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干完这件事后,小五轻松了也空虚了,接下来该去哪里?忽然他想到了回家,是啊,不该回去看看吗?即便家乡已无亲人,可毕竟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在那里他有着太多太多的回忆,有美好的,也有痛苦的,他这二十年里最好的时光是在水泉村,最苦难的日子也是在那里,也是他人生当中一个大的转折点,他必须要回去!

    三年时间水泉村有了巨大的变化,自从那场惨祸后,这个村子就成了一座空城,没人敢来这里居住,不知何时一个说法流传开来,说水泉村说是人祸其实是天谴,并且在惨祸之前早有征兆,先是天雷示警,之后又是李佛爷的警告,为何如此说,就是因为猪驮山有神火出现,可惜,水泉村的人没有在意这些警告,结果全村人尽数死亡,而且那个罗五更是个不详之人,就是他给水泉村带来了灾难,就算他不勾结土匪行凶杀人,也会有其他苦难出现,这是劫数,很难躲过。

    这种传言,信的人不少,不信的人也多,但人们总是会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为此,周边那些村子里的人们是举办了很多次法事,驱鬼辟邪,祈求神灵保佑,还有每到腊月三十,人们也会为水泉村那些亡灵烧纸烧香,希望他们能够早点超生,轮回转世。

    水泉村彻底荒废了,往昔安详时时洋溢着幸福气息的村子变成了人嫌鬼厌的地方,杂草丛生,蛇鼠横行,那样子和荒山野岭没什么区别。

    以前罗府大院是周围村子中最气派的宅子,现在却成了鬼屋的代名词,人们望而生畏,就算多看一眼也怕会惹上灾祸。

    现在罗家大院里站着一人,那是小五,他回家了。

    罗家没什么变化,只是无人打理的缘故,让这里看起来是破旧不堪,又因为没有人气,使得这里即便是大白天进来也能感觉到阵阵阴气,如在鬼域。

    轻风流动,发出微微声响,这是小五小时候最爱听的声响,他认为这是风儿在说话,如果你懂它便会知道它的心事,为了能和风儿聊天,小五学会了吹口哨,轻声吹着,与风声相和,那是非常快乐的事情。

    时过境迁,小五已然长大,经历那么多后,再听院里的风声,感觉到了只有悲凉,愁苦,还有很深很深的怨气,那是逝去人们在对他倾诉,告诉他,提醒他,莫忘了他们,莫忘复仇!

    呜呜……,口哨声响起,明明也是明快悦耳,可听起来也有一种悲伤忧郁,与风声呼应,这是小五对大家的回复,口哨响了很久,传遍整个院子,也被风声带到了外面,村里,沉寂了这么久,水泉村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声音。

    小五无声哭着,早已泪流满面,等到眼泪流干流尽,已是到了深夜。

    明月当空,冷冷清清,离开了罗府到了墓地,总要祭拜一下,烧纸上香,慰藉的不是地下亡灵,是他自己活着的人。

    漫漫长夜,小五在墓地里呆了一宿,将所有人的坟边杂草清理干净,墓碑逐一擦拭了一遍,在罗员外和赵天复坟边他待的最久,自言自语着,如果有人见到他,真会以为那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游魂野鬼,其实,他何尝不是呢?

    黎明时分,离开墓地,又到了大眼泉边,故乡唯一没变的就是这眼泉水了,依旧清澈甘甜,源源不断,永不枯竭,手捧泉水痛饮一口,一股冰凉顺喉直入腹内,啊,痛快!

    以前他都是这样喝水的,畅快淋漓,就如好汉饮酒,豪气十足。

    跃上石台,环目四顾,晨风袭来,好不惬意,他真想高声呼喊,放肆大叫,让所有人知道他小五还活着,又回来了!

    忽然,他听到了脚步声,有人来了。

    清晨有人过来打水很正常,小五急忙躲到石台下的一个隐蔽角落,这也是他儿时捉迷藏时发现的地方,少有人知,很是安全。

    脚步临近,他能听出是两个人,似乎还是一男一女,为何能知道?他说不上来,感觉而已。

    确实是两个人,一男一女过来打水,男子挑着扁担,女子是来作伴的,打水时就听女子道“黑子,你听说了吗?昨天有人听到那边有奇怪的声音?”

    黑子就是黑娃,小五儿时的玩伴,与他同岁,他们经常会在这里玩将军令的游戏,黑娃也是大牛从小到大的对手,现在黑娃也都二十了,可大牛……。

    暗叹一声,就听黑娃道“听到了什么?别信那些风言风语。”

    那女人是黑娃的老婆,同村的小翠,二人青梅竹马,两年前成的亲,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如果小五知道这些,又会很伤感吧?

    小翠小声道“有人听到……那院子里有口哨声,呜呜的。”

    黑娃哼了一声道“不会是说那是小五的声音吧?”

    小翠低声道“他们说……以前小五喜欢吹口哨,说……是在和风讲话……,这是真的吗?”她越说声音越小,似乎听到了口哨声,她要是知道小五就在旁边,不会吓死也会吓个半死。

    就听黑娃道“是啊,小五是这么说过,他的口哨吹的非常好,我们让他教,可我们怎么也学不会,就算学会了,也没有他吹的那么好听。”

    小翠脸色有些发白了,依偎着丈夫,颤声道“那昨天的口哨真是小五吹的吗?他回来了?”

    黑娃沉默片刻才道“他要是能回来就好了,小五已经……死了。”

    小翠怯生生地道“可他们说……小五害死了那么多人,就是死了也不能投胎做人,他是阴魂不散,所以才会回来……”

    黑娃怒声道“别听他们胡说,小五不是那种人,一定是被那些当官的冤枉了,我和他一起长大,最清楚他了,他怎么会害死罗员外,大牛他们,他……是个好人。”

    小翠被丈夫说的又委屈又奇怪,就问“为什么你……一直说小五是个好人,不相信他害了大家?”

    黑娃犹豫了一下才道“十二那年的夏天,我一个人去河边玩水,玩得高兴时就到了河中间,没想到腿抽筋了,……”

    小翠啊了一声,黑娃继续道“当时我是吓坏了,在河里挣扎叫喊,但没多久我就被河水灌迷糊了,我以为我要死了,小五正好路过河边发现了我,拼命把我拉回岸边,是他救了我。”

    小翠忙道“你怎么从未说过?”

    黑娃道“救醒我后,小五叫我别告诉大人,不然我一定会挨骂的,以后注意就好,这件事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小翠这才明白丈夫为什么这样信任小五,又听黑娃道“你没经历过是不会知道溺水时一个人是多么无助和绝望,有人伸手救你又是多么难得,当时小五也只有十二岁,他救人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

    小翠点头道“我听人说过,溺水的人都糊涂了,被救时会狠命抱着人家,那样会害死两个人,小五……真的很厉害。”

    黑娃道“是啊,他一直很厉害,很聪明,也很善良,如果……他活着一定会很有出息的,他是个好人。不管别人说什么,我是相信他的,我是叫黑娃可我的心不黑,不像有些人良心都被狗吃了!”

    小翠小声道“你说的是小安,大河吗?”

    黑娃冷哼一声,怒气冲冲地道“不是他们还能是谁,那年要不是小五把他们从猪驮山带出来,他们只怕早被野兽吃了,可……算了,不说了,说起来就来气,我们走吧,武子快醒了。”

    黑娃夫妻的对话小五都听到了,黑娃说他是个好人时,小五鼻子酸了一下,这是感动也是感激,而他还想感谢黑娃,谢谢他相信自己,在许多人都认定他是个吃里扒外,狼心狗肺的坏蛋恶棍时,能得到黑娃的这份信任是弥足珍贵的,他暗暗说了声,谢谢。

    那次救人他其实已经记不得了,黑娃说起他才想到有这么回事,当时救人心切他没有想那么多,后来他才有些后怕,要不是他已经跟着赵天复练了几年刀法武功,臂力耐力超乎寻常少年,真会被黑娃抱死,最后两人一起去当水鬼。

    他没想到的是黑娃会一直记着这件事,把他当做了救命恩人,几乎是无条件的信任他,这份情义令他感动,当时他有现身和黑娃相见的冲动,但他有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便忍住了。

    黑娃小翠打满泉水后回家,小翠边走边说“你给儿子起名武子是不是为了纪念小五?”

    黑娃叹道“算是吧,说不上什么纪念,就是……想小五就那么走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唉,他要是活着该多好。”

    小翠安慰道“你也别多想了,或许小五已经转世投胎了,他是个好人一定会投个好人家的。”

    黑娃点头道“是啊,好人会有好报。”

    他们渐行渐远,忽然一阵风从他们身后刮过,黑娃隐约听到了熟悉口哨声,猛然回头,他看到大眼泉石台上仿佛有个人影,非常熟悉,特别是那双眼睛那么亮那么有神,目光闪动,犹如寒星,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