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时在车外,两位身穿白衣的老者负手而立,他们的眼神直勾勾的定格在车内,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古武协会的两位正副主席,梁耀光以及陈青宗。

    咯噔……

    当看到二人的时候,洛小艾脸上猛地一变,立刻看向杨凡,严肃说道:“杨凡你相信我,不是我叫他们来的,我真不知道他们会跟踪到我这里。”

    微微一笑,杨凡伸手搂住洛小艾,开口道:“放心,没事的。”

    随后,杨凡推开车门,对着二人微微一笑,开口道:“梁主席,陈主席,实在抱歉,我让你们失望了,但我没有任何选择,必须要这样做。”

    梁耀光表情严肃:“你不担心我们抓你回去,然后当众斩你脑袋?”

    杨凡呵呵一笑:“如果你想抓我的话,肯定不会两个人来,因为你们两个人没有自信可以抓我回去,我一般不出手,若是我出手,你们拿我没办法,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哈哈哈哈!”梁耀光对杨凡竖了一下大拇指:“有气魄,但你的确惹了很大的事情,现在不仅仅是古武协会,就连中海三大门派都已经盯上你了,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出手,但想必应该很快吧,希望你小心一些。”

    “你们两位主席算是来悄悄帮助我吗?若是被白雄杰他们知道,恐怕你们主席之位都不保了吧,我杨凡就是一个烂人,没什么资格让你们这么帮。”杨凡开口道。

    陈青宗叹息一口气:“杨凡,你杀了协会百余人,这已经犯下弥天大罪了,不过这件事情我可以帮你瞒下来,若你愿意,我可以想办法换你安全无忧。”

    “说说,你想让我做什么?”杨凡反问道。

    “和毒鼠王他们断绝关系,如果你可以做到的话,现在你就可以跟我回去,杀人之事,有人可以帮你顶着,而且梁傲老哥也答应了,只要你可以做到,他也出马帮你,你可以不信我的力量,但一定要相信梁傲老哥的能量,他保你,中海无人敢动你。”

    陈青宗十分有信心的说道。

    杨凡顿时就笑了:“陈主席,我杨凡为了毒鼠王他们丢下父母成为通缉犯,你说我为了什么王权富贵而丢掉他们吗?我做不到,而且我不愿意做。”

    这时洛小艾才敢出来,她深呼吸一口气:“您们俩还是跟来了!”

    “没事的,我们二人不会伤害杨凡,现在恐怕也只有跟踪你才可以找到他。”陈青宗道。

    随后,梁耀光立刻对洛小艾眨了眨眼睛,示意让洛小艾劝劝杨凡。

    说实话,梁耀光和陈青宗真的很喜欢杨凡这小子,不仅仅是炼丹术,还有做人方面,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愿意花费巨大的代价,来保住这个家伙。

    一向听话的洛小艾,这次并没有听梁耀光和陈青宗的话。

    她微微摇头,开口道:“梁爷爷,陈爷爷,我不会劝他的,因为我认为他这样做很对,如果他是一个因为地位而丢掉过命兄弟的男人,今天我就不会来找他了。”

    “你也和他一起犯傻?”陈青宗有些急了。

    “没有!”洛小艾摇头:“我认为这件事情是有转机的,白雄杰他不是好人,你们可以去调查调查他,很多事情都是他在暗地里操控的,如果你们不提防他,今日的杨凡或许就是明日的你们,我感觉很准,白雄杰看起来没什么资本,最后的最后,他或许就是最大胜家。”

    “白雄杰吗?”梁耀光没有放在心上,而是说道:“杨凡,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第一放弃毒鼠王他们跟我回去,第二继续做你的逃犯,选吧!”

    “第二个。”杨凡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回答道。

    “希望你不要后悔!”梁耀光冷哼一声,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原本梁耀光认为自己大半夜跑到这里来劝杨凡,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可是没想到的是,杨凡依旧是这么的固执,为了毒鼠王几个家伙竟然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真是没脑子,像他这样的人,就算拥有再强的实力,最后也会被人给玩死的。

    看到梁耀光转身离去,陈青宗没有继续停留,对着杨凡说道:“杨凡,你父母那边不用担心,现在已经被我扣押在协会的监狱之中,虽然他们自由受限制,但绝对是安全的。”

    “原来是你们,感激不尽。”杨凡心里很是感动。

    他知道,父母虽然被关进监狱,但是自由还是有的,手机都可以拿在身上,并且安全是受到保障的,他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敢跑到古武协会大牢里面去杀人,除非疯了。

    看着二人离去,洛小艾深呼吸一口气,开口道:“杨凡,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杨凡眼睛眯着:“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死的不明不白,走到这个地步,全都是白雄杰一手造成,我接下来准备做的就是杀掉他,然后光明正大回到中海市。”

    “但是你这段时间要承受很多的追杀,你准备好了么?”洛小艾问道。

    “放心吧,没事的。”杨凡伸手抱住洛小艾道。

    二人拥抱片刻,便激烈拥吻,好久好久才分开。

    送走洛小艾之后,杨凡独自一人走在安静的夜空之下,很快他想起来黑云以瞎眼为代价给他算的一卦,或许这就是黑云嘴中的劫难吧。

    来自天道的劫难!

    杨凡嘴角上扬,仰头看向夜空:“你认为这样就可以打败我么?你先笑着,迟早我会和你站在同等位置上给你宣战,早晚有一天,我会用手中这把血剑砍烂你,可笑的天道。”

    “咔嚓!”就在这时,天道似乎怒了,电闪雷鸣,磅礴大雨!

    而杨凡仰头大笑:“没想到我杨凡真是有牌面,堂堂天道大人竟然因为一个小泥鳅而发怒,你是在害怕我什么吗?我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

    咔嚓咔嚓咔嚓!

    雷电更大,照亮夜空!

    而杨凡单薄的身影行走在黑夜之中,每一道闪电都会照亮杨凡前行的道路,看似但薄弱小的他,可是影子却非常的高大,那手持血剑的影子,犹如一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和天道宣战的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