联合起来对会她。”

    张天翊点头说:“特务婆说了,我虽然不用具体管事,但可以对你们的工作进行监督。”

    王麻子连声说是。

    张天翊小声问:“近来日军有什么动向?”

    王麻子笑说:“在镇南炮楼我听说,皇军开出去一个大队,想把忠义救国军消灭了。”

    张天翊皱眉小声问:“日军什么时候过去的?”

    王麻子说:“昨天。皇军开了铁甲车,带去了两门大炮,估计忠义救国军这回要够呛。”

    张天翊拍王麻子的手,说:“今后打听到日军有行动,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

    王麻子笑问:“你关心这事干什么?”

    张天翊笑说:“小林少佐说了,日军的重大情报都不瞒我,你告诉我后,我可以去问她,看她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王麻子连连点头说:“张大少,我跟定您了,有情报一定第一时间向您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