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眼前这位魔药导师,也是狄薇娜身体的逐渐消散,辰凡手腕一翻,将扳手收了回去,随后不出所料的点了点头。

    “果然不会留下尸体...”

    作为学院的一大热门专业,魔药系的导师可不在少数。

    再加上狄薇娜角色人设,并没有什么出众之点,会成为“消失”的死亡方式合情合理。

    “那这样的话,他们想要找到遇害者的线索,可就很难打听喽。”

    辰凡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指的“逃亡者”阵营的众人,在早就抱有“第一夜便结果魔药师”的这个想法下,辰凡预先诱导狄薇娜执行了“通知”的行为。

    即,告诉她的学生,老师要外出离开一阵子。

    如此一来,魔药导师的消失,在场景内相关NPC眼中,便不再是“失踪”这种不正常行为了,没有异常点,自然获取情报的难度便会成倍提升。

    “还蛮顺利的嘛...”

    解决掉了“魔药师”这个职业,让辰凡的心情很是轻松。

    不过他却殊不知,在他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这件事,却给外面苏小茜一群人,带来了多大的压力和额外工作。

    “接下来的话...”

    地图上的血色小点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淡,这就代表着“追踪”技能的持续时间即将结束。

    “就还只剩下一个法官了...”

    作为杀戮者的游戏方式有很多种,例如大多数普通玩家所选择的一莽到底,找到一个算一个,不分职业,反正杀够数量即可。

    亦或者是某些猥琐流的玩家,直接开局就极力隐藏,丝毫不搞事情,然而实则是在暗中,背地悄悄搜集“杀戮”套装。

    这样一来,在中后期的黑夜,依靠着足够的“追踪”技能发动次数,与“杀戮”套装带来的强大特效,是可以很轻松的完成“一波流”的玩法。

    不过此时的辰凡,因为处于直播中,便只好选择了最为稳健,也是高端局中高玩们的选择,即...

    按本局中,优先级的职业顺序,进行有计划性的铲除。

    将所有存在威胁的职业全部消灭掉后,就如同慢慢蚕食一般,剩下的“逃亡者”再怎么玩,也只会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用一句话来概括便是...

    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便可直接“提前”宣告胜利。

    在这种策略下,魔药师与法官这两个辰凡开局的目标,他已经除去其一。

    今晚过后的第二个白天,只要有人命的出现,法官的“审判”技能就会自动解锁,这无疑像是一把利剑,悬在了辰凡的头顶。

    但只要辰凡能解决掉这个威胁,说他是“已经”胜利也不为过。

    法官...

    无疑是成为了当前局势中,双方阵营胜负的关键点。

    而辰凡目前最大的优势便在于,对于如此重要的信息,逃亡者们还仍毫无察觉。

    “就目前来看的话...白天的那两人中,其中之一很大概率是精神病人,只不过估计不会是那个叫卢尔的,而是...”

    “迪克。”

    辰凡左手摸着下巴,在思考着的同时,脚下也没有停歇。

    教学楼不算高,但仍还是有五六层的样子,没有电梯这么一说,现在的辰凡是在徒步爬着楼梯。

    靴子与理石阶梯的接触,不断发出清脆亮耳的响声,在本是清寂的空荡楼中,反倒有种午夜幽魂的感觉。

    而此时他前进的方向,正是教学楼的顶层。

    “迪克是差不多确定了,可...那位卢尔呢?”

    继续喃喃自语着,毕竟不用为赶路而腾出脑子,辰凡开始陷入回忆。

    他之所以会注意到迪克,不是像起初狄薇娜那样,直白到一目了然。

    这回的辰凡,仅仅是因为一个很小的细节。

    对方身为魔园登记员,竟然会不认识他“弘毅”的身份,或者说,见到他“弘毅”后,居然没有丝毫的惊讶与奇怪的反应。

    从最开始的入口接待处,连一个接待小姐都对自己耳熟不少,并且辰凡还从中得知,在“弘毅”生病期间,魔药系的老师是没少往魔园跑的。

    这样的前提下,对于仅有的登记处来说,是不可能连自己一丁点的消息都听不到的。

    更何况自己还佩戴了“魔药之星”,表明他加入了魔药社,如此一系列的消息...

    就算再面瘫,也总得有点反应吧?

    不过终究这也只是猜测,真正让辰凡确定下来,迪克就是一位玩家的,还是靠卢尔那波正好在自己刚要离开“登记处”时的突然试探。

    要说恰巧在“登记处”才看到自己就罢了,可...

    为什么在两人刚要换地方再谈话时,登记处的人也正好被轮换了呢?

    说这些全都是巧合,辰凡是一点也不相信。

    可以看出,白天魔园中的那两人,很有可能也互相认识了,再加上迪克的故意隐藏,与卢尔如此耿直的向自己公开身份...

    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辰凡认为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这两位也是互换了身份。

    而一般来讲,敢冒充其他职业的,都是在以“确定了他人不会是这个职业”的前提下进行,顺着这个思路,辰凡很容易的就想到,幕后迪克的真实职业。

    那么另一人的话...

    “既然会生出互换假冒的念头,并且对方还同意了,这就说明...”

    迈步跨过最后一个台阶,辰凡来到了教学楼的顶层。

    通过右手边的巨大玻璃墙,高居临下,就着夜色,辰凡依稀可以看到“黑夜”中校园的全貌。

    若有所思的望着远处几栋建筑物中,仍亮着光的房间,辰凡开始为他的推理做出收尾。

    “卢尔的职业,一定用处不小,刨去了已经没了的魔药师,那...”

    在静默的顶层中,脚步声再次响起。

    对照地图,校长室的位置就在走廊的最里面,而作为脑中推理的最的结论,也同样已经呼之欲出。

    “那就只有可能是工程师、先知以及...法官中的一位!”

    随着话音的落下,辰凡嘴角挂起了一抹笑容,三分之一的概率,这个可绝不算低。

    而也就是在他还暗中期望,卢尔若直接是法官一职,那该有多省事的时候...

    砰!

    脚步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靴子撞到重物的声响,和辰凡行动的一滞。

    低下头,辰凡看向了自己前方的地面。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