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华去了西域,符三也跟着过去了,结果就是叶家仨娃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老爹,也没看到老妈,要多可怜就多可怜。

    叶曦跟叶沚都有小脾气,天天不是跑去上课,就是跟赵大练武,再不就去陪着老祖,总之,把爹妈扔在了一边,要好好教训下这俩不负责的爹妈。

    叶三年纪还小,心思没那么多,偏偏小东西成了个皮猴子,要多淘气就多淘气。

    趁着他爹不注意,把两条獒犬牵去了后花园,然后就跟滚滚遇上了,让滚滚左右开弓,一巴掌一个,两条獒犬瘫在地上,都不会动了。

    滚滚露出长长的大牙,叶三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咧嘴哇哇大哭。

    本来熊团子也想给他一巴掌,幸好有负责喂养的家丁敲响了盆子,滚滚就屁颠屁颠跑过去了。

    叶三用他的小命证明了一件事,藏獒这玩意,真的斗不过熊猫,完全就是一拳一个!小家伙脸上挂着泪珠,愣是要去骑熊猫玩,两条獒犬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叶华可不会纵容儿子,狗是你的,哪能始乱终弃!叶华勒令儿子,必须每天跟兽医去照顾獒犬,亲手喂药,直到康复为止,不然禁止他去看熊猫。

    有三个孩子,府里整天鸡飞狗跳,不缺热闹。叶华倒是挺享受的,不过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他把天捅破了窟窿,自然要想办法补。

    这不,朝廷庆典刚过,头一个大朝会,叶华就早早起来,穿上了官服,打起精神。符三拿了三枚人参补气丸塞给他。

    “生津止渴的,别让我失望!”

    符三说着,还抱住叶华的额头,用力吻了一下,然后跳着跑开了。符三是有理由高兴的,随着股市,债市,期货市场的推出,她这个女财神又能翻云覆雨了。

    根本不用下场买卖,光是把她的产业包装上市,就能圈一大笔钱,而且以女财神的名头,发行债券,更是让人趋之若鹜……虽然还没有还清负债,但符三手里的资金已经相当充裕,不只是她,就连柴守礼都咸鱼翻身了。

    他们紧握着钱,等待一个绝佳的抄底儿机会……至于这个机会能不能出现,就看叶华在金殿上能不能挡住群臣的攻势了。

    “加油啊!”

    带着妻子的殷殷期盼,叶华来到了宣德门外。

    离着老远,看到了冠军侯的马车,和以前不同,没有人凑上来问候,相反,一大群人,也有宰相,也有言官,都怒目而视,仿佛要把叶华分尸了一般!

    虽然见惯了大场面,叶华也被吓了一跳,双拳不敌四手,更何况是上百号人,这要是打起来,没准自己就要血溅宫门外了!

    叶华四处寻找,迫切需要个盟友兼保镖。

    还算凑巧,赵大赶来了,他向四周看了看,最后还是站在叶华身边了。别看只是两个人,但赵匡胤站在这里,比什么神兽都管用。

    那帮文臣瞧了瞧自己的大腿,还没人家胳膊粗呢,这要是打起来,加起来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等着吧,早朝之上,去找陛下论理去!

    见到官员们敢怒不敢言,叶华笑了,低声道:“不错,算我欠你一次人情。”

    赵大听到叶华的话,简直要哭出来了,他声音颤抖道:“侯爷,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说吧!”叶华没有多想,大方答应。

    赵匡胤的心猛地膨大,差点从嘴里蹦出来,他激动坏了。

    “侯爷……你能不能把股市赔的钱返给你!”

    “当然……不能!”

    叶华脸色突变,不敢置信地看着赵大,“你,你丫的怎么回事?”叶华虽然没有往下说,但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老子不是提醒你了,要及时收手,莫非你没听我的话?

    这可就怪不得我了,是你自己找死!

    赵大凑到叶华耳边,哭着道:“侯爷,我听你的,可,可我娘把我的钱偷走了,又去买了股票!钱都折进去了,我娘在家里寻死觅活的,就差上吊了!”

    叶华翻了翻白眼,无语望苍天。

    赵大这家伙的财运是真的不成,连唾手可得的财富都能跑了,这可就怪不得我了。

    “你先保护好我,回头,回头再想办法!”

    赵大苦着一张脸,没有别的法子,只能如此了,他真恨不得跟那帮人站在一起,共同讨要血汗钱算了。

    宫门开放,文武百官觐见,等行礼之后,老臣赵上交直接站了出来,“启奏陛下,臣听闻是冠军侯建议,朝廷设立股市和债市,又听闻,是冠军侯上书,建议陛下降旨,不准百官购买股票,这两件事,可否属实?”

    柴荣道:“属实,确系叶卿所奏!”

    皇帝承认了,这回轮到官员们得意洋洋,喜出望外。

    殿中侍御史,沈弘文直接站出来道:“启奏陛下,冠军侯先是开股市,接着又上书禁止百官购买股票……摆明了是陷害百官,欺骗敲诈,臣弹劾冠军侯,恳请陛下降罪,并且废除股市,把所有钱财,返还百姓!”

    他说完之后,立刻站出十几个人,全都附和。其他人也是怒目而视,面对这个局面,叶华还真没什么不适应的,倒退一些年头,他经常如此,反正也都习惯了。

    “叶卿,你有什么话说?”

    “启奏陛下,臣提议设立股市,债市,期货市场,乃是为了分享此次远征西域的战争红利,是为了天下商民百姓着想,并无半点私心。”

    叶华扫视了那些弹劾他的官吏,坦然道:“我承认,刚刚上书的时候,有些草率了,等到股市运转起来,我就发现,有些人利用手里的权力,利用先知先觉,大肆投资,敛财无数,不到半个月,就让手里的钱翻了一倍还多!”

    一旁的赵大听得心惊肉跳,莫非说叶华在说自己?

    和赵大有一样想法的人可不止一个,当朝诸臣,干净的没几个。

    叶华痛心疾首道:“市场讲究公平交易,很显然,官员和普通商民百姓完全不同,故此我上书要求禁止百官购买股票……我想这也是为了大家好,你们吃着朝廷的俸禄,拿着陛下的赏赐,还跑去股市敛财,可好说不好听啊,为了诸位的清誉,我这也是防微杜渐,你们该感激我才是!”

    呸!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姓叶的,你他娘的就是个流氓!

    百官咬牙切齿,你要是提前半个月说,我们都不买也就算了,偏偏等我们把钱投进去,你才跳出来。

    现在我们的钱都变成股票,价钱一路狂跌,你让我们情何以堪!

    “冠军侯,既然你已经承认思虑不周,光是这一条,就该废止股票,把所有人的钱都退回去!”赵上交厉声道。

    开玩笑,他也扔进去不少钱,更何况明年他就致仕回家了,本想赚一点养老钱,结果被坑了,能不玩命吗!

    叶华面无表情,“陛下,事已至此,只能恭请圣裁!”

    柴荣想了许久,“叶卿,既然思虑不周,废止也可以,所有钱款退给原主,你看如何?”

    “陛下旨意,臣自然无话可说。可许多购买股票的钱并不在臣的手里,也不在股市,而是进入了作坊产业,只怕已经花出去了……想要全部返回,是不可能的!”

    “那就先返还给百官!”柴荣道:“朕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大臣喝西北风!”

    多好的皇帝啊,说出来的话,暖人心肝,好些大臣都差点跪下,山呼万岁了。

    叶华点头道:“既然圣人有旨,臣一定照办……只不过款项多少,需要核实,请诸位同僚先给一份清册,你们投了多少,等我跟股市那边确认无误,就返还给你们。”

    柴荣道:“如此最好,左右,把纸笔拿来,交给百官,请他们写吧!”

    今天的柴荣和叶华,比任何时候都好说话,通情达理,一点不像之前的做派,许多人欢欣鼓舞,从小太监那里接过纸笔,就想要写……可拿起毛笔的一刹那,有人的额头就冒了冷汗……能写吗?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还是没人动笔,即便有人写了,也赶快用墨汁涂掉,心里头砰砰乱跳,四肢冰凉。

    叶华轻笑了一声,“诸公,你们不是口口声声,想要钱吗?怎么,连自己投了多少都不知道?你们要是还不写,我想给你们钱,也没有办法了,是吧?”

    叶华说完,紧接着是死一般的沉寂,足足过了三分钟,突然有人拜倒,正是李煜,他朗声道:“臣有一言,要启奏陛下!”